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出宫2
    石子晴伸手就要端起碗来尝一口,胤礽忙递了勺子过去。

    “刚从火上拿下来,当心烫嘴。”

    石子晴捏起一张刚拿上来的猪油葱饼,一口饼一口油茶吃的香,一碗油茶下去才发现胤礽坐着还没动筷子。

    “你怎么不吃?比宫家里的点心好吃多了,这才叫早饭嘛!”石子晴伸手递了一张猪油葱饼过去,胤礽接过去咬了一口,猪油的香味瞬间占领了口腔,真是比宫里的多了几分烟火气。

    炒肝儿其实这个名字起得很不合适,因为里面占比例最大的是大肠,很多人吃不惯猪大肠之类的内脏,但是石子晴向来重口味,最喜欢的一道菜就是尖椒大肠,这会儿吃着黏黏糊糊的炒肝儿打心底里觉得暖和起来。

    胤礽看样子是不吃不下炒肝儿的,店家上了小小的两碗炒肝儿都被摆到石子晴面前,自己捧着一晚豆汁儿喝的欢快,另外点了煎饼果子和焦圈儿来配。

    石子晴看着眼前摆上来的吃食,突然想起了张北海先生的《侠隐》,猪油葱饼,爆炒羊肉,香椿豆腐,凉拌黄瓜,煎饼果子

    石子晴一直吃到嗓子眼儿才算是停了嘴,找了帕子擦擦嘴等着胤礽买单。

    出了巷子石子晴死活不肯上马车,刚才实在吃的太多,这会儿不走几步消消食儿胃就该闹革命了。

    “福晋,这会儿去看看皇叔,出来正赶上午膳,咱们找点儿好吃的?”石子晴绕着马车一圈儿一圈儿地走,直看得胤礽眼晕。

    “午膳啊,这会儿不消消食儿午膳吃不下了,不能走着去皇叔府里吗?”

    “打这儿走过去得一个时辰,上了马车给你揉揉肚子?”胤礽凑到石子晴耳边哄她。

    石子晴没怎么谈过恋爱,摸头杀什么的更没体验过,这会儿只觉得胤礽嘴里的气喷到耳朵里,整个人就是一抖,耳朵蹭的红了。

    胤礽看计谋得逞,抓住机会拉着石子晴就上了马车。

    泰和驾车倒是稳当,一刻钟的时间马车就停下了。

    石子晴下了马车才知道这皇叔是个什么人,一直听皇上说福全福全的,又听胤礽叫皇叔,这会儿看到挂着的牌匾才知道,这位皇叔就是大名鼎鼎的“贤王”裕亲王。

    泰和上前扣门,又跟门房的人递了胤礽的牌子进去,门房伺候一看牌子就急急忙忙出来迎接,又有人跑进去通知裕亲王。

    这会儿石子晴才突然紧张了起来,这是她第一次出宫,也是第一次到别人家登门拜访,又两手空空跟着胤礽就这么来了,一丁点儿准备都没有,第一步迈出去就有些左脚拌右脚的感觉。

    侍琴是石子晴院儿里最稳重的了,今儿被胤礽亲点跟着石子晴出宫,这会儿忙上前一步扶着石子晴。

    “福晋,裕亲王府里王妃已经不管事儿了,如今是府里侧福晋管家。”侍琴轻轻说了一句,扶着石子晴往前走。

    这会儿石子晴真是被侍琴推着走,心里翻来覆去给自己打气,如今这身份满大清的女的也没几个得罪不起了,爱谁谁吧。

    裕亲王的两个儿子这会儿都跑出来迎胤礽,见石子晴也来了,自然又是一番行礼。

    “皇阿玛昨儿看皇叔身子不大好,今儿去跟皇阿玛请命出宫,皇阿玛就嘱咐带了太医过来,另带了些珍贵些的药材,但求皇叔身子康健。”胤礽站在门口儿跟保泰寒暄半晌,等石子晴定了心神,才拉了人往里走。

    石子晴作为女眷,身份又高,裕亲王府里头一时间也没有合适的人招待她,去正院儿给裕亲王请了安,胤礽就吩咐泰和侍琴俩人伺候着她去院子里转转,这般安排倒是让石子晴松了口气。

    胤礽只是来关心福全身体的,让带来的太医诊治之后又留了方子,又絮絮叨叨地嘱咐了保泰兄弟照顾福全,一时间除了保泰兄弟谢恩,四个人也是相对无言。

    石子晴溜达了一圈儿转到门口,正碰着保泰陪着胤礽往出走。

    “给太子妃请安,今儿照顾不周,还请太子妃多担待。”石子晴转过身儿来就看保泰弯腰又行礼,忙微微弯腰客气了几句。

    “爷去看病人怎么这么快?”石子晴上了马车还有些懵,不聊个一个时辰就出来看起来一点儿诚意都没有。

    “太医回宫复命了,跟皇叔也没什么好说的。咱们去逛逛?”胤礽含糊两句就让泰和驾车往琉璃厂走。

    琉璃厂好像是最著名的地方了,据说金银器皿,玉石珍宝数不胜数,石子晴倒是有些好奇。看胤礽不想多说也没追问,跟着胤礽去琉璃厂逛逛也没什么不行的。

    太子爷逛街可真是与众不同,泰和把马车停到一家店门口,胤礽拉着石子晴的手下了马车,直接进店上了二楼。

    “这家店是卖什么的?我还没看清楚呢,走那么快干什么?”石子晴挣了挣手,被胤礽抓的死紧,半天都挣不开,只能跟着进去坐下。

    “爷,这是小的刚进的几样东西,您掌掌眼?”掌柜的捧着盖着红布的托盘进了包间,早已经有跑堂的上了茶水点心来。

    掌柜的揭开红布,石子晴只觉得眼前金光闪闪,晃得眼花。

    “这是前儿下面刚送来的,镂空的连理枝,微微翘起的这支带着些点翠的样子,阳光下闪闪发亮,最是适合夫人这个年纪用。”

    石子晴看了眼能说会道的掌柜的,闭着嘴巴没吭声。

    “试试?”胤礽接了簪子过来就要给石子晴带上。

    “不要,这哪用阳光底下啊,这会儿看着就眼晕,我想下去自己看看。”

    “夫人,这是咱们这儿最好的东西了,若是夫人不喜欢,奴才给你拿套别的来。”掌柜的倒是面不改色,又让人拿了一套烧蓝的出来,这回石子晴倒是多看了两眼,又放下了。

    “喜欢?”胤礽一眼就看出石子晴的心思了。

    “是挺好看的,特别是这支钗和这对儿耳坠。”石子晴指了指托盘里的首饰给胤礽看。

    “喜欢咱们就买了。”胤礽也不是差钱的主儿,就要让掌柜的开价。

    石子晴拉了胤礽的袖子皱眉,这套看起来不是寻常的银烧兰,钗上的蜻蜓栩栩如生,耳坠上的又是镂空的工艺,染的纯正的天蓝色,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东西。

    胤礽拍了拍石子晴的手,示意掌柜的找小德子拿银子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