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册封大典3
    “累了?”胤礽端起汤碗两口干了一碗汤,转头看石子晴瞪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自己,不由得一笑。

    “不累,就是说话说得口干舌燥,什么时辰才能结束啊?”石子晴拿着汤匙往自己嘴里送汤。放了这半天,老鸭汤已经凉透了,还轻轻浮着一层油脂,她喝了两口就喝不下去了。

    “去,给太子妃上个热牛乳来。”胤礽指着身后的小丫鬟吩咐。

    “还得一阵子,今儿皇阿玛兴致特别高,若是坐的累了就带着人出去转转再回来,让小德子跟着你。”胤礽说着话儿就看九阿哥十阿哥端着酒杯过来了。

    “二嫂,今儿是你的好日子,弟弟给您敬酒了。”十阿哥冲过来不等石子晴说话,就双手捧了酒杯要给她。

    胤礽抢先伸手接了酒杯,一仰脖子喝了个干净。

    “二哥,刚才在那边儿已经给你倒酒了,这是弟弟敬二嫂的。”十阿哥跟石子晴同款懵逼的看着胤礽。

    “你二嫂不会喝酒,你们俩心意到了就行了,去给皇阿玛敬酒去。”胤礽不等十阿哥分辨,提溜着他的脖领子就走。

    “二嫂,今儿这么好的日子,给弟弟个面子呗。”九阿哥眼睁睁看着胤礽拎走十阿哥,俩人被人群淹没,才凑过来拉着石子晴的袖子撒娇。

    石子晴一向是爱喝点儿小酒的,睡前小酌什么的都是经常地事儿,这会儿闻到酒香也有些馋了,笑着伸手接了酒就要学着胤礽刚才的样子仰头喝下去。

    “二嫂,抿一口意思意思就行了,待会儿您醉了酒二哥又得罚我。”小九被石子晴豪爽的动作吓了一跳,忙扯着石子晴的袖子让她保持清醒,可千万不敢在这儿喝的醉醺醺的。

    “你二嫂我酒量还是可以的,哪像太子爷说得那么没出息,放心啊!”石子晴还真没喝过竹叶青,杯子凑到鼻尖儿就有轻轻浅浅的清香直往鼻子里钻,忍不住就喝了一杯下去。

    九阿哥等了半晌看石子晴真没问题,才放下心来,拉着石子晴坐下絮絮叨叨的告状。

    “二嫂,二哥一把年纪了,您可一定要早早儿的生个孩子出来。”

    “啊?”躲过了催婚,又来个催生?

    “大哥都有好几个格格了,二哥才结婚,可不得抓紧时间赶上大哥吗?最好二嫂您能生个儿子出来,我也能当小叔叔了。”

    “大哥的格格不是也把你叫小叔叔?你早都当小叔叔了。”石子晴忍俊不禁。

    “不一样,二哥有了儿子就没时间管我们兄弟几个了不是?”九阿哥皱着眉头抱怨。

    “太子爷管你们?为什么啊?”

    “二哥不仅管我们,还罚我们,半个月前刚莫名其妙的罚了我跟老十抄书。”

    石子晴还真不知道这回事儿,这会儿闲着也是闲着,就跟九阿哥讨论起来。

    “就是您送了我们军棋,没过两天二哥就让小德子去阿哥所找了我们,罚了我跟老十抄《墨子》,抄五十遍啊二嫂,弟弟我连着两天夜里抄到三更天才能睡。”九阿哥说到这儿就想抹一把辛酸泪,三更天睡下,一个多时辰就得起,他觉得那两天自己都瘦了好多。

    “那天十三阿哥都能背出来的文章,你们俩当哥哥的都不会,可不是没好好读书?太子爷罚你们是应该的。”石子晴想起那天的事儿就幸灾乐祸。

    “二嫂,若是因为这个二哥当时就得罚我们兄弟俩了。听三哥说是皇阿玛在阿哥所见了军棋跟二哥要东西,二哥舍不得去拿了你的东西给皇阿玛,被皇阿玛说了一通,才跟我们哥俩撒气。”九阿哥觉得胤礽就是柿子捡软的捏,越说越气愤,声音都渐渐大了起来。

    “小九,跟你二嫂嘀嘀咕咕什么呢?”皇上坐在上面不知道怎么还能耳听八方的,招手示意九阿哥过去回话儿。

    “二嫂,弟弟先过去了,看这样子半个时辰就能散了。”九阿哥嘴里说着话儿人已经站起来朝皇上走过去了。

    石子晴就看着九阿哥嬉皮笑脸的凑到皇上身边,连比带划的说着什么惹得皇上哈哈大笑。

    九阿哥的确有经验,没等半个时辰,顾公公就示意太后娘娘后妃可以离开了,等到皇上在李德全的搀扶下离开,剩下的人也渐渐散去。

    石子晴又坐了一会儿,胤礽才晃晃悠悠的过来,十阿哥也喝得满脸通红,兄弟两个倒是有点儿难兄难弟的意思。

    找了小德子跟十阿哥的贴身太监进来,先给两个人灌了一盏热茶下去,又等着彻底散了汗,才搀扶着往回走。

    进了毓庆宫胤礽就推开小德子,扶着石子晴肩膀的手却仍然抓的牢牢的,一路晃晃悠悠迷迷糊糊的样子往里走。

    今儿石子晴可真是打起十二分精神照顾胤礽,进了正房胤礽就被安置在榻上,侍琴几个匆匆忙忙跟进去伺候,小德子试图扶胤礽起身更衣,就看胤礽闭着眼睛摆手,小太监拧了热帕子过来,站在一旁不敢近身。

    石子晴顾不得换衣服拆头发,试探着坐在榻边伸手扶起胤礽,这会儿胤礽倒是有了劲儿一样,就着石子晴的手就坐了起来,让伸胳膊伸胳膊的脱了外面的吉服,看着倒是乖巧得不得了。

    石子晴接了小太监捧了半天的热帕子来,细细给胤礽擦了把脸,又换了帕子热热的敷在脖子上,就看胤礽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摆摆手赶奴才们下去。

    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也叫不醒一个装醉的人。

    石子晴接了侍书端来的醒酒汤就让她也出去了,满满一碗醒酒汤喂下去,胤礽才睁开眼睛,石子晴不由得愣了一下。

    这双清明的眼睛哪里是一个喝醉的人,石子晴看了胤礽半天,才反应来,甩着胳膊就要走开。

    “福晋,我今儿真的很高兴。”

    我甩我甩我甩

    “福晋,看着你远远地走过来,我真的很高兴。”

    我还甩

    “福晋,打今儿起你真的就是我的人了。”

    “打从大婚,不,自打皇上赐婚我就是你的人了,今儿这是怎么了?”石子晴实在甩不开铁爪,火儿真的上来了。

    “不一样的,福晋,大婚跟今天是不一样的。”胤礽伸长胳膊把石子晴搂进怀里,死死抱着。

    石子晴真的要被这个男人气死了,翻来覆去就是这一句话,又说的不清不楚的,真是让人火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