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木兰围场2
    “我对你还不好?这些日子百依百顺,什么时候虐待过你。”胤礽坐到石子晴面前儿看着她。

    “爷您看看今儿的晚膳,侍书说是您吩咐这么做的。”石子晴红着眼睛抬头看胤礽。

    胤礽顺着石子晴的视线转头,桌儿上摆着一溜儿小菜儿,旁边摆着一小盆儿粥,闻着味儿还挺香的。

    “晚膳用的清淡些对身子好。”胤礽抱着石子晴哄。

    “这些我吃不饱,夜里就得饿醒了。”石子晴对吃还是很有自己的坚持的。

    “这些都是好克化的,吃的多一些也是无妨的。你知道这几日我夜夜都是被你踹醒来的吗?”胤礽听到这儿可是忍不住了,搂着石子晴抱怨。

    “我踹你?”石子晴使劲儿推开胤礽,冲着他就吼。

    “我睡觉向来老实,怎么可能夜里踹你,要不是你夜夜勒住我睡觉我也不能踢被子伤风啊!”石子晴这会儿顾不得害羞,义愤填膺的抗议。

    “伤风了?请太医没有啊?”胤礽没在意石子晴的义愤填膺,转头就要叫太医。

    “没有,就是早上起来打个了喷嚏。”石子晴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

    “你哪是踢被子啊,夜里吃多了滚来滚去不说还拳打脚踢的”胤礽说到一半儿看石子晴瞪起眼珠子看他,忙转了话儿。

    “今儿先试试,若是夜里睡得舒服最好,若是跟前些日子一样,就请了太医来给你看看。”胤礽帮着石子晴盛了粥,又拿了筷子给她。

    侍书这香菇滑鸡粥倒是熬得很好,米粒儿已经熬得烂烂的,粥上厚厚的一层米油儿,就着清脆的炝拌白菜,石子晴吃的喷香。

    胤礽喝了两碗粥就饱了,陪着石子晴吃完桌儿上的小菜儿,才拉着她出门儿散步。

    晚膳后在院儿里溜达几圈儿好像是胤礽的例行节目,这些日子石子晴早已经习惯了,这会儿走着走着突然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冲着胤礽笑出了声儿。

    “这是想到什么了?笑得跟个傻子似的。”胤礽抬起空出的手摸了摸石子晴的脑袋,拉着她往前走。

    “就觉得这么过也挺好的。”石子晴指着半空中的月亮给胤礽看。

    “月亮笑了。”

    “傻子,月亮是不是笑你呢?”胤礽哪里顾得上看月亮,身边儿这个女人就够他看一辈子了。

    “爷,您今儿心情很好啊?”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忧受兮。劳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绍兮。劳心惨兮。”胤礽就着月光吟诗,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说实话,石子晴只能听懂个大概,可这并不影响她红了脸颊。

    两个人在夜色中站了多久,侍棋跟侍书两个人就嘀咕了多久。

    “侍棋姐姐,刚才我还以为太子爷要发火儿了。”侍书想起刚才石子晴在里面吼太子爷就腿软。

    “谁说不是呢?刚刚侍琴姐姐都预备进去伺候了,被德公公拦住了。”侍棋在门外听得也是心惊胆颤。

    “主子这胆子怎么就这么大呢?如今连太子爷都敢吼,咱们是不是得劝劝啊?”

    “主子是咱们能劝动的吗?这种事儿还得侍琴姐姐办。”侍棋想起自己前些日子被石子晴两句话绕糊涂了就怂。

    “主子如今是越来越不一样了,以前在府里,看着乖乖顺顺规规矩矩的人,怎么进了宫就变了样儿呢?”侍书实在是想不明白。

    “主子以前就像书里说的,活脱脱按着规矩刻出来的一个人儿,如今这是多了鲜活气儿,你们俩没看太子爷的眼神儿吗?”侍琴拉着两个人往偏房走。

    侍画自打四位娘娘送了账本儿来,就在房间里埋头苦算,这两个还有时间在这儿八卦主子。

    “侍琴姐姐,你觉得主子这样是好还是不好啊?”侍棋拿着账本儿翻看。

    “主子做事儿自然有她的原因,如今看到的都是好的。”侍琴拿了算盘帮着侍画算帐。

    “主子行事的确跟以往不一样了。”侍画说着话翻一页账本儿接着算。

    “可是我觉得主子现在更好了,对咱们也好。”侍琴扔了一本儿账本给侍书。

    “今儿我跟赵嬷嬷陪着主子去御花园儿,去之前以为是一场血雨腥风,再不行也得吵得脸红脖子粗,毕竟主子是去别人碗里抢东西嘛。”侍琴翻了一页儿接着说。

    “然后呢?这种事儿主子都是带着你去办的,侍琴姐姐你别卖关子接着说啊!”侍书紧着声儿的追问。

    “然后主子陪着四位娘娘说了一阵儿话儿,就让赵嬷嬷提醒她得回来伺候太子爷了,这不?四位娘娘一着急才说到正题上。”

    “主子开始让我准备抓阄儿的东西我跟赵嬷嬷还有些疑惑,结果主子三言两语就按着自己的法子定了规矩,娘娘们还无话可说。”侍琴说到石子晴办的这事儿只有佩服的份儿。

    “太子爷今儿回来心情大好,见了主子眼珠子就恨不得粘在主子身上。”侍书捂着嘴小声说。

    “是啊,主子如今再生一个阿哥就圆满了。”

    “说到这儿可真是,主子夜里从未叫过水。”侍棋感叹一句,倒是提醒了几个人。

    “主子这个月换洗了吗?”

    “换洗了。”侍棋就是管这个的。

    “太子爷跟主子如此行事咱们倒是看不懂了,过些日子请了府里太太进宫吧?”侍画一直竖着耳朵一心两用,这会儿才放下笔看侍琴。

    “主子自有打算,找个机会跟主子提一句,主子若是有什么难处,咱们再一起想办法。”

    几个丫鬟挤在房里操碎了心,这边儿胤礽拉着石子晴回屋儿准备安置了。

    “子靡,侍琴她们呢?”石子晴进了里屋更衣,进来伺候的是子靡和子钗两个。

    “回主子,四位姐姐在房里看账本儿,说是四位娘娘派人送了好几箱账本儿过来,侍画姐姐一个人看不了。”

    “罢了,让她们早些休息,账本儿明儿让人拿到书房,我想想办法。”好几箱的账本儿不想些法子,一页一页看到什么时候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