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管家权3
    一大早就闹得兵荒马乱的,石子晴被胤礽摇醒还挣扎着要摆脱抱她起来的铁爪,迷迷糊糊哼哼唧唧。

    “我的福晋啊,顾公公在外面等着呢,咱们去乾清宫用早膳,快点醒醒。”胤礽语调温柔的不像话,稳稳抱着石子晴还在低声哄着。

    “太子爷,奴婢失礼了。”侍琴快要急死了,太子爷一遇到福晋就跟换了跟人一眼个,拿了凉水打湿帕子就往石子晴脸上擦。

    “啊!”石子晴彻底醒了。

    “福晋,皇上身边儿的顾公公来了,现在就要见您呢。”石子晴被胤礽抱下床,侍琴忙带着侍棋上前一步就接过人伺候着洗漱更衣。

    “见我?太子爷?”

    “昨儿晚上跟你说的全忘了?”胤礽在另一边儿洗漱更衣,看石子晴一脸懵逼的样子深深叹口气。

    “福晋,顾公公说皇上请您去乾清宫用早膳,看时辰皇上应该已经起身了。”小德子一路领着顾公公进来已经打听清楚了。

    “早膳?”石子晴欲哭无泪,陪皇上用膳是多大的脸面啊,可是怎么就不能约个午膳晚膳什么的,大早上的天还没大亮,确定皇上跟她不是有仇吗?

    一路急行,胤礽带着石子晴进乾清宫的时候皇上已经坐在圆桌旁等着了。

    “给皇阿玛请安,皇阿玛吉祥。”两人还没等跪下去就被皇上叫了起。

    “都坐,咱们今儿也能像平常老百姓一样,一家人一起用些早膳。”皇上今儿看着心情很不错的样子,倒像是个和蔼可亲的父亲,也没责怪两人来的迟。

    石子晴刚坐下还战战兢兢地,身后布菜的小太监夹什么她吃什么,吃了几口就放开了,指着一盘子豆腐皮让小太监夹给她。

    这些日子在宫里就没见过豆腐皮这种东西,更别提腐竹什么的,这会儿可真是大饱口福。

    “瓜尔佳氏喜好这个?”皇上指着桌上的菜挑眉问。

    “回皇阿玛。。。”石子晴说着就要站起来回话,被皇上指着又坐下,别别扭扭的接着说。

    “臣妾在毓庆宫没吃过这个,还以为宫里没有呢。”石子晴真是这么想的,豆制品是她最喜欢的一种食品了,怎么做她都喜欢吃。

    “毓庆宫没有是应该的,这混小子打小儿就不喜欢吃这些。”皇上点着胤礽的脑袋笑骂。

    “皇阿玛,儿臣也不是故意不吃的。”胤礽皱着鼻子一脸无辜。

    卖萌有罪啊,石子晴看着在皇上跟前儿撒娇的男人真是无话可说。

    “爷,您尝一口看看?您是生理问题还是心理问题啊?”石子晴睁着一双大眼睛盯着胤礽。

    “吃下去就反胃,是过敏吧。”胤礽伸手护着自己的碟子不动如山。

    “瓜尔佳氏,不管他,吃饱了陪朕说说话儿。”石子晴顿时想要去装死,该来的到底还是来了。

    皇上其实已经让人打听的**不离十了,石子晴按着时间顺序交代事情经过倒也没有什么可隐藏的。

    “那这个洛阳铲出自何处?”

    终于等到这个问题了,石子晴偷偷吸一口气,咽着唾沫看着皇上就是不说话,胤礽坐在石子晴身边手心儿早都已经汗津津的,也不知道石子晴打的什么主意。

    “怎么,不好说?”

    “回皇阿玛,皇阿玛问了,儿臣必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可是还真是不好说”石子晴挠挠头一脸谄媚的看着皇上。

    “跟上次军棋的事情一样不好说?”

    “上次的事情皇阿玛已经知道了,那就没什么不好说的。只是这个名儿儿臣是怕皇阿玛笑话儿臣。”石子晴吐吐舌头学着胤礽卖萌。

    “好好说,说清楚,若真能有个依据,朕就不笑你。”

    “回皇阿玛的话,儿臣就是喜欢‘洛阳纸贵’这四个字。”石子晴打定主意要忽悠人,自然得绞尽脑汁。

    “儿臣当日听太子爷跟四阿哥讨论赈灾事宜,一时多嘴,太子爷就多说了一句‘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儿臣想着若是做出来的这个物件儿真的能有点儿用处,那么希望能够效仿《三都赋》当年的盛况,若是能被人广为流传,自然能最大限度的解决大清百姓用水的问题。”石子晴说着说着还有些激动了起来。

    “说的好!”皇上听得龙心大悦,最后忍不住站起来击掌叫好。

    “瓜尔佳氏不愧为我大清太子妃,心系大清百姓,又敢想敢干,当得起大清女子之表率,朕今儿要好好赏你。”

    “皇阿玛,瓜尔佳氏不过是尽了自己的责任,当不得您的赏赐。”胤礽自己要不是知道实情,这会儿也要被石子晴忽悠过去了。

    “皇阿玛,儿臣只是有了个想法,如若不是手艺精湛的工匠们尽心尽力的做了出来,那也只是一张图纸罢了,儿臣不敢居功。至于是不是真的奏效,还得等四阿哥回来咱们才能知道。”石子晴愣了一瞬,忙跟着胤礽说。

    “罢了,咱们就等着老四赈灾回来,若是两个物件儿效果奇佳,朕一定让它们兼善天下。”皇上说完就留下胤礽让石子晴自己回毓庆宫去。

    一番面圣,石子晴带着侍琴往回走的时候天才大亮,远远的能看见几个身穿朝服的男子步履匆匆往乾清宫走,这一天才刚刚开始。

    “给福晋请安,福晋昨儿吩咐的事儿奴才打听清楚了。”小德子不知怎的,今儿没跟在胤礽身边伺候,倒是一直候在石子晴院儿里。

    “起来吧,你忙了一夜,也是辛苦了。”石子晴话音刚落,侍画就塞了荷包到小德子的手里。

    “这是奴才的本分,还请福晋屏退左右。”伺候石子晴洗漱更衣拆头饰的丫鬟围了一屋子,这会儿忙跟着侍琴出去。

    “说吧。”石子晴倒是没觉得小德子此番作为失礼,这宫里多的是阴私的事情,知道的太多也是不好。

    “福晋,奴才昨儿打听了李侧福晋跟两位格格的用度,李侧福晋吃穿都是按着份例的,只是首饰上比别的人精致些,两位格格吃穿用度更是严格按着份例,对外也没有什么人情往来,依着她们的身份也少有打赏的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