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无力回天
    看着严真清渐渐离去,秦然回到泠崖的寝宫内。他走到泠鸢面前,拱手道:“皇后娘娘,不知娘娘对在下是否还有印象。”

    “原来是你啊。”泠鸢刚才并没有太过注意秦然,现在听到秦然询问,才细细端详了一下,发现秦然正是昨天来救他们的几个神秘人之一。“昨天真是多亏你们了,你的同伴们呢?”

    “他们还有别的事情,就先行离开了。”秦然看向床上的泠崖,到:“陛下,不知在下可以为陛下做些什么?”

    泠崖叹了口气,把泠严和泠真失踪的事情告诉秦然,并希望秦然可以去寻找他们。

    秦然点点头,同意了秦然的请求。

    “事不宜迟。咳咳咳……”泠崖剧烈的咳嗽起来,“多耽误一会,他们都有可能有危险,秦兄弟,朕希望你,一定要找到他们。咳咳咳咳……”泠崖咳的越来越激烈,泠鸢连忙上前去查探泠崖的情况。

    “陛下!您的身体要紧,在下这就去寻找皇子他们。”完,秦然走出寝室,御剑朝泠水森林飞去。

    秦然离开了三天,这三天里泠崖一直在期待着秦然的消息。他每天都服用吴太医开的药,但身体却并没有好转,反而在一天天的加剧。

    第四天清晨,秦然满身灰尘的闯进泠崖的寝宫。泠崖见到秦然,从床上坐了起来,问到:“秦兄弟,怎么样找到了吗?”

    秦然一言不发,单膝跪在床前,拱手道:“陛下,秦然无能,没能找到皇子和公主,还请陛下恕罪。”

    “怎么会……怎么会……”泠崖失神地喃喃自语,“秦兄弟,那森林里到底有什么,凭你的实力,居然找不到两个孩子。”

    “事情是这样的……”秦然叹了一口气,向泠崖讲述自己这三天的遭遇。

    ……

    ……

    “你什么!那森林里居然有一只,千年的独角巨猿!”泠崖睁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秦然。

    “千年只是保守估计,那只独角巨猿的修为,很有可能接近万年。秦然无能,根本没有和他对抗的实力。”秦然羞愧的低下头,这是泠崖拜托的第一件事,他却并没有完成。不过这也怪不得他,毕竟那只独角巨猿,可是相当于人类灵帝的存在,秦然能够活着回来,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罢了罢了……”泠崖摆摆手,摇摇头,“你去休息吧。你的房间我已经派人给你收拾好了。一会自然有人会带你去。”

    “陛下……”

    “不用了,”泠崖打断秦然的话,“我想一个人静静。”

    “……秦然告退。”秦然向泠崖行礼,然后转身离开了寝宫。

    “朕的孩子,朕的孩子……”秦然走好,泠崖失神地坐在床上,眼中留下两行泪水。

    从那之后,泠崖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吴太医进宫为泠崖多次检查身体,但每次都泠崖的身体没有异样,是思子心切所导致的疾病。

    吴太医的话泠崖自然是不相信,但是又没有什么更好的解释,无奈之下,泠崖一直服用着吴太医给他开的药,美名曰调养生息。

    一年后,泠水皇宫,御花园,冬。

    泠崖从床上挣扎着坐起身来,看向窗外,发现窗外已是白雪皑皑。

    “竟然是雪!”泠崖感到有些吃惊,泠水国虽然气候偏寒,但并不常下雪,从泠崖出生到现在,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雪。泠崖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不用别人搀扶,独自走到了寝宫门口。

    很冷,这是泠崖站在门口的第一感觉。一阵冷风吹过,泠崖不禁打了一个冷颤。他转身回屋,取了一件长袍,披在身上,走出门前。

    雪下的很大,整个庭院都被白雪覆盖。泠崖心翼翼的走在雪地上,他的步子很轻,宛如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孩子。泠崖一步一步地走到庭院中间,就地坐了下来。他鞠起一捧雪,缓缓地聚到面前。这时,天空中忽然飘起了雪花,泠崖没有躲避,他依旧静静地坐在地上,手中的雪因为体温的缘故,早已化作了一滩水。

