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虚惊一场
    泠严和泠真很快就来到了院长办公室门口。泠严走到门口,却并没有敲门。

    “哥?”

    泠严深吸一口气,对泠真到:“真儿,你先从门口等着我,好吗?”

    “怎么了,哥?院长不是……”

    “我知道……先从外面等着我,好吗?”

    泠真还想再些什么,却看见泠严一脸凝重。到嘴边的话也被她咽了下去。

    “我……我知道了。我从这里等着你,等着你出来。”

    泠严点点头,缓缓地抬起右手,轻轻地敲了敲门。

    “进来。”屋内传来秦然的声音。

    泠严缓缓的旋转门把手,走进屋内。屋内,秦然正站在窗边,看着窗外。泠严轻轻的把门关上,然后到:“院长,您找我?”

    “嗯……你知道,我为何叫你来。”

    “泠严不知,还请院长明示。”

    秦然转过身来,到:“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我叫你来的目的。”完,他的目光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撇了一下门外。正是泠真所站的位置。

    秦然的这一举动,被泠严看在眼里。泠严本来就有些阴沉的脸色变得更加凝重。

    “坐吧。”秦然坐在椅子上,同时也招呼着泠严坐下。

    泠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不等秦然开口,便开口到:“不知院长今日叫泠严来到底有何时,院长的时间如此宝贵,还是不要在我这的普通的学员身上浪费太多。”泠严话的时候,刻意把普通两字,的很重。

    “普通的学员,哈哈哈。”秦然好像听到了什么有趣的笑话,竟然笑了起来,“我问你,你到底知不知道,泠严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

    听到秦然的话,泠严再也坐不住了,他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你到底,还知道些什么。”泠严把右手放在身后,同时握住了短刀。秦然是5级灵尊,以泠严现在的实力,想要打败他是绝对不可能,但至少……至少要让泠真安全离开。

    秦然站起身来,手一挥,一个用灵力构建的防护罩就将整个房间笼罩在内。

    “被困住了吗?”泠严刚想出手,却看见秦然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然后朝他单膝跪地。

    “泠水学院院长,秦然,见过皇子殿下!”

    秦然这一举动,让泠严措手不及。一时间,他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秦……秦院长,你……你这是做什么……皇子……什么皇子……我怎么听不懂你在些什么……”泠严选择装傻,希望可以糊弄过秦然。

    “站在外面的想必就是泠真公主吧,皇子殿下,快让公主进来吧。”

    泠严见自己糊弄不了秦然,索性放弃狡辩。他走到门口,开门让泠真进来。

    “你是……怎么认出我们来的?我可不记得我以前见过你。”泠严坐在椅子上,右手握住泠真的左手。在泠水国,皇子再到一定年龄前,是不能被国民知道的。所以知道泠严和泠真存在的,除了他们的父母,也就只有几个朝中重臣知道。不过既然认识泠严,泠严当然也认识他们。但在泠严的印象里,并没有秦然这一号人物。

    “殿下有所不知,臣是在殿下失踪的这几年间,被陛下提拔成院长的。至于殿下和公主失踪一事,自然也是陛下告知。”

    “父皇的……”泠严有些想不明白,“父皇为什么要跟你这些?”

    “这个……”

    “是不是这里话不方便,我们换个地方。”泠严现在非常急切的想要知道,他不在的这些年,泠水皇室到底发生了什么。

    “并不是,刚才臣已经布下了隔音结界。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希望殿下和公主听完接下来臣所要讲述的事情,不要太过激动。”

    泠严突然意识到,这件事情没有他的那么简单,他咬咬牙,到:“你吧。”

    “这件事情,还要从十年前起……”秦然拿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开始讲述这些年发生的事。

    10年前,泠水皇宫。

    “陛下,狩猎的事情,已经安排妥当了。”一个穿着一身红色长袍,拿着一根拂尘的人,跪在一名身穿蓝色华丽长袍的男子身前。男子的面容很年轻,估计也就30岁左右。这个人 就是泠严和泠真的父亲,泠崖。

    “哈哈哈哈,好。”泠崖很开心,这是他第一次带泠严和泠真狩猎,“朕这就出发。对了,王公公,派人去看看严儿真儿他们收拾好了没有。”

    “是。”王公公站起身,正准备退下派人去通知泠严和泠真,却听见门口传来泠严的声音。

    “不用去了,我们来了。”泠严拉着泠真的手,站在宫殿门外。今天泠严刚刚7岁,泠崖为了庆祝泠严7岁生日,特意带他和泠真去狩猎。

    “哈哈 严儿,真儿,你们来的正好。”泠崖从龙椅上站了起来,手一挥喊到:“来人呐,准备出发。”

    “是!”宫殿的护卫全部单膝跪地,齐声喊道。

    泠水森林

    泠崖带着宫里的侍卫在森林里穿梭着,他们发现了一只野猪,正全力追赶着。泠崖则拿着弓和箭,策马奔驰在队伍的最前面。

    “驾!”泠崖策马追赶,一边追,一边喊到,“你们,谁都不准出手,朕要亲自射死这只野猪。”泠崖第一次带妻儿出来狩猎,他虽然贵为皇帝,但仍然是一位丈夫和父亲,自然想在妻儿面前表现一下。

    “唉,这么大人了,还跟个孩子似的。”泠严的母亲泠鸢在一旁叹气。

    “母后,”泠真还太,不能一个人骑马,所以她和泠严骑在同一匹马上,“父皇好像很高兴。”

    “是啊,”泠严点点头,“我还从来没有见到父皇这样开心呢。”

    泠鸢想他俩宠爱地一笑,到:“还不都是因为你们两个,这么调皮,没少添乱子。”

    泠严和泠真时候非常调皮,一会看不着就能把皇宫闹个鸡飞狗跳。为此,泠崖派了不少太监和宫女来看管泠严,不过这根本是无济于事,泠严他们依旧调皮,能管住他们的也就只有他们的母亲泠鸢。

    泠严挠挠头,回过头去不话,泠真则朝泠鸢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哈哈哈哈……”就在这时,森林的深处传来泠崖的笑声,“来人,把这头野猪扛回去,哈哈哈哈……”

    “欸!”泠严听到泠崖的声音感到很吃惊,“那头野猪这么大,父皇一个人,居然……居然这么快就搞定了。”

    “笨蛋老哥!”泠真回头打了一下泠严的头,“还不快去帮帮父皇!”

    “哦,好。”泠严策马朝森林深处奔去。

    “哎,你们两个,等一下啊。”泠鸢没有拦住泠严他们。她招招手,招呼过来几个侍卫,到:“你们几个,快跟上严儿他们,别让他们出什么意外。”

    “是!”侍卫领命,也策马朝森林深处奔去。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