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严真清
    泠崖劈开火懿的火焰后,二话不朝着森林深处奔去。忽然觉得背后一热,他连忙趴在地上,一个巨大的火球贴着他的后背飞了过去。这一下,把泠崖后背的衣服全部烧成了灰烬,如果不是泠崖在后背聚集了大量的灵力护体,可能烧毁的就不仅仅是衣服了。

    “陛下,你是逃不出老夫的手心的。还是乖乖就范,以免遭受皮肉之苦。”不知何时,火懿已经追了上来。他站在泠崖身后,两只手分别托着一团火焰。

    “让我就范,做梦?”泠崖双手拍地,从地上站起。身上的衣物随着泠崖的动作落了一地,泠崖现在就**着上身面对着火懿。

    “既然逃不了,那朕今天,就跟你同归于尽。”泠崖拔出刀,朝火懿砍去。

    “哼,居然还想和老夫同归于尽,可笑!”火懿熄灭了手中的火焰,徒手接住了泠崖的攻击。

    泠崖能成为一国之君,自然不会是有勇无谋之人。刚才他起身的时候,已经趁火懿不注意,捏碎了早已握在手中的一颗玻璃珠,那是他最后的底牌。他现在所做的一起,只不过是拖延时间罢了。

    但……他与火懿之间的实力差距太过悬殊。火懿握住泠崖的刀,稍微一用力,就把连石头都可以轻松劈开的刀,握成了碎片。那锋利的刀刃,居然都没能在火懿的手上留下一丝痕迹。

    “呃……”火懿向前一步,一掌拍在泠崖的胸前。泠崖两眼外凸,身子一晃,倒在了地上。

    “哼,浪费老夫的时间。”火懿拍拍手,准备上前把泠崖扛起来。

    “住手!”不知从何处落下一把剑,插在火懿面前,将他和泠崖阻隔开来。

    火懿瞬间后撤,右手横在胸前,一团火焰已经握在手中。

    “什么人!给我出来!”眼看就要到手的猎物,火懿怎么可能让他轻易逃掉,但此人到来,他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他隐约感觉到,今天想要带走泠崖,可能没那么简单。

    “老夫,严真清。”一名身穿白色长袍的人落在泠崖身旁。此人虽自称老夫,但从面容上来看,不过40岁左右的样子。

    “严真清!”火懿大吃一惊。每个国家的皇室都有自己的守护者,就像他,他是烈火国的守护者。在烈火国,这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但泠水国不同,连本国人都不知道守护者是谁,更不要他们。他们仅仅知道泠水国也有守护者存在而已。

    “没想到,你竟然是泠水国的守护者!”

    严真清仿佛没有听到火懿的话,他蹲下身,缓缓的往泠崖体内输入灵力,片刻,泠崖清醒过来。

    “严前辈。”泠崖挣扎着起身,准备向严真清行礼。

    “不要乱动,你的伤还没好,还是好好躺着吧。”严真清阻止了泠崖的动作。

    他站起身,把地上的剑握在手中,到:“你错了,老夫并不是泠水国的守护者。”

    “那你为什么要坏我的好事,火某可从来没有的罪过你。”火懿手中的火焰越来越旺,他已经做好跟严真清死斗的准备了。

    “老夫与泠水国上一任皇帝泠天是至交,泠崖是泠天的儿子,自然也算是老夫儿子。”严真清灵力暴涨,拔朝火懿刺去。“儿子被打了,当老子的怎么能不出来讨个法!”

    下一秒,严真清的剑已经快要触到火懿的胸口,火懿双手向前推出,两团火球迎着严真清剑尖飞去,但火球碰触到剑尖的那一刻,诡异的消失了。火懿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刚才那两个火球虽然没用全力,但也有他四成灵力,竟被严真清轻描淡写地化解开来。

