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管家权5
    李侧福晋掌管毓庆宫多年,自是一番风光无两,这回先是被胤礽收了管家权,又被石子晴查出贪墨之事,毓庆宫里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两个格格倒是一如既往的安静好似她们不存在一样。

    按着规矩侧福晋院儿里只能有一个嬷嬷跟一等丫鬟,一个二等丫鬟和两个洒扫太监,共计五人。李侧福晋院儿里竟然生生多了一个嬷嬷,一个二等丫鬟跟两个三等丫鬟四个人。

    小德子这边儿通报了太子爷的处罚,那边儿紧跟着玉珍就找上门儿去,求着小德子把她调往别处。

    按说玉珍在李侧福晋面前儿一向做事都是积极主动的,看着就是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这会儿一遇到事儿跑到倒是比谁都快,可真是应了那句树倒猢狲散。

    现如今不比以往,要给李侧福晋院儿里裁人倒是简单,多的是求着想要出去当差的,小德子数着人头就放了出去,按着规矩送回内务府也就是了。

    倒是有个叫玉翠的小丫鬟,是个三等的丫鬟,不知怎么想的,偷偷求到侍琴面前。

    石子晴院儿里提了个三等丫鬟补了当初珠怜的缺也就是现在的子由,按规矩现在的确是缺个人,侍琴原想着要去找内务府要个三等的丫鬟来补齐人数,这会儿玉翠找上门儿来却有些不太敢用她。

    侍琴找了赵嬷嬷商量,俩人商量大半天也没商量出个所以然来,俩人就又去找了小德子。

    小德子一听这事儿就有点儿晕,按说他们当奴才的想的都是一样的,求的不过是个主子跟前儿露脸的机会,福晋院儿里四个一等丫鬟,又另有四个二等丫鬟,这下面的三等丫鬟别说主子跟前儿露脸了,连主子的身都近不了,玉翠这是求得什么?

    赵嬷嬷跟小德子都是宫里浸淫多年的老人儿,背着侍琴把玉翠查的个底儿掉,看着结果俩人都傻了。

    玉翠此人自打康熙十六年就分进毓庆宫了,可是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的在毓庆宫待了这七八年,连小德子对她都没什么印象,而且她能经历毓庆宫年年清查还安然无恙,怎么看都不是个简单角色。

    小德子得了结果不敢耽误,毓庆宫溜达一圈儿才在石子晴院儿里找到太子爷。

    胤礽今儿倒是有些闲情雅致,陪着石子晴窝在书房研究《食经》,石子晴就着曲奇饼干看的是口水直流,胤礽看石子晴看的是眼冒绿光。

    俩人好一番岁月静好的模样,可怜小德子在门外急得直跺脚却不敢上前求见。

    还是侍棋看小德子急得直转悠的样子好笑,好心借着送茶的档儿通报了一声,他才被胤礽叫进去。

    “奴才给太子爷请安,给福晋请安。”小德子行了礼低头站着也不说话。

    “有事儿就说,福晋又不是外人。”石子晴看小德子一脸为难的站着,转转眼珠子起身就要出去,胤礽伸手按着胳膊不让她动,瞪着眼睛看着小德子。

    “爷,这事儿真不好说。”小德子苦着脸真是快哭了。

    “咱们这毓庆宫的事儿都归福晋管,连爷都归福晋管,还有什么事儿不好说?”

    “爷,李侧福晋院儿里的玉翠,是外面的人。”

    “玉翠?”李侧福晋院儿里的丫鬟胤礽能知道个玉珠就不错了,哪里能知道玉翠是个什么人。

    “外面的人?”

    小德子都要跪谢石子晴了,太子爷跟福晋在一块儿连重点都抓不住。玉翠是谁重要吗我的太子爷,别说太子爷,就连他若不是今儿查了,也不知道玉翠是哪个。

    “回福晋,今儿按着规矩裁李侧福晋院儿里伺候的人,玉翠跑来求侍琴想要调过来,这不?奴才几个出去一打听才知道玉翠是外面的人。”

    间谍?

    石子晴倒是有些激动了起来,这抓间谍什么的可真是电视剧里才有的情节啊!实在太炫酷了好不好。

    “前面的还是后面的?”胤礽看石子晴一脸兴致勃勃的样子,不由得翘了翘嘴角。

    “太子爷,奴才想着是前面的。”

    “嗯。”

    “玉翠自打十六年进的毓庆宫。”小德子点到即止,说完不敢抬头看石子晴满眼的问号,低头站着等吩咐。

    “福晋,给你送个丫鬟啊?”胤礽话音一落就看石子晴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

    “啊?”

    “你这儿不是缺个三等丫鬟吗?要不要?”

    “她不是?”石子晴还真是有点儿害怕。

    “小德子,让侍琴去把人安置了。”胤礽拍拍石子晴的手没解释,摆手示意小德子该滚出去了。

    石子晴已经要傻掉了,这间谍就这么放进来好吗?还是在自己院儿里?不是应该抓起来然后严刑拷打然后

    “别怕,小德子刚才不是说了,这丫鬟是皇阿玛的人,送走了还得来新的,这又不是什么重要的角色,你该怎么用怎么用。”石子晴摆摆手垂头丧气的坐着不理他,胤礽把石子晴扔在书案上的《食经》拿起来递给她也不要。

    “真怕了?”胤礽看着石子晴的样子哭笑不得又有点儿心疼。

    “我院儿里就她一个外面的人?是不是还有别人?”

    “你带进宫的都是家生子,别的人又近不了你的身,谁的人又有什么关系?”

    石子晴如今掩耳盗铃的以为躲在院儿里就能安稳度日,胤礽知道这是一个教会石子晴学会在宫里生存的机会,可要让他亲手打破石子晴的幻想,把现实献血淋漓的撕碎在她面前,真的太过残忍,他下不去手。

    石子晴长到二十多岁,一直躲在父母的羽翼下,安稳的读书上学,顺利的工作生活,最大的困难就是成了人人得以催婚的大龄剩女,这紫禁城里的日子是她从未想象过的另一个世界。

    石子晴此时有点儿害怕,有点儿懵,这一个月从来没有今天这么想要回去,想要回家。

    胤礽哪里看不到石子晴大眼睛里闪过的恐惧,走过去牢牢抱住石子晴,两个人安静的抱了好久好久,久到侍琴在门口请他们出去用晚膳。

    这一晚,石子晴第一次主动抱着胤礽入睡,两个孤单恐惧的人相拥而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