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秦然
    严真清带着泠崖回到了泠水皇宫,他们一落地,泠鸢就急急忙忙赶了过来。

    “陛下,你有没有看到严儿和真儿他们?”泠鸢爬在泠崖身上,不停的抽泣着。

    “什么!”泠崖没想到一回宫就面临这样的噩耗,“他们没和你们在一起吗?”

    “他们……他们是要去找你……然后……然后就没回来……”泠鸢早已泣不成声。

    泠崖刚回到皇宫,就听到这样的噩耗,再加上刚才受的伤还没有好利索,泠崖竟两眼一黑,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陛下!”泠崖失去意示前,耳边传来众人的呼喊声。

    帝王寝宫

    一位身穿紫色长袍的老者正在为躺在床上的泠崖把脉,泠鸢则坐在床边,不停地为泠崖擦拭着头上的汗。片刻,老者收回手,不停地屡着自己的胡须。

    “吴太医,陛下他……陛下他怎么样了?”泠鸢停下手中的动作,紧张地问到。

    吴太医站起身来,拿起自己脚边的药箱,到:“陛下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方才与歹徒搏斗时留下的伤还未好,再加上……”

    吴太医顿了顿,没有再往下。泠鸢很清楚吴太医想要什么,这件事情对她的打击同样很大,如果不是要照顾泠崖,她可能就和泠崖一样不省人事了。

    “那……陛下的身体,该怎样调养。”泠鸢忍着眼泪,不让眼泪留下,毕竟流泪解决不了问题,更何况泠崖还没有清醒,现在唯一可以依靠的,只有她自己。

    “皇后娘娘,还请放心,臣这就为陛下开几副药,帮助陛下调养身体,相信用不了多久,陛下就会清醒过来。”

    “嗯,”泠鸢此时已经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她一挥手到:“你先下去吧,一会把药煎好了送来就好。”

    “臣告退。”吴太医向泠鸢拱手行礼,然后转身离开泠崖的寝宫。在他快要离开帝王寝宫所在的庭院时,正好遇到了泠崖的弟弟,泠峰。

    “吴太医啊,不知陛下龙体是否无恙?”泠峰漫不经心地问到。

    “原来是雪峰秦王,”吴太医连忙行礼,“陛下龙体无恙,臣这就为陛下开药,相信陛下的龙体很快就可以,康~复~”

    吴太医抬头,向泠峰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而泠峰向吴太医

    露出了同样的笑容。

    “事成之后,定少不了你的好处。”

    “多谢殿下。”

    “对了,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咱俩的关系。还有,这件事情,你得给我好好处理,决定不能露出什么马脚。”

    “放心吧殿下,臣有把握让他神不知鬼不觉的……”吴太医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哈哈哈哈,”泠峰对吴太医的回答很满意,“你先退下吧,我去探望一下,我这个皇兄。”

    “是。”吴太医恭敬地朝着泠峰行礼,随后离开了庭院。

    泠峰慢慢悠悠的走到寝宫门外,在进门之前,努力调整脸上的表情,装出一副担忧的样子。

    “皇兄,臣弟前来探望。哦,皇嫂也在。”泠峰弯腰向泠鸢行礼,不过他发现泠崖并没有醒来,就将脸上好不容易装出来的担忧收回。

    “是泠峰啊,你来这里做什么,陛下他还没有醒来,如果有什么事情,我自然会召见你。”泠鸢显然很不待见泠峰,泠峰也听得出来泠鸢是在下逐客令。

    “皇嫂这么可就太见外了。这兄长受伤昏迷,当兄弟的当然要来探望一下,不是吗?”

    “有着功夫,你还不如多派点人去找一下严儿和真儿。”泠鸢回过头去,擦了擦泠崖头上的汗,不再理会泠峰。

    “那是自然,侄子侄女丢了,我这当叔叔的也很担心啊。”泠峰见泠鸢不再理会他,他便不再纠缠,朝门外走去,“皇嫂,臣弟还有事。皇兄要是清醒过来,可一定要告诉臣弟啊。”

    “……”

    泠峰强撑着脸上的笑容,走出门外,当他出门的那一刻,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阴沉。

    “臭娘们,到时候有你好受!”泠峰朝地上狠狠啐了一口,离开了庭院。

    夜里,泠崖依旧没有清醒,泠鸢就一直在他身边,观察着泠崖的情况,第二天一早,泠崖清醒过来。他一睁眼,就看到了趴在床边睡着的泠鸢。

    “夫人……我……”泠崖的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声音。

    “啊,陛下,你终于醒了。臣妾,臣妾还以为……”见到泠崖清醒过来,泠鸢喜极而泣,抱着泠崖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泠崖轻轻拍着泠鸢的后背,“都是当妈的人了,还这么爱哭。啊……严儿他们……回来了吗……”

    本来停止哭泣的泠鸢一听到泠崖提起自己仍未归来的儿子和女儿,鼻子一酸,又趴在泠崖身上哭了起来。泠崖看到自己妻子的反应,心里一凉,泠鸢这么伤心,看来泠严他们还没有回到宫里。

    “放心吧,肯定会找到他们的。”泠鸢擦擦眼泪,安慰泠崖,她这何尝不是在安慰自己。

    “对了,陛下,这是吴太医给你开的药。已经凉了,臣妾喂你喝下吧。”泠鸢把碗端到泠崖嘴边,拿起勺子,一口一口把药喂给泠崖。

    “贤侄,身子可还好。”就在这时,门外传来话声。

    “是严前辈,”泠崖从床上坐起,对泠鸢到:“快,去迎接一下。”泠鸢连忙放下汤碗,想要出门迎接严真清。

    “呵呵呵呵,不必了。”泠鸢还未起身,严真清已经走进屋内,他的身后还跟着一名和泠崖年纪相仿的年轻人。

    “这是我的徒弟,秦然。”严真清介绍到,“秦然还不快向皇上皇后行礼。”

    秦然向前一步,单膝跪地,抱拳到:“在下8级灵主,秦然。见过皇上,皇后。”

    “居然是严前辈的高徒,快快请起。”泠崖想要从床上站起来,却被严真清阻止了。

    “我这次来,是来向你道别的。”严真清把手放在泠崖的肩上,灵力游走遍泠崖身体,检查着他的伤势。

    “道别?前辈要去哪里?”听到严真清要走,泠崖有些着急,他还想拜托严真清去寻找泠严和泠真,如果严真清离开了,那么寻找泠严的任务就会变的十分困难。

    “我的家里出了一些事,我要回去看看。”严真清收回手,背过身去,到:“我这个徒弟实力不错,但是没有见过世面,我想让他在你的身边待一段时间,可好?”

    现在泠崖伤势为好,他又有事要离开,如果此时再有人来刺杀泠崖,那么后果可不堪设想。严真清把秦然留下,一方面是为了锻炼秦然,另一方面则是让秦然暗中保护泠崖。

    “那是自然,秦兄弟愿意留下,朕自然非常高兴。”泠崖自然明白严真清的意图,秦然实力不弱,有他在身边便多了一层保障。

    “秦然,你可要好好辅佐陛下。贤侄,老夫先走一步。”严真清站在庭院里,唤出剑来,站在剑上,飞向了远方。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