    严真清的剑马上就要刺中他的身体,火懿不再乱想,双手快速在胸前交叉,之后迅速向前推出,同时口中喊到:“焚尽八荒!”顿时,熊熊的烈火从火懿的手中喷出。

    严真清连忙收回剑,瞬间后撤,一把把躺在地上的泠崖丢出老远,然后把剑横在胸前,做出防御的姿态。

    “想要硬接我这一招吗,不自量力!喝啊!”火懿大喝一声,顿时火焰变得更大更热。

    二人就这样一直僵持着,火懿无法承受这么大的灵力消耗,收回了火焰,当火焰收回时,火懿眼前的景象让他吃惊不已:严真清居然毫发无伤地站在那里,就连身上的衣物都没有一丝烧坏的迹象。

    “怎么……可能!”火懿吃惊的站在那里,他根本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

    “这就结束了?那么,到我了!”严真清高高跃起,将手中的剑竖在胸前,右手两指从剑柄处一直划到剑尖。

    “万剑决!”顿时,严真清的身后出现了数不清的剑,严真清剑指火懿,身后的剑全部朝着火懿飞去。

    “燎原火!”火懿方才施展的焚尽八荒是他的第四灵技,范围广,但消耗也极大。现在施展的是第五灵技,范围比焚尽八荒要很多,但威力却是焚尽八荒的数倍,但消耗相对少一些,不过以火懿当前的灵力,也仅够施展一次燎原火。

    炽热的火焰和满天的剑雨在空中纠缠在一起,随着时间的推移,剑雨的数量在减少,火懿的火势也在减弱。终于,火懿灵力不支,口中喷出一口血,瘫在地上,严真清则一挥手,剩余的剑就落在火懿四周。

    “天剑!”严真清大喝一声,手中的剑瞬间暴长,长到足足有一树高才停下。

    “火懿,老夫念你修为不易,今日且饶你性命。若来日再犯,老夫定不会放过你!”巨剑静静地悬在严真清的身后,幽幽地冒着白色的光芒。

    “哼!”火懿冷哼一声,什么话都没,站起来飞快的离开了。

    “呼~” 严真清见火懿离开,松了一口气。他闭上眼,右手一挥,身后的巨剑就变回了原来的大,再一挥,剑就飞回身后的剑鞘中。

    “严前辈。”泠崖扶着树,刚才被严真清抛到了安全的地方,他就趁机为自己疗伤,现在身上得上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您……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以免日后留下祸患?”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严真清摇摇头,“再晚一天,我都有杀了他的能力,可是今天不行。”

    “这是……为何?”

    严真清背过身去,屡着自己的胡子到:“前些日子,老夫刚刚突破到灵王,今天又刚刚领悟到第六灵技。对灵技的掌控上不是很熟练,方才仅仅是发动,几乎就已经花光了老夫全部的灵力。”

    “原来如此,不过,前辈能来救晚辈,晚辈已经非常感激了。”泠崖拱手道谢。

    “呵呵呵,不必多礼。你是故人之子,自然要出手相助了。”严真清温和的笑到。

    “前辈与家父的关系,晚辈早有耳闻。只可惜,家父早已……”泠水国的上一任皇帝很早就驾崩了,仙去时,才仅仅63岁。63岁,在玄灵大陆还是很年轻的年纪。像是严真清,修炼到灵王,面容便至少年轻了20岁,如果有一天,他成功突破到灵帝甚至灵神的境界,不定能实现传中的,长生不老。

    “不提了,起来老夫很久没有祭拜故人了。”严真清叹了一口气,整个大陆唯一能交心的朋友就是泠崖的父亲,泠天。

    “对了,”严真清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你快回去看看吧,你的队伍好像遭到了袭击。”

    “什么!这帮混蛋!”泠崖死死的咬住牙,紧紧的握住拳头,因为握得太紧,指甲竟然扎进了肉里,流下了丝丝血迹。

    “不要担心,来的时候我带了我的……几个邻居,方才让他们去帮你的队伍解围,估计现在已经突围了。”

    “是吗,”泠崖松了一口气,“多谢前辈。”泠崖再次拱手行礼。

    “嗯,我带你回去吧,顺便祭奠一下故友。”严真清背后的剑突然飞出,在空中慢慢变大,然后横在地上。严真清跳上剑去,对泠崖:“上来吧。”

    泠崖也跳上剑,严真清一抬手,剑飘在半空中。随后二人就朝着泠水皇宫飞去。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