    雪很大,很密,不一会坐在庭院中的泠崖就变成了一个雪人。泠崖抬头看天,看着漫天的雪花飞舞着落在他的脸上。他闭上眼,静静地感受这脸上的凉意。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

    恍惚之间,泠崖似乎感受到拂过脸颊的气流有些不对劲。他睁开眼,眼前的景象让他睁大了眼睛。一个5岁左右的女孩,竟着从空中缓缓落下,就落在他的面前。不一会,女孩的身上就落满了雪。

    “不好,这么冷,她会没命的。”泠崖才注意到女孩未着丝缕,连忙拉过背上的长袍,将女孩严严实实地包了起来。不知是不是泠崖看花了眼,他仿佛看到女孩,正冲他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泠崖感觉自己的心里仿佛被万箭穿过,面前的女孩不禁让他想起自己已经失踪一年的孩子。泠崖的悲痛一瞬间被无限放大,他抱起女孩,紧紧的贴着自己的胸口,一会哭,一会笑。

    泠崖的怪异举动很快引来了附近的太监宫女,他们看到泠崖在雪地里抱着一个孩子,一会哭一会笑,吓得愣在了原地,直到秦然路过,对他们喊到:“还不快去叫皇后过来!”他们这才回过神来。

    泠鸢来到泠崖的庭院,发现泠崖早已不在院子里。她走进寝宫,看到泠崖正跪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床上的女孩。

    “陛下,她是……”

    “嘘~”泠崖向泠鸢坐了一个安静的动作,意示泠鸢不要吵醒女孩。随后泠崖向泠鸢声的讲述了刚才所发生的事情。

    “陛下,”泠鸢轻轻为女孩拢好头上散落的头发,“咱们……收养了这个女孩吧。”

    “朕正有此意。”泠崖握住泠鸢的手,泠严和泠真的失踪给他和泠鸢带来的打击太过巨大,面前的女孩或许可以分担他们的痛苦。

    “给她起个名字吧。”泠鸢轻轻的戳了戳女孩白嫩的脸蛋。

    “就叫泠清吧。”泠崖毫不犹豫的到,“朕的这条命是严前辈就下来的,甚至朕所拥有的一切都离不开严前辈,所以朕要用这种方式来告诉我的孩子,一定不能忘记严前辈的恩情。”

    “嗯,臣妾听从陛下的安排。”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泠清的存在只有宫里少数人知道,甚至雪峰亲王,泠峰都不知道泠清的存在,但泠清毕竟是个活生生的人,泠峰很快就知道了泠清的存在。

    亲王府

    泠峰正在府上候客,他今天的可以,正是为泠崖开药的吴太医。

    “吴太医,这次请你来做客,你可知为何?”泠峰端起桌上的茶水,吹了吹气,细细地拼了一口。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亲王交代的事,老夫自然全心全意的去完成。”吴太医的身旁有着同样的一杯茶水,但他却并没有心情去品茶。

    “哦,那样最好。”泠峰放下茶杯,打开一把扇子,轻轻地扇着,“贵公子在这里住的很好,不过最近听,他有些想家。至于他能不能回家,还得看你这个父亲。”

    “别,别,雪峰亲王,老夫保证让泠崖在一年之内悄无声息的死去,还请亲王,放过儿吧。”吴太医跪在泠峰面前,身子紧紧的趴在地上。

    “哈哈哈哈,很好,这件事成了,本王自然会让贵公子安全回家,另外本王不定还会赏你不少好处。”泠峰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吴太医。

    “多谢亲王。”吴太医起身在地上朝泠峰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嗯,你走吧。记住,还是那句话,不要让别人知道咱俩的关系。”

    “是。”

    ……

    ……

    泠峰自以为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却怎么也不会想到,就在他们的屋顶上,有人很不凑巧的听到了这一切……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