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出宫1
    “今儿起的早,又累了一天了,咱们去歇会儿?”不等石子晴答应,胤礽抱起石子晴就往里屋走,哪里有半点喝醉酒的样子。

    “还没换衣服呢,你先睡,我去收拾收拾。”石子晴刚被放到床上,就爬起来往外走,嘴里一连声的叫着侍琴。

    胤礽倒也没勉强,把自己扔在床上,看着石子晴急急忙忙往外走的背影,缓缓闭上眼睛睡过去了。

    石子晴换了衣服摘了首饰,洗洗刷刷了老半天才把侍棋今儿早上给上的妆给弄了个干净,又被侍棋按着涂了玫瑰水才算做罢,进了里屋就看胤礽被子盖得严严实实,早已经不知今夕是何夕了。

    两人这一觉倒是睡得好,难得没有奴才进来打扰,胤礽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暗,身边的女人微微打着小酣睡的正香。

    “明儿带你出宫玩儿去?”胤礽看看时辰,这会儿不用晚膳她夜里又得饿醒,伸手抱起石子晴摇了半晌才叫醒她,搂着迷迷糊糊的石子晴说话。

    “好。”

    “什么?出宫?”石子晴应了一声才醒过神儿来,扭头看胤礽。

    “明儿一大早我去跟皇阿玛告假,然后带你出宫去用早膳?今儿看皇叔身子不大好,咱们去看看他。”胤礽伸手抹了抹石子晴眼角的分泌物。

    “好啊!”石子晴一跃而起,彻底精神了。

    “起来用晚膳吧,吃了再接着睡?”胤礽躺着不动,看石子晴一副激动地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样,在床上又蹦又跳,这些日子学的规矩也都还给赵嬷嬷了。

    石子晴晚膳用的食不知味,胤礽也没吃多少,就听石子晴一个劲儿的问东问西,恨不得马上做个老北京一日游的攻略出来。

    “今儿晚上谁值夜啊?一定记得卯时就要叫我起床啊。”石子晴吃饱喝足躺在床上还不忘再次嘱咐子靡。

    “福晋,今儿夜里奴婢跟子颜值夜,奴婢记得了。”子靡一顿饭的时间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哭笑不得的连连答应,才哄得石子晴熄了蜡烛睡下。

    卯时初,胤礽就早早起来了,这一夜可真是没睡好,石子晴前半夜兴奋地翻来覆去睡不着,哄了半宿,后半夜两人才睡过去。

    皇上倒是没问什么,嘱咐了注意安全带足了侍卫,又叮嘱带了太医去福全府上给他好好看看身子,就打发他走了。

    胤礽宫里溜达了一圈儿回去,石子晴还抱着被子睡得香,这会儿倒是忘了出宫的事儿了。

    好不容易叫醒她,一睁眼就一个劲儿的催着侍棋找衣服出来,挑挑拣拣选了半晌,才让侍棋伺候着换了衣服,又让侍棋找出她做姑娘时的衣服来,装在包袱里带着。

    子靡上前想帮着梳个高髻也被石子晴挡回去了,也不让人给她上妆,只自己高高的半扎了丸子头就要出门。

    “这身儿可不合规矩,就是满大清也没有这身儿打扮出门儿的。”胤礽坐在外头喝茶,看石子晴这幅样子出来,赶忙一把拉住。

    穿的可真是素净,天蓝色的旗装配着乳白色的湘绣,倒是别出心裁的厉害。而且大婚之后她就是妇人了,扎着丸子头像什么样子?

    “这身儿不是挺好的?时候不早了,咱们快点儿走吧?”石子晴上下打量一番,也没看出自己哪儿穿的不对。

    “去换身儿衣服,咱们还得去皇叔家。”胤礽叹口气拉着人往里走。

    “伺候福晋换上这身儿,再把这身儿带着。”胤礽自己开了衣柜,指着藕荷色的旗装示意奴才伺候石子晴换衣服,又另外挑了淡粉色绣着并蒂莲的旗装来,走到梳妆台前配了一套金累丝镶着玛瑙石的并蒂莲头饰让侍琴收起来带走,这才作罢。

    胤礽眼光到真是不错,石子晴这么一打扮倒是看着精神许多,头上只插了三支小巧的点翠首饰,看着倒像是哪个府的小福晋。

    这一耽误,两个人出宫的时候已经辰时了,石子晴看看天色担心赶不上用早膳,拉着胤礽一路疾走,上了马车也要催促驾车的侍卫两句。

    “坐着歇会儿,说话儿就到了。”胤礽被石子晴弄得哭笑不得,握住手安抚她。

    “咱们去吃什么啊?”

    “你啊,乖乖坐着,咱们找个地方把你卖了去。”

    石子晴一路撩起帘子除了路上零星儿的几个人也没看到什么摊子,就看马车七拐八拐的进了一个巷子,再往前马车就进不去了,胤礽带着她跳下马车往进走。

    “你们都在这儿等着,泰和让人去买点儿早点去。”胤礽扔了块碎银子过去。

    “爷放心,奴才就在这儿守着。”这个叫泰和的侍卫倒是爽快,笑着接了银子朗声应了。

    “这个侍卫给你?”胤礽看石子晴一步三回头的看泰和,不免醋了。

    “给我?我要侍卫做什么?又不能每天出宫吃早膳。”石子晴摆摆手又问胤礽到了没有。

    “这儿,你别看这儿小小的店面,满京城的好吃的这儿都做得出来。”胤礽拉了石子晴进去,直接就坐了。

    “这位爷可是好久不见,今儿用点儿什么?”一个穿着粗布衣衫的男人从后门儿进来,看到他们俩忙过来问。

    “今儿有什么?牛骨髓油茶,煎饼果子。”胤礽真像是常来的样子,随口报了两个,店家都应了。

    “今儿还有什么,我们就两个人,每样都上一些,分量小一点儿。”

    “油饼有吗?我想吃油饼。”石子晴坐在这儿半天都回不了神儿,一个小店,一个熟悉店家,一些小吃,就好像回到了上学的时候。

    “有,这位夫人,咱们这儿是猪油葱饼,配炒肝儿最好不过。”

    炒肝儿还要挂了芡再多煮一会儿,先上了牛骨髓油茶,这儿的油茶是在一个带着龙头嘴的铜壶煮出来的,店家直接拿了两个空碗放在桌上,提起大大的铜壶,浓香的油茶打从长长的铜嘴儿里倒出来,还带着淡淡的白烟。再撒上排叉,淋了芝麻酱,热气激发了油茶跟芝麻酱的香味,一时间香气扑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