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册封大典1
    今儿是瓜尔佳氏的好日子,天还没亮石子晴就被侍琴她们几个从被子里挖出来了,胤礽早都不见了。

    几个人先把她安置在装满热水撒着花瓣儿的大浴桶里,然后两个丫鬟围着她洗刷刷,不顾石子晴不自在的捂上捂下闪闪躲躲,直搓的石子晴掉了一次层皮下来才算做罢。

    套了雪白的衣衫出来坐下,侍棋又上手梳了低低的发髻,只小小的插上那支木兰花就示意石子晴站起来。

    子靡捧出来前儿才取来的朝服,要说这清朝的朝服可真是个好东西,说是一套朝服,可这一套是由三层衣服组成的,加起来也是不轻。

    这套朝服第一层就是简单的纱裙,又叫做朝裙,然后又穿上一件朝袍,这件是下摆绣的八宝和海水江崖的袍子,袖口是收紧的马蹄袖,倒是看起来有了几分精干的样子。

    农历六月的天气,只穿上这两件石子晴已经开始冒汗了,看着侍棋拿出来的披肩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哪有大夏天穿披肩的?

    “福晋,时候不早了,咱们今儿还得去太后宫里请安,去乾清宫请安,然后赶着时辰去太和殿接受册封。”

    “来吧。”石子晴接了子由递过来的毛巾擦擦汗,一脸英勇就义的样子。

    穿了绣着龙纹的朝褂,又戴上披肩领,侍棋扶着石子晴坐下,给她带上重重的朝冠,脖子上挂上三串儿朝珠,耳朵上也带上三副耳坠,又换上八厘米的花盆儿底,才算收拾妥当。

    “福晋,今儿您得要好好上个妆。”侍棋对自家福晋也是无奈至极了,哪有不喜欢打扮的女人,福晋这个月满打满算也就画了两回妆,一天天就抹点儿玫瑰水素着一张脸。

    “轻轻扫一点儿就够了,粉多了老觉得脸上痒痒的,一流汗不得成了大花脸?”

    “福晋,今儿可不能听您的,太和殿上多的是人,妆容浅了镇不住场面。”侍棋哪里敢听石子晴的话儿,太子爷今儿出门儿的时候都一一吩咐了的。

    一阵儿鸡飞狗跳的收拾,石子晴带着人从毓庆宫出来的时候天才蒙蒙亮。

    “侍琴,今儿宁寿宫见人吗?”石子晴想起前几日的罚跪就有点儿怂了。

    “福晋,今儿是您大好的日子,太后娘娘不见谁也不能不见您啊!”

    “咱们这会儿去是不是有点儿早?”

    “福晋,不早了。”

    侍琴这一路走的比哪一次都累,嗓子都说干了一行人才终于到了宁寿宫门口儿。

    “给福晋请安,福晋吉祥。福晋您快请,太后娘娘老早就收拾好在里头等着了。”宁寿宫门口儿今儿早早儿的就站了一个嬷嬷,远远看到石子晴她们过来了,忙上前请安,就要请人进去。

    石子晴试探着迈了两次腿都没走动。

    “福晋?”侍琴伸手扶了石子晴一把,就觉得手底下自家福晋的胳膊僵硬的厉害。

    “等我缓缓,还请嬷嬷稍等。”石子晴努力挤出一丝微笑,不知怎么的心慌得厉害,一颗心在胸腔里狂跳着四处乱跑,直跑的心慌意乱。

    “福晋这是在等爷吗?”

    好像被身后浑厚的男声解了穴似的,石子晴猛地转头,隔着清晨淡淡的雾气,就看到一个身穿玄色长袍的男子大步走来,石子晴不自觉地大大松了口气。

    “福晋,爷今儿陪你给太后请安。”胤礽紧紧握住手里冰凉的爪子,拉着人往前走。

    石子晴这会儿才觉得自己像是活过来了,刚才心里的恐惧,无助,无措,好像都被这双暖暖的大手赶走,只余下心安。

    太后今儿倒是安安稳稳的叫了起,又简单的说了两人要好好过日子,石子晴要尽到自己的职责之类的话,就端茶送客了。

    两人又手拉手的去乾清宫见了皇上,石子晴在皇上这儿好感度一直不低,皇上今儿对石子晴也是一如既往的和蔼,只是交代了石子晴待会儿要放松一些,就带着他们往太和殿去。

    太和殿门口儿今天可真算得上是人山人海,皇上的叔侄兄弟们,胤礽的兄弟们,朝廷里三品以上的京官儿,各家命妇,早早儿的就进宫等着了。

    鸿胪寺官员早在太和殿内正中间陈设好节案,巳时一到,石子晴在侍琴的搀扶下从太和门正门儿进去,走过长长的青石板,又登上白玉石阶。

    石子晴一步一步往前走,身上这一套打扮压的她恨不得现下就倒下去,若不是侍琴铆足了劲儿撑着,毓庆宫可就要丢大人了。

    两个人终于爬上白玉石阶,站在了太和殿门口儿,侍琴就松手退到一边儿去了。

    石子晴深吸一口气,按着赵嬷嬷这几日教的规矩,一步一步稳稳地往进走。若说刚才两边儿站着的是大清朝有权有势的人,这会儿两边儿站着的就真的是皇亲贵胄了,这可只有高官跟官二代才能进太和殿。

    石子晴一路胡思乱想着进了太和殿,按着礼部官员的指点站住行礼,等着叫了起才慢慢站直。

    皇上今儿心情真的是很好,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胤礽儿时的事情,又说了当年赐婚时石子晴的表现,一副你们郎才女貌朕很满意的样子。

    半晌,直到礼部第二次示意吉时到了的时候才停了嘴,笑呵呵的表示典礼开始。

    礼部今儿倒是出了大大的风头,捧着圣旨的汪灏往前一步朗声宣读了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咨尔瓜尔佳氏,乃石炳文之女也。钟祥世族,毓秀名门。性秉温庄,度娴礼法,柔嘉表范。雍肃持身,允协母仪于中外。兹仰承太后慈命,以册宝立尔胃太子妃。尔其诚孝以奉重闺,克赞恭勤。钦此。”

    之后内阁大臣陈廷敬捧了册宝出来,一路走过吃瓜群众,交到石子晴手里,没等焐热,礼部汪灏又叫行礼,石子晴捧着册宝,行了六拜三叩三跪礼,这才算礼成。

    今儿这种大好的日子,皇上自然是要按着规矩在太和殿宴请皇亲贵胄们的,胤礽跟石子晴作陪。

    胤礽请了三阿哥跟三阿哥福晋帮忙安排大家,就快步往石子晴身边儿走。

    一番忙乱,石子晴早已经汗湿了里衣,如今全靠一口仙气儿撑着体面,看到胤礽走过来就拉着胤礽的胳膊不放手,整个人泄了气就想瘫在胤礽身上睡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