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管家权4
    “嗯。”石子晴对这些并不感到惊讶。

    “只是两位格格领的只是100两银子的年俸,关于剩下的近千两银子,奴才昨儿问了几个丫鬟嬷嬷都对此事一无所知。福晋恕罪,奴才还没打听清楚这笔银子去了哪儿。”

    “这件事情来得突然,德公公辛苦一夜,怎么就到请罪的份儿上。”到底是谁从中贪墨石子晴心里有数儿。

    “李侧福晋呢?除了她屋里的花用,让人去查查她娘家的花用。”石子晴问了一句,看小德子一脸为难的样子,心知其中另有内情小德子不好跟自己说,示意小德子下去接着查,就端茶送客了。

    “侍琴,你进来。”看着小德子出了院子,石子晴才扬声叫侍琴。

    “昨儿晚上你跟小德子查出些什么?”

    侍琴悄悄抬眼看了石子晴一眼,说的到跟小德子说的没有出入,只是说到李侧福晋娘家的时候就支支吾吾说不出来了。

    “怎么了,不好说?”石子晴这会儿也有几分好奇。

    “回福晋的话儿,奴婢查到最后就被德公公支开了。”侍琴是院儿里做事情最精明干练的,石子晴挑挑眉不说话儿了。

    “福晋,我跟着德公公先去了两个格格那儿,最后才查问的李侧福晋身边的人,两个小丫头说的倒是些没用的,后来问到一位嬷嬷,德公公进了嬷嬷屋里,我就”侍琴当时还想挣扎着跟进去,奈何不敢闹出动静来,只能守在门外望风。

    “罢了,既然查出账上的银子都是李侧福晋经的手,查办她就可以了,宫外的人咱们可是管不着。”

    “福晋,咱们今儿就办了她吗?”

    “这件事儿咱们管不了啊,李侧福晋可是咱们太子爷的女人,小德子昨儿必然是知道了什么只是不好让咱们知道的,等太子爷回来让他自己办了,咱们今儿接着学规矩。”

    “福晋,昨儿赵嬷嬷说您的规矩已经足够应付册封大典了,今儿让您歇一天。”侍琴实在不忍心看着石子晴练规矩了,福晋对自己实在太狠,一上午两身儿衣服都湿透了还不休息,日日晌午沾床就睡,太子爷给她一遍一遍的擦药膏也睡得全然不知。

    “去请赵嬷嬷进来,你是我的人还是太子爷的人?”石子晴白眼儿一翻侍琴就匆匆出去请赵嬷嬷了,妈呀,福晋自打进宫变化也太大了,身上一丁点儿温良贤淑都看不见了。

    赵嬷嬷倒是认真仔细的调教了石子晴平日里见皇上和太后娘娘行礼的规矩,石子晴想到自己今儿早上在乾清宫的样子,一张老脸红的都要滴出血来,真是难为皇上忍得住没收拾她,若是换了旁人可不得又让她罚跪啊。

    胤礽倒是下手干脆,一丁点儿情面也没留,直接吩咐了李侧福晋禁足,李佳氏追问什么时候放她出来,小德子转身只回给她一个背影。

    石子晴知道的时候还愣了愣,就这么给收拾了?

    “福晋,今儿这道老鸭汤不错,这几日看着你都瘦了些。”胤礽晚膳时照例给石子晴舀汤夹菜。

    “爷,李侧福晋的事情能说说吗?”石子晴好奇的百爪挠心,桌上胤礽特意吩咐准备的红油豆腐皮都勾不起她的食欲。

    “李侧福晋啊,真想知道?”胤礽还卖起关子来。

    “想知道明儿让赵嬷嬷歇一天,这么练你的身子还要不要了?左右你都嫁进来了,你的规矩是什么样子宫里的人都见识过了,亡羊补牢为时晚矣啊我的福晋。”

    “爷,你是不知道,这几日赵嬷嬷教了规矩,臣妾才知道之前丢了多大的人,恨不能重来一回。”石子晴涨红着脸脑袋眼看就要找个地洞钻进去。

    “不管你的规矩是什么样子,你都是我的福晋,就像你那日跟大嫂说的,满宫上下当得起你行礼的又有几个人?”

    “爷,后儿就是册封大典了,按着规矩文武百官各家命妇都进宫观礼,总不能满京城的丢人吧?练完明儿就停了,臣妾心里有数。”石子晴威武不屈的坚持要执行自己的计划。

    “罢了,用了膳早些休息,多喝两碗汤补补,总要顾着自己的身子。”

    “爷,李侧福晋”石子晴眨着星星眼看胤礽。

    “李佳氏进宫这些年,一开始毓庆宫的账本是小德子管的,后来提了李佳氏做了侧福晋,毓庆宫的账本就交给她了。至于她贪墨的银子,小德子让人去打听了,她娘家的人并不曾提起这笔银子,倒是李佳氏屋里的嬷嬷知道一二,顺着这个线索小德子接着查才查清楚。”胤礽喝完一碗汤,坐着不动了。

    石子晴急得跟什么似的,说到关键地方怎么就停了啊?

    胤礽眼睛一下一下的扫面前的空碗,半晌石子晴才伸手拿了碗过来,满满舀了一碗汤放回去,胤礽这才清清嗓子接着说。

    “李佳氏入宫前有一个青梅竹马,倒也没有婚约什么的,可能就是两人情愫暗生可年纪又小,就这么错过了。”

    “暗恋?”

    “应该说是互相暗恋吧,有了好感又没有互相表白之类的。”胤礽好像不太愿意说这些,一句话说完就低头吃饭。

    石子晴这会儿也不敢问了,死死的压着心里的好奇心,好奇心会害死猫的啊,再问下去太子爷一个不高兴自己也吃不了兜着走。

    第一回两个人的饭桌上安静下来,默默地低头吃饭,大半晌,胤礽才放下筷子接着说:“李佳氏前两年得知那个男人大婚一年内他爹就去世了,他娘也缠绵病榻,一家人日子过得很是艰难,就以自己父亲舒尔德库的名义送银子给他。”

    “倒是挺长情的一个人,爷准备怎么责罚她?”

    “先禁足吧。”胤礽倒是态度淡淡地,说完话就要拉着石子晴出去饭后百步走。

    石子晴这会儿真是乖的不像话,让干什么干什么,话说堂堂一位太子爷,侧福晋做出这种事情,是个男人都忍不了,也不知道这会儿心里憋着一座多大的火山,惹急了在这儿爆发了祸害的可不是李佳氏,直接把她石子晴炸个魂飞魄散可没人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