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木兰围场7
    胤礽眼见自己当真惹了石子晴生气,哪里还敢造次,自己快手快脚套上衣服鞋子,追着石子晴就往外跑。

    石子晴一路越想越生气,胤礽今日哪里看的出半点太子爷的样子,想一出是一出的,院儿里伺候的奴才背地里还不知道怎么笑话他们俩呢!

    胤礽一路追上石子晴,没敢动手动脚的拉人,连话儿也不敢说一句,低眉顺眼的跟着石子晴往前走。

    “太子爷这是跟着臣妾往哪走啊?”石子晴带着胤礽走了一路,眼看着就要进了后院儿了,这人还跟着是想干什么啊?

    “夫妻一体,你去哪我去哪。”胤礽得了石子晴一个好脸色,嬉皮笑脸的开玩笑。

    身后跟着一串儿伺候的奴才,石子晴倒没给他甩脸子,稍稍慢了一步,让胤礽先走,自己微微落后一步走进后院儿。

    胤礽顺势拉了石子晴的手,两个人手拉手进了屋子。

    三位福晋正坐着喝茶,看石子晴去前院儿转了一圈儿就带了太子爷回来,都是一愣,又忙起身给胤礽请安。

    “起吧。”胤礽坐进了女人堆才觉出不自在来,又不好直接转身出去,只能低头坐着喝茶。

    “二嫂,你说的那个丫鬟呢?快找了她来给我们几个写方子。”

    胤礽端了半晌茶盏,小眼神儿一下一下的往石子晴身上扫,傻子都觉出来了,三阿哥福晋倒是有眼力见儿,催着石子晴就准备告辞。

    “侍琴,去找侍书写了方子拿过来。”三阿哥福晋揶揄的冲着石子晴眨眼,石子晴哪里经历过这些,这会儿一张老脸都臊红了。

    “咱们跟着出去,拿了方子就走了。”三阿哥福晋倒是利索,站起来就要跟着侍琴出去。

    “小德子带人好好儿的送了几位福晋回去。”胤礽听了半天闲话儿,可算是听到自己想听的了,不顾石子晴怒目而视的看着他的眼神,坚定地吩咐了小德子送客。

    石子晴慢了半拍,眼看着胤礽打发人送了三位妯娌出门儿,转身就给他甩了脸子。

    “爷今儿可真是威风,毓庆宫一院子主子、奴才的,传出去成什么样子?臣妾就躲在被子里哪儿都别去,也别见什么人了。”

    “谁敢出去胡说八道?要说也不过是说咱们夫妻形影不离鸿案相庄罢了。”

    石子晴转脸儿盯着胤礽看,半晌一句话都没说。

    胤礽被石子晴盯得红了脸,又看石子晴的样子不像是有好事儿,静静地站着也不敢说话儿。

    “爷今儿跟以往不太一样啊?心情特别好?”

    “没有。”

    “臣妾今儿在后院儿招待三位妯娌,做错了?”

    “没有。”

    “臣妾安排的午膳不满意?”

    “没有。”

    “爷刚才叫了我过去有事儿?”

    “没有。”

    “你!”

    胤礽上前一步抱住石子晴,低头附耳说:“自打大婚,午膳你从未让我一个人用,午睡我也从未一个人睡了。”

    “你是小孩子吗?”

    “你倒是大方,我今儿紧赶慢赶的回来就担心过了午膳点儿,留了你一个人在毓庆宫里吃饭。你倒好,扔了我去陪三个女人?”胤礽义愤填膺理直气壮的抗议,嘴里的热气喷的石子晴耳朵红了又红,身子抖了又抖。

    “今儿是特殊情况啊,又不能赶了人家出去。”

    石子晴本来就不是喜好社交的人,跟三个女人坐一起,这半天她算得上是绞尽脑汁找话题,费尽唇舌聊八卦,也是累得不轻。

    “走吧,去睡一会儿。”胤礽对午睡可能有什么执念?

    “看着都到申时了,这会儿睡下夜里可怎么办?”

    “往后都得在马车上坐着,今儿好好的睡饱了,路上让爷少操点儿心。”

    胤礽劝了半天,石子晴不为所动,最后俩人只能窝进书房。

    一杯茗,一缕香,一本书,就是一个秋日的午后。

    晚膳石子晴依旧被太子爷管着用一盏汤,小小的吃了两块儿点心,就早早上床睡了。

    亥时睡下,丑时末寅时初的时候,胤礽就爬起来去乾清宫伺候了。

    石子晴一觉睡到寅时末,一路上用得上的吃食衣物,已经装上了马车,伺候的奴才丫鬟也整装待发,侍琴才按着胤礽的吩咐叫了石子晴起床。

    石子晴对院儿里的奴才分不清到底谁才是主子这件事儿已经习以为常,淡定的看着窗外渐渐亮起来的天光,由着几个丫鬟手脚利索的伺候着洗漱更衣,往外走。

    按着宫里的规矩,她们得在神武门内列队等候皇上的马车,之后才能自己上了马车,一路跟在圣驾之后离开。

    石子晴带着赵嬷嬷和侍琴走到神武门内,宫里大大小小的主子基本上都已经站着这儿了,见着石子晴来了,就是一阵儿乱糟糟地行礼请安。

    石子晴这一觉睡了近十个小时,精神饱满面色红润,精精神神儿的站在队伍中,等了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就看几个阿哥簇拥着一辆马车缓缓的往前推进。

    马车距离神武门还有200米的距离,就有早已经守在这儿的太监朗声喊道;“跪”

    众人跟着太监的节奏,跪下之后三呼万岁,又等着马车缓缓走过,一直等到石子晴余光看不到马车了,太监才叫了起。

    侍琴快手快脚的先一步服扶了石子晴一把,又转身扶了赵嬷嬷起来。

    石子晴偷偷踢了两下跪麻的双腿,在侍琴的搀扶下,上了后面等待已久的马车,这才算是终于准备启程了。

    出了紫禁城,石子晴没看到夹道围观的百姓,马车也保持着每小时二十里的速度往前走。

    从天蒙蒙亮上车,太阳落山才得了通知,车队要停在荒郊野外修整一夜。

    午膳车队也没停,大家都用的都是随身带着的点心干粮,石子晴在马车里倒是能借着小小的泥炉煮了热油茶喝。

    晚膳有带出来的膳房的奴才准备,送到各家儿马车上。

    石子晴自然沾了太子爷的光,早早儿的就有奴才送了驱寒气的姜汤来,又做了一荤一素两样儿菜和胭脂米饭送过来,这一餐能得了这般待遇已经是极好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