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木兰围场8
    石子晴生平第二回坐马车就坐了一整天,坐麻了腿,坐酸了腰,颠的屁股都要炸开了。见外面准备安营扎寨了,就想着下了马车伸伸胳膊踢踢腿儿的活动两下,却被侍琴拦住了。

    “主子,外面这会儿正安排侍卫守夜,乱哄哄地忙成一团,奴婢给你敲敲腿按一按?”

    “我就出去围着马车松散松散,绝不走远了。”

    “主子,外面天都黑了,奴婢打了热水来,咱们早早休息?”

    “主子,待会儿若是太子爷回来了,若是您不在,咱们这些奴才都得跟着挨罚,您心疼心疼奴才们?”

    “太子爷说了,在路上这些日子他没时间管咱们,让咱们自己管好自己。”石子晴打定主意她必须得要出去溜儿一圈。

    石子晴这次出门儿一等丫鬟里只带了侍琴和侍书两个,这会儿围着石子晴一个劲儿的劝,倒显得她多么闲得无聊无理取闹似的。

    “打老远就听见你们主仆几个的声儿了,这是怎么了?”胤礽说着话儿,掀开帘子抬腿就上了马车。

    “给太子爷请安,爷吉祥。”石子晴忙带着车里伺候的两个丫鬟行礼。

    “起吧,脸都皱成一团了,怎么了?”胤礽扶着石子晴的胳膊看她。

    一整天胤礽都在御驾上伺候,即便是被皇上赶出马车,也得带着几个小阿哥骑马护在一旁,又得安排车队护卫准备今儿安营扎寨的事儿,忙的不可开交,还真是没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溜过来看石子晴一眼。

    这会儿仔细打量石子晴的脸色,灰突突的一张脸,一副缺了血色又没了精气神儿的样子。

    “累了?”胤礽伸手就要帮着石子晴揉腰。

    “马车颠得全身疼。”石子晴哪好意思让太子爷帮她按摩?请了太子爷坐着歇了,自己背着手揉揉腰,转脸儿问胤礽:“这会儿能出去转转吗?”

    “想出去还不简单?我带你出去溜达一圈儿。”胤礽说着话儿扔了刚拿起来要擦脸的热帕子,就要起身带着石子晴出去。

    “爷也累了一天了,坐着歇歇,臣妾下车转一刻钟就回来。你们抓紧给太子爷找了干净衣裳出来换了,侍书,咱们刚才做的酥油茶热热的给太子爷盛一碗,再拿了咱们带的点心出来。侍琴跟我转转去。”

    “别走太远,小德子去伺候着。”石子晴出门儿胤礽哪里放得下心,累的小德子一口气儿没喘匀又跟着石子晴走了。

    石子晴兴高采烈地带着侍琴出去放风,下了马车就傻眼了。

    也不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今儿一天才走了30里地,如今车队驻扎在城边儿不远,根据石子晴的目测,可能还没出北京三环。

    今天夜里甚至连帐篷都没有准备,所有人都睡在自己个儿的马车上,皇上今儿也安置在御驾上过夜。

    石子晴围着马车转了两圈儿,就看一眼望不到头的马车车队,每辆马车都点着烛火,点点烛光连成一队,还有几分夜游灯河的意思。

    石子晴带着侍琴转悠,身后跟了被胤礽派出来伺候的小德子,三个人围着石子晴的大马车绕啊绕。

    “主子,咱们回去安置了吧?”侍琴绕了几圈儿,就放弃了跟随她主子的步伐,停下来盯着石子晴看,看了这一阵儿又开始感觉到眼晕。

    初秋的夜晚,带着泥土味儿的微风,轻轻吹过石子晴的脸颊,随着人们渐渐睡下,夜愈发显得静谧。

    石子晴仰着脑袋踱着步子轻轻转到窗下,窗帘儿打里面被人掀开。

    “夜里风凉,当心得了风寒,转一会儿就快回来,咱们说说话儿也早点儿安置了。”胤礽探下身子伸长胳膊摸了摸石子晴的脸,入手滑腻却冰凉。

    “爷,吃饱了吗?”石子晴这会儿觉得身上的负能量都被风吹走了,兴致很高的仰着脑袋看1。

    “饱了,下午蹭了一些皇阿玛的饽饽点心,早知道你带了酥油茶来,点心就少用一些了。”

    “酥油茶是今儿现熬的,像不像咱们前些日子出宫吃的那个味儿?明儿早上做好了给皇阿玛也送一壶过去。”石子晴对自己的味觉那是相当自信,她指挥着侍书做了近十个版本,才终于调配了这个出来,喜滋滋的说完,等着胤礽夸。

    “特别好喝,他们哪能比得上我们太子妃做的好?壶里还有一些,快进来热热的喝了。”

    “嘿嘿,好嘞!”石子晴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她总能被胤礽三句两句的哄红了脸,二十几年没学会的害羞,如今可算是掌握扎实了。

    石子晴坐了一天,除了打瞌睡犯困什么也没干的,肚子里根本不缺食儿,小小的喝了几口,就撑着了。

    胤礽被伺候着换了干净的里衣,看石子晴捧着碗发呆,就着石子晴的手,仰头干了酥油茶。

    “好了,快点儿躺下来歇歇,特意让小德子取了汤婆子来,暖暖的睡上一觉,明儿早上起来身子就舒服了。”

    石子晴漱了口,想起胤礽洗漱完喝的那半碗酥油茶,想叫他起来再去漱漱口,就看胤礽已经歪在枕头上睡过去了。

    石子晴轻手轻脚的钻进被子,胤礽已经睡得迷迷糊糊的,可还是张开胳膊把石子晴紧紧抱进怀里,鼻子里呼出来的气都洒在石子晴的额头。

    石子晴挣扎着帮胤礽拉了拉被子,盖严实了。伸直腿,脚下面刚刚好蹬到一个温热的汤婆子,热乎乎的从脚底暖遍全身,原本不觉得冷的石子晴,深深地出了一口气,简直太舒服太享受了。

    胤礽是真的累了,睡觉向来规规矩矩的太子爷,夜里竟然打起了呼噜。

    石子晴被头顶的震动声吵醒,迷迷糊糊的伸手要去捏胤礽的鼻子,摸摸索索半天,又收回手放弃了。

    今儿胤礽还得接着伴驾左右,骑着马在黄土地上颠啊颠的,能多睡还是让他多睡一会儿的好。

    倒是她一整天都无所事事,白天窝在马车上补觉也是可以的,还可以打发时间。

    就这么着,伴随着胤礽的呼噜声,石子晴胡思乱想从黑夜到天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