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皇室之危
    “驾!”泠严策马,朝着森林深处奔去,“妹妹抓好了,我要加速了。”

    听到泠严提醒,泠真紧紧的抓住马鬃。泠严挥鞭,抽在马屁股上。马儿吃痛,加速向前奔去。

    一路上,两个人一遍寻找泠崖的身影,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

    “妹妹,你怎么没带着父皇给你的剑呢?”泠严问到。

    “哼,人家可是女孩子,是淑女,怎么可以像你一样,天天带着你那两把短刀。笨蛋老哥。”泠真噘着嘴,不满地到。

    “那是父皇给我的,”泠严挠挠头,“当然要随身带着……”

    “才不对!”泠真打断泠严的话,“正因为是父皇给的,所以才不能随身带着呢。”

    “……”泠严无语,他俩的想法截然相反,“你喜欢就好。”

    “哼,没话了吧,笨蛋老哥。”泠真回头,冲泠严做了一个鬼脸。

    “……”

    他们在森林里奔驰了好长时间,却并没有看到泠崖的身影。

    “哥,父皇呢?怎么这么久都没有看到。”泠真感到奇怪,能听到泠崖的声音,按理,不应该这么远才对。

    泠严眉头紧皱,他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不知道呢,我们再找找看吧。”泠严把马停下,跳下马,对泠真:“妹妹,你先从这里……”

    泠严话还没有完,突然觉得有几个的气息在高速靠近。这几个气息非常陌生,不像是宫里侍卫的气息。

    “不好!”泠严大喝一声,翻身上马,朝着来的方向奔去。“妹妹,抓好了。”7岁的泠严,实力还仅仅是一级灵者。实力虽然不强,但是战斗意示可不弱,他清楚的意识到,以他现在的实力,同等级的灵者,两个还是能够对付,3个就非常头疼了。刚才泠严粗略的估计了一下,跟在他们身后的气息,最少也有十个。更何况,从气息强度来看,极有可能是高他一个大境界的强者。所以,他想都不想,翻身上马,朝来的方向奔去。

    “快一点,再快一点。”只要和随行的人汇合,他们就安全了。不过,事情并没有向好的方向发展。

    泠严策马狂奔,遇到了宫里的侍卫。

    “皇子殿下,公主殿下。”领头的人朝泠严喊到。

    “你们来的正好,后面有人在追我们,你们去拦住他们。”终于看到帮手了,泠严松了一口气。

    “交给我们吧,殿下。”领头的侍卫到,“不过请不要在前进了。”

    “为什么?”泠严停下马。

    “有一伙黑衣人袭击了我们的队伍,我们现在联系不到陛下,只能先带着皇后娘娘撤退。殿下您要是继续前进的话,很有可能会遇到那伙人。”

    “什么!母后她没事吧?”听到队伍遇袭,泠真很担心自己母亲的安危。

    “皇后娘娘已经安全了,她派人来接应殿下。”

    泠严思索了一下,对侍卫首领到:“那好,你先帮我们阻拦后面的追兵,我们接应一下父皇。”

    “殿下,万万不可,”侍卫首领阻止到,“人奉命来接应殿下,还是请殿下先回到皇后娘娘那里吧。接应陛下的事情,交给人来做就好。”

    “不行,父皇现在很危险,我必须找到他。驾!”泠严不再理会侍卫首领,调转马头,朝森林深处奔去。

    泠崖方面

    泠崖策马去追赶野猪,很快就追上了。他弯弓搭箭,几箭就射死了野猪。

    “哈哈哈哈……”泠崖走到野猪旁,朝队伍所在的方向喊到,“来人啊,把这头野猪扛回去。哈哈哈哈……”

    这时,泠崖注意到四周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靠近,他把箭搭在弓上。

    “又有猎物要上门了吗?今天的战果可真丰盛啊。”泠崖举起弓,瞄向远处的草丛。突然一阵凌冽的风朝他的面前吹来,泠崖连忙后仰,一只箭擦着他的鼻尖飞了过去。

    “什么人!给我滚出来!”泠崖的实力不弱,年仅35岁的他已经3级灵主的水平。

    随着泠崖大喝一声,几个人影出现在他的面前。这几个人身穿黑衣,蒙着面,身上散发着不弱于泠崖的灵力。

    “想打架吗?朕奉陪!”泠崖跳下马,泠崖翻身下马,扔掉手中的弓,拔出腰间的大刀,朝着最近的黑衣人冲去。

    “摧山刀!”泠崖大喝一声,刀上的灵力暴涨,他举起到,朝着黑衣人砍去,刀气破开了地面,朝黑衣人冲去。

    黑衣人往侧面一跳,躲开了泠崖的刀气,但黑衣人身后的一颗大树碰到了刀气,立刻被劈成了两半。

    “再来!”泠崖没有停歇 他连砍几刀,又发出几刀刀气,但都被黑衣人躲过。

    就在这时,一名黑衣人绕到了泠崖的身后,想要从后方袭击泠崖。就在黑衣人的剑马上就要解除到泠崖的脖子时,泠崖往后一挥刀,又发出一道刀气,黑衣人躲闪不及,被刀气大飞,撞在后面的树干上。

    “嘿,实力不济还想玩偷袭。”泠崖看向剩余的几个黑衣人,“你们几个,还有谁想上来领死。”

    几个黑衣人相互对视一眼,朝地上扔了一个黑黑的东西。那东西一落地就炸了开来,瞬间浓烟滚滚。泠崖捂住口鼻,把刀挡在胸前,做出防御的姿态,但黑衣人并没有进攻。烟雾散去后,只留下泠崖一个人站在那里。

    “跑了?”泠崖把刀插在地上,“真不禁打。”他把刀收回腰间,想要骑马离开,却发现自己起来的马早已没了踪影。

    “那几个混蛋!居然把朕的马偷走了。”泠崖气的破口大骂。

    “呵呵呵,陛下,息怒。”一个苍老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

    “什么人!”泠崖再次拔出刀,“什么人敢在朕面前装神弄鬼!”

    “呵呵呵呵,陛下不要害怕。老夫只不过想请陛下喝杯茶,不知陛下愿不愿意赏老夫这个脸?”一位身穿火红色长袍的老者从树后走了出来。这老者的年龄约有70左右,但胡子头发却还是鲜艳的火红色。

    “你是……你是烈火国的火懿!”泠崖很快就认出了老者的身份,“你在这里做什么?”

    “呵呵呵呵,老夫的目的已经过了,就看陛下愿不愿意赏脸了。”

    “朕要是不呢。”

    “那老夫,只能委屈一下陛下了。”老者深处双手,两团火焰在手中燃起,泠崖只见火懿把手朝他一挥,两个火球就向他飞来。

    泠崖举刀将火球劈开,然后转身就跑。泠崖作为一国之君自然很在意自己的面子,逃跑这种事情一般是不会做的。但火懿可是烈火国的顶级强者,是大陆上为数不多的有着灵尊实力的强者。而且,根据泠崖知道的情报,火懿现在是9级灵尊,突破到灵王也是迟早的事。

    泠崖知道他和火懿相差太大,根本没有抵抗的机会。就连逃跑,对泠崖来可能都是一种奢望。

    难道今天,朕,就要亡于此地吗?严前辈,你会来救朕吗?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