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缺失的十年(上)
    那人正是秦然。泠崖不是傻子,自己的身体什么情况他自己最清楚。吴太医给他开了这么多副药,他的病都没有好转。他难免会心生疑惑。于是,他便让秦然暗中跟踪吴太医。

    秦然没有耽搁,吴太医离开亲王府后他也火急火燎的赶回皇宫,把吴太医和泠峰的关系告诉了泠崖。

    “陛下,这该如何是好?”秦然站在泠崖的床边。

    “唉~”泠崖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罢了,朕累了,由他们去吧。”

    “陛下!”秦然连忙喊到,“他们这可是叛乱,您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胡作非为?”

    “朕这皇位,留着又如何。”泠崖痛苦地抓着自己的头发,“严儿已经回不来了,这皇位,迟早是别人的。”

    “陛下……陛下为何不……”秦然想要询问泠崖,为什么不在生一个皇子,这样皇位也得以延续,但他终究只是个外人,这些事情,他不方便询问。

    “你是想问,朕为什么不在生一个孩子,对面?”泠崖一句话到了秦然的心里。没等秦然回答,他便接着到:“朕又何尝不想再生一个孩子。只是……只是,严儿的母亲,在生下真儿后,因为修炼冰属性灵力伤了身体,导致终身不育。而朕早已发过誓,今生都不会再娶别的女人。”

    “……”听了泠崖的话,秦然沉默了。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不知道是继续劝泠崖还是,顺从泠崖的意愿。

    “秦兄弟,你过来。”泠崖坐起身来,让秦然里自己近些,“朕的身体恐怕快是要不行了,朕的妻子还有女儿,就拜托你了。如果泠峰他真的想要做这个皇帝,还希望你能带着她们,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另外,你还是不要继续待在朕的身边了,再待下去,只会害了你。这样吧,泠水学院的院长之位现在还空着,以你的实力,一定能够胜任。咳咳咳……”泠崖一口气了好多话,身体本来就虚弱的他立刻剧烈的咳嗽起来。

    “陛下,这可不行,您身边不能没人。”秦然毫无疑问地拒绝了泠崖的请求。

    “咳咳咳……这可不是请求,是命令!咳咳咳……”泠崖有些激动,咳得更加剧烈,“秦兄弟,算朕求你了。”

    “……”秦然盯着泠崖浑浊的眼睛,一言不发,他转身朝门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背着身朝泠崖喊到:“陛下,您让去去当院长,我去就是了。不过您的妻子和女儿,还是您自己照顾吧。因为,我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您被别人害死的!”

    秦然在泠崖的身边一直保护着他,两人之间的关系早已不是普通君臣关系。泠崖为人和善,他本身实力不弱,更仰慕强者。他因病躺在床上,秦然自然就成了他交心的对象。秦然也慢慢的被泠崖的气质所折服。这也是为什么泠崖肯把自己的妻女交给秦然来照顾。

    讲到这里,秦然没有在继续往下讲述,他端起桌上的茶水一饮而尽。

    “秦院长,接下来呢,父王他怎样了?”看到秦然没有接着讲,泠真有些着急,毕竟这关系着她父亲的性命。

    “是啊,秦院长,父王他……现在怎样了?”泠严也非常着急地想要知道接下来的事情。

    “从宫里出来之后,我找到了我的一位友人,他的医术高超。我把陛下的症状告诉他,他告诉我,陛下可能被人下了毒。”秦然放下茶杯,接着讲到,“我问他是什么毒该怎么解,他让我先把陛下喝的药拿给他看看。”

    “第二天,我趁陛下服药的时候,偷偷取出部分汤药带给我那有人,他尝了尝,开了一个方子,让我拿回去按照这个方子给陛下喝下。”

    “然后呢,父皇他没事了?”泠真忍不住问到。

    “嗯……陛下的身体好多了,之前虚弱的都没有办法上朝,现在已经在处理朝政了。但是友人告诉我,想要解毒,还得需要解药,他的方子只能减弱毒的效果。”

    “那……父皇的毒,该如何是好?”泠真焦急的问到。

    秦然摇摇头,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

    “这样啊……”泠真低着头,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泠严握着泠真的手,同样一言不发。

    “殿下,”秦然开口,想要缓解一下气氛,“您和公主这几年,是这么过来的?”

    “秦院长见外了,不用殿下殿下的叫我,叫我泠严就可以。”泠严闭上眼,回想了一下,开始叙述十年前他和泠真的经历。

    “驾!”泠严和泠真还在森林里策马狂奔着,他们找了半天,也不见泠崖的踪影。这时,他们身后有几个身影在快速靠近。

    “靠!”泠严回头一看,居然是刚才追他们的那几个黑衣人,不过数量好像比刚才少了一些。泠严猜测应该是刚才的那些侍卫与黑衣人纠缠,结果被黑衣人干掉了,不过黑衣人这边也并不没有损失。

    那些侍卫,虽然实力不是很强,但都是灵徒级别,以他们的实力都无法阻拦黑衣人,那么以泠严的实力想要对抗是根本不可能的。

    “妹妹,拿着这个。”泠严递给泠真一个储物手环。

    “这是……”泠真接过手环,不解地看着泠严。

    “这里面装着我以前使用的短刀,你看准时机,朝他们丢过去。”

    “哦。”泠真点点头,手指在手环上一点,两把短刀就出现在手中。这些短刀是泠严拜托宫里最好的锻造师打造的武器,后来泠崖给了他两把更好的短刀,这些短刀就一直放在他的储物手环里,没有丢掉,没想到今天却是以这种方式用到了。

    泠真看准时机,朝里他们最近的一个黑衣人扔去。泠真虽然年纪,可灵力不弱。注入了灵力的短刀宛如两支离弦的箭,轻而易举的洞穿了黑衣人的身体,其中一把,更是恰好刺中了黑衣人的眼睛,带的白红相间的液体落到了地上。

    “啊!”泠真吓得脸煞白。在这之前,她连死人都没有见过,更不要杀人了。“哥……我……那个……我好像杀人了。”泠真转过身,紧紧的抱着泠严。

    “妹妹,你听着。弱肉强食,这个时间就是这么残酷,如果不杀掉那几个人,死的可能就是咱们了。”泠严的脸色同样不好看,他同意没有杀过人,今天,他虽然没有亲手杀人,却指使别人杀人,那个人还是自己的亲妹妹!

    “哥……”泠真仰起头看着泠严,发现泠严的脸色同样煞白。

    她再次从手环上轻轻一点,同样的两把短刀出现在手中。泠真回头朝最近的黑衣人扔去,在短刀离手的那一刻,泠真飞快的把头埋在泠严胸前,不敢回头看一眼。

    可惜,有了上一次的教训,黑衣人很轻易的躲过了这两把短刀。

    泠严再次回头查看,发现黑衣人离他们越来越近。他回过头,一咬牙,对泠真到:“妹妹,你不是很想学骑马么,哥哥今天就交给你。抓紧缰绳,两腿加紧,一定不要松手!去!”泠严把手中的缰绳交给泠真,自己则从马上跳起,狠狠地朝马的屁股踢了一脚。马儿吃痛,飞快朝前方奔去,泠严则落入了黑衣人的包围之中。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