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太子妃奋斗史 第六十一章 马车夜谈3
    胤礽听到石子晴的话一愣,转头看着她半晌没吭声。

    “主子,膳房送晚膳过来了。”

    侍琴一直在马车外头守着,若不是担心耽误了晚膳的时辰,如今又不方便开火做饭,这会儿还得继续装隐形人。

    “拿进来,小德子,你再去找瓶好酒来。”

    胤礽吩咐完奴才,转头看着石子晴道:“陪我喝点儿?”

    石子晴虽说不是个酒鬼,但也是个实实在在的好酒之人,立刻就点头答应。

    “侍书去拿些肉干肉脯来,再备些下酒的小菜儿。”

    酒菜上齐,两个人在摇摇晃晃的马车里相对而坐,倒是有几分悠闲自在的感觉。

    胤礽例行夹菜舀汤的伺候着石子晴吃了个六分饱,才开始斟酒。

    “若是她喜欢我,怎么就能忍得住不告诉我?”

    “你们俩彼此彼此吧?”

    “可她向来都是直来直去的性子,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啊!”胤礽瞥了石子晴一眼,满眼控诉。

    “感情的事情女孩儿一向会比较不好诉诸于口,也许她喜欢但是不好说出来。”

    石子晴打定主意今儿要多喝一点儿,就当是收了太子爷的心理医生咨询费,自己拿了酒壶过来满满的倒了一杯。

    “她有什么表示让爷觉得她是喜欢你的?”石子晴轻轻抿了一口酒,接着做兼职。

    “我们俩在一起就有说不完的话,东一句西一句的能一直一直说下去。她每次都要怼我,全方位各种角度的怼我,把我打击的体无完肤,她才觉得身心舒畅。”

    自虐啊?太子爷是有多自虐才会喜欢这么一个人?

    “爷不生气?”

    “她高兴啊,怼的我无言以对,她得意洋洋的样子,真是”胤礽端着酒杯摇头笑了笑。

    多么伟大无私的爱情,石子晴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

    “还有呢?”

    “还有啊,还有”

    “太子爷,四阿哥来了。”小德子眼看着四阿哥带着小太监远远过来,忙冲着里面低声说了。

    胤礽跟石子晴两个人聊了一路,又喝了些酒,马车停了也不知道。

    今儿仍然还是驻扎在野外,四阿哥回去收拾妥当,又去找他福晋说了会儿话,等了近两个时辰,才找了过来。

    胤礽看了看身边的石子晴,这一会儿没看住,她已经喝的两颊坨红,媚眼如丝,整个人晕晕乎乎的靠在身后的靠枕上傻笑。

    “先请四阿哥回去,就说爷待会儿过去找他。”

    因着要去木兰秋弥,这回车上带的都是烈性的酒,石子晴半壶下去就喝迷糊了,整个人软成一滩泥,胤礽挪过去半抱着她,又叫了侍琴进来帮忙,两人忙乎了一头汗,才给她擦了脸换了衣裳,又拿了被子出来捂严实。

    “守着你们主子,去倒了温水和蜂蜜水来。”胤礽拿了靠枕给石子晴垫好,又拉了拉被子,才转身出去。

    四阿哥刚带着人回了自己的马车,胤礽就后面跟着进来了。

    “给太子爷请安。”

    “坐,一会儿还得去检查布防,咱们长话短说。”

    胤礽撩起袍子坐下,一张嘴就是满口酒气,四阿哥抬头看了他一眼,伸手接了小太监送上来的茶递过去,倒是没说话儿。

    “皇阿玛今日所说之事,你也听见了,咱们泱泱大清,若是就靠着咱们俩,查到老也查不出个结果来。”

    “那依太子爷之见?”

    “眼看着你就要出宫建府了,二哥跟你也不说虚的,你先拿这回的事情练练手。先去拟个法子出来,要用的人选你也写个单子,具体怎么安排时间和人手,都写出来,需要二哥帮忙的地方说话儿。”

    胤礽话音刚落,四阿哥猛的抬头,死死地盯着胤礽,不敢置信。

    “太子爷,皇阿玛吩咐的是”

    “你放心大胆地干,二哥给你撑腰,若是皇阿玛问起来,那也是你给二哥我帮大忙了啊。”胤礽拍拍四阿哥的肩膀,看他重重点头,才笑了。

    “行了,你好好干,写好章程来找我。”

    四阿哥被巨大的惊喜打懵了,胤礽已经下了马车走远,他还晕晕乎乎的坐着傻笑。

    四阿哥当真算的上是爹不疼娘不爱的人,皇上有二十多个儿子,他不算长不算嫡,既不会卖乖撒娇求关注,也不敢闯祸闹事博眼球,在皇上眼中恨不得就是一个隐形人,就连亲生的母妃对他都是爱答不理的样子。

    如今出宫建府迫在眉睫,没有母家帮忙贴补,内务府按着规矩建宅子,每个儿子二十万两银子的安家费,还得养着一大院子的人,若是自己个儿没了本事,在皇上跟前儿不露脸,奴才也是会看人下菜碟儿的。

    胤礽此举算得上是雪中送炭拉了四阿哥一把,有了差事就有了露脸的机会,若是办的好了,自然入了皇上的眼,若是办的不好了,胤礽又会帮着兜底,倒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四阿哥如何激动不已又如何准备不提,倒是石子晴这边儿可是出了大事儿。

    石子晴的酒量相当可以,又总是浅尝辄止,不知道是因为这回喝的酒属于高度酒,还是因为原主酒量不好,不等胤礽回来,就已经有了反应。

    肚子里翻江倒海的难受,侍琴甚至来不及拿了蜂蜜水给她,石子晴就已经推开她吐出来了。

    侍书这会儿在后头做醒酒的热汤,听着声音也忙跑过来伺候。

    “侍琴姐姐,主子这是喝了多少啊?”

    “快别问了,去投个热帕子来,再去找块儿老姜来。”侍琴手忙脚乱的帮石子晴擦拭,又端了水给她漱口,嘴里还得一个劲儿的催促侍书。

    “太子爷也真是的,怎么能让主子这么喝酒?主子在家滴酒不沾,进了毓庆宫就已经喝了好几次酒了。”石子晴吐的脸色煞白,泪珠子都滚下来了,看得侍书也跟着难受。

    “闭上你的嘴巴,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自己不知道吗?”

    “可是就这么吐也不是办法啊,要不去请了太医来吧?”侍书说着话儿站起来就要走。

    “你回来!主子醉酒请太医,说出去不定得传成什么样子。去请侍卫悄悄儿去找了太子爷回来,你也快去端了醒酒汤来。”侍琴抬手一下下的给石子晴拍背,看着她吐完了,才扶着石子晴躺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