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木兰围场3
    胤礽说的倒是没错,没过几日皇上就下了旨意,木兰秋弥的人员名单上胤礽和石子晴的名字赫然在列。

    “主子,如今入了秋,想必木兰比京城更冷,咱们要带的东西不少呢。”这边儿传旨的太监刚出门儿,侍棋就火急火燎的要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了。

    “半个月以后才出门儿,着急忙慌的做什么?”石子晴拿着《水经注》看的头也没抬。

    “主子,这本书您都看了半个月了,怎么还看的津津有味的?”

    “这书啊,就是得要一遍一遍细细的读,才能知道写书的人是怎么想的。再说,若是粗粗的翻一遍扔下了,在这宫里闲来无事还能干些什么?”要不是细细的一个字一个字的看过去,石子晴也看不懂不是?

    “主子,侍画姐姐说是要细细的看了账本儿,您不是也想了法子?”前几日石子晴刚解除了侍画的光荣任务。

    “那不一样啊,宫里的事情本来就复杂,账本儿又那么多,一本本儿看过去侍画不知道得看多长时间,身子累垮了可怎么办?我那是在帮侍画的忙。”

    “主子,侍画姐姐可不是这么说的,万事做到心中有数才好,这种重要的事情更得做的认真谨慎。”

    “侍棋,你学的规矩呢?嬷嬷就这么教你跟我说话的?”石子晴被侍棋烦的书都看不下去,扔了书就往外走。

    “主子您去哪?”侍棋被石子晴吼得一愣一愣的。

    “有问题去找你侍琴姐姐。”石子晴进了书房顺手关上门。

    院儿里的人早都已经习惯了石子晴进书房就关门的做法,她们也不讨人嫌进去伺候,就守在门口儿等着里面叫人。

    石子晴这几日翻来覆去的想水泵的事儿,这会儿倒是有点儿想法,拿了纸和炭笔出来,写写画画就是两个时辰,倒是粗粗画了雏形出来。

    这压水的泵,如果不是靠电力的话,用的就是水压和大气压的平衡,石子晴看着图纸莫名的开始同情工匠,这物件儿对制作要求可是很高的,为了保证坚固和安全,用的是纯金属制作,里面结构又复杂,还得细致,能做出来的师傅那可得有几分真本事。

    石子晴捂着咕咕叫的肚子从书房出来,一边儿捧着点心碟子吃,一边儿找人请了赵嬷嬷过来。

    “给太子妃请安,太子妃吉祥。”赵嬷嬷算是胤礽的人,侍琴几个管石子晴叫主子,可赵嬷嬷之前叫福晋,后来就叫太子妃了,石子晴对这些向来不在意,即便是太子爷的人,她这儿也没什么得单单避着太子爷的。

    “嬷嬷,今儿皇上下了旨,你也听见了,咱们院儿里除了嬷嬷,剩下的咱们可都没去过这木兰围场,咱们到时候该带什么,带多少还得嬷嬷帮着安排。另外那儿的规矩环境,还得找日子请嬷嬷给咱们大家说说,侍琴这几日就跟着嬷嬷办好这第一件事儿。”

    “奴才早些年去过两次,倒是知道一些,奴才这就下去拟了单子拿给您,若是有什么要添减的您再吩咐。”赵嬷嬷倒是干脆的接了活儿。

    “那就辛苦嬷嬷了,若是咱们缺什么也好早些日子准备齐全。”石子晴对赵嬷嬷态度向来很好,这会儿说完了话儿又嘱咐了侍琴平日里仔细照顾着赵嬷嬷,就让她跟着赵嬷嬷走了。

    石子晴原本想着出趟门儿,就从北京去趟河北,带几件儿衣服,在带点儿药品干粮,最多以如今的身份带些首饰就足够了。

    可看了赵嬷嬷送过来的单子才知道,这时候出趟门儿这么不容易呢!

    单衣,夹衣,毛领子的大衣服,还有各种款式厚度的披风。鞋又有各有六个颜色的软底儿鞋、花盆底儿、靴子,加上狐狸毛的靴子一双。

    石子晴看了一页儿就放下单子揉脑袋,这是搬家还是旅行啊?

    “主子,您抓紧功夫看,这狐狸毛的靴子咱们还没有,得找了狐狸毛出来现做,咱们还缺什么还得再添。”侍琴眼看着石子晴看了一半儿就停了,急得直跺脚。

    “这些已经很多了,不用再看了,你们办事儿我放心。”石子晴怎么都想不通这出趟门儿这么麻烦,也不知道现在跟胤礽说不去了还来得及来不及。

    石子晴放下单子,蹒跚着进了里屋,拉了被子就要睡觉,脑仁儿好疼啊!

    “起来吧,你们主子呢?”胤礽前两日追着皇上求了好几次,今儿才得了确切的消息,忙完公务,紧赶着回来找石子晴。

    “太子爷恕罪,主子在里头睡着了。”侍书忙跪下请罪。

    “这是怎么了?请太医了吗?”侍书听胤礽说完,抬头刚要回话儿,就看胤礽已经不见人影了。

    “怎么了这是?”胤礽坐在床边儿,伸手摸了摸石子晴的额头。

    “没发热啊,哪难受?”

    “小德子,快去请太医来。”守在里屋门口儿伺候的小德子忙轻声应了,转身就去打发小太监去跑腿儿。

    “爷,别喊,我就是脑仁儿疼,睡一会儿就好了。”胤礽着急忙慌的也没压着声音,石子晴迷迷糊糊的转身把脑袋藏在被子里。

    “摸着没发热,是不是这几日累着了?”胤礽知道石子晴一直以来都提着心过日子,脑子里又想着水泵的事儿,后宫的事儿,这是累着了。

    这会儿帮着她压了压被子,就守在床边儿坐着。

    太医来的时候石子晴睡得正香,胤礽轻轻挪了她一只手出来给太医把脉,石子晴都睡得全然不知。

    “回太子爷,太子妃身子没什么问题,就是这几日奎水将至,许是身子有些虚,臣开服方子调理调理。”

    “若是没有太大的问题,能有合适的食补方子最好。”熬出来的中药石子晴肯定是不会喝的,找些食补的方子才是正道。

    “臣这就下去开方子。”这位太医向来是给宫里后妃看身子的,石子晴问题不大,简单写了几个方子给了侍书,又交代了几样相克的食材,才拿着侍琴塞给的荷包儿告退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