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木兰围场4
    石子晴一觉醒来就觉得肚子热热的,伸手一摸,抓住一只大手,拉起来看了看,瞬间就涨红了脸。

    “醒了?起来用晚膳吧。”胤礽顺势收回手,当先起了床。

    “不想吃,今儿又是什么粥?”石子晴想着胤礽坚持晚上只给她粥吃,就趴在床上懒懒的不想起床。

    “让她们炖了汤,起来热热的喝上一碗就舒服了。”胤礽穿好衣服,又拿了披风要给石子晴穿。

    “怎么拿了披风出来,你见过谁六月天就用披风?”石子晴看着胤礽手里的披风有点儿奇怪,逮着借口撒起床气。

    “乖,睡热了起来别着了凉。”胤礽好脾气的拿披风裹住石子晴,弯腰帮她套上鞋子。

    “走吧,她们炖了一下午,闻着挺香的。”

    石子晴皱起鼻子使劲儿吸口气,半晌,转头看着胤礽。

    “汤里加了中药?爷你身体不好?”

    石子晴一双丹凤眼上下扫视,直弄得胤礽尴尬不已,红着脸把人按在凳子上坐了。

    “好好闻闻,你能闻出来有哪味中药?”

    “当归,还有党参,这两种都是补气血的啊。秋天是该进补,不过爷还是得适量,当心物极必反。”石子晴一副为你好的表情看着胤礽。

    “你这鼻子都比得上小狗儿了,待会儿可得满满喝一碗才行。”胤礽伸手点了点石子晴的鼻尖儿,笑着坐下。

    “爷留着自己喝吧,身体不好就好好补补,我还是喝粥好了。”石子晴挑眉看着胤礽,视线慢慢下滑,揶揄的看着他。

    侍书按着胤礽的吩咐,今儿个给两个人盛汤的碗特意用了大号儿的,端上桌子,又添了几个小菜儿。

    “侍书,今儿有粥吗?”石子晴百无聊赖的捏着汤匙搅了搅汤,又找侍书,侍书按着胤礽吩咐的早就溜走了。

    “尝尝这个汤。”胤礽舀了一勺当先喝了,又劝石子晴。

    “一股药材味儿,还有点儿腥味儿,爷自己喝吧,臣妾吃点儿点心就够了。”石子晴站起来自己端了点心碟子坐远了。

    “就当陪爷了,咱们夫妻一体原本就应当共患难,怎么如今这么一点儿困难你就躲了?”这汤胤礽也喝不下去,喝一口进去满嘴的药材味,若不是为了石子晴的身子,这会儿他早冲出去漱口了。

    石子晴抱着一碟子点心吃的香,斜着眼睛看胤礽。

    “爷若是吃不下多喝点儿红枣水也足够了,或者醪糟红糖鸡蛋水,功效都是一样的。”

    “红枣红糖的是女人喝的东西,爷哪能喝”胤礽瞪着眼睛说了一半儿,住了嘴。

    “这当参山药猪腰汤也是女人喝的东西,爷用这个进补倒真是与众不同,也不知道是哪位大夫给爷开的药膳单子?”石子晴吃了一碟子点心,喝了一口茶,就要转身回去接着睡觉去。

    “若是不爱喝这些,让她们去做了别的来。”胤礽原本就心虚,这会儿看石子晴的样子更是一点儿原则都不要了。

    “臣妾吃饱了,这会儿也吃不下别的,爷快点儿把汤喝了吧,别浪费喽。”石子晴看也不看胤礽一眼就要走。

    “太医说你气血虚,才给你炖了汤,若是这几日调理不好,到了木兰围场有个什么万一,一时间又不方便找太医,那会儿可怎么办?”胤礽叹了口气,拉着石子晴哄。

    “女人在特定的日子气血虚是正常的,爷其实不用大惊小怪。”石子晴倒是知道胤礽的心意,可是这哄着骗着不是个办法啊!

    “啊?”

    “女人每个月都有几天是气血虚的,甚至会肚子疼,爷懂了吗?”

    胤礽这会儿可真是红了脸,冲着石子晴狂点头。

    “让她们重做了饭来,热热的吃一些?”

    “我想吃松鼠鱼,炸鸡也行。”石子晴简直就是一个顺杆子往上爬的典范,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就那么盯着胤礽看,胤礽只有缴械投降的份儿。

    “这会儿真的要吃松鼠鱼?”

    石子晴认真严肃的点头。

    “最好能配一碗米饭,松鼠鱼要稍微酸一点儿。”

    “小德子,去吩咐她们快些做了端上来。”

    当胤礽面对的人是石子晴的时候,原则是什么?能吃吗?

    石子晴终于吃到一顿满意的晚膳,一条鱼,一碗饭,一份汤,一碟子青菜,一碟子豆腐,倒是吃的干干净净,连胤礽也陪着吃了不少。

    两个人打着饱隔儿溜达了一圈儿回来,就趁着困意安置休息了。

    “太子妃,李德全李公公送了皇上的赏赐来。”石子晴亲戚造访,一早上都赖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滚啊滚,听到大名鼎鼎的李德全三个字,爬起来就要出去迎接。

    “主子,奴婢伺候您更衣洗漱,请李公公稍等片刻也就是了。”侍棋看石子晴的样子有点儿奇怪,顾公公来毓庆宫的时候也没见主子有什么异常,这李公公倒是得了主子的另眼相待?

    “皇上赏赐山东阿胶,黑枸杞,八珍汤以及虫草给太子妃瓜尔佳氏,还望太子妃保重身体,早日为我大清开枝散叶。”李德全如今还是乾清宫的小太监,倒是态度谦和的宣了旨,侍琴带人接了上赏赐,又塞了荷包给他们。

    石子晴除了行礼谢恩,全程都盯着李德全看,直到李德全带着人转身儿走了,才进了屋子。

    “主子,皇上倒是赏赐的及时,奴婢这会儿就熬了虫草老鸭汤出来,赶着晌午就能用。”侍书说着话儿就兴冲冲的去小厨房干活儿了。

    侍琴把赏赐的东西给了侍画入册,就跟石子晴进了屋里,顺手关了门。

    “主子,昨儿奴婢值夜,玉翠没出过毓庆宫,只是丑时出了咱们院子,见了前院儿的一个洒扫太监。”侍琴说着话儿都觉得浑身发抖。

    “日日被人盯着的感觉如何?”石子晴走进侍琴,两个人面对面的站着,“这些日子,咱们必须得摸一遍毓庆宫里伺候的奴才,有主儿的奴才咱们都得摸清楚,省的日后毓庆宫里头的人给咱们给太子爷下绊子。”

    “主子,玉翠怎么处理?”

    “先不处理,知道是谁的人就够了,顺藤摸瓜把这一路都摸清楚,找了咱们的人盯住了,若是有为难的地方就去找赵嬷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