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管家权2
    胤礽斜着眼睛扫了一眼石子晴,就一副什么也没看到的样子低头看单子,倒是石子晴有些心虚的偷偷摸摸把自己写的几张纸塞进袖子里。

    “这是这几年毓庆宫的支出?”胤礽看了一会儿也被吓着了。

    “臣妾已经让人去打听李侧福晋跟两个格格这两年是怎么过日子的,这个花用是不是有点儿太多了?”石子晴抬头看着胤礽渐渐发黑的脸问。

    “按着宫里的规矩,李氏一年100两的俸银,两个格格原本是50两银子,我想着背井离乡的她们在宫里也不容易,给她们各加了50两银子算是毓庆宫自己出的。可是这剩下的还真是”胤礽也懵了。

    “先不管他们,人是铁饭是钢,你肚子不饿?咱们先去用膳。”胤礽扔下单子拉着人就往外走。

    “爷,这些日子账本在小德子手里,爷没让人查查啊?”石子晴想不明白,这都是好几年的账本了,胤礽怎么就能一直不知道呢?

    “这些东西原本就是毓庆宫女主人管的,你没进宫自然没有人尽心尽力的管。所以往后这毓庆宫还得靠福晋多多辛苦啊。”胤礽笑着冲石子晴说话的样子哪里有半分太子爷的王霸之气。

    “爷今儿送老四出宫赈灾了回来的晚了些,往后过了时辰就不要等我了,按着时辰你自己先用膳,省的再弄出胃病难受。”

    “四阿哥今儿就出宫了?”石子晴听到这个倒是眼睛一亮。

    “老四还带走了两样东西,你猜猜看是什么?”胤礽看着石子晴脸上终于带了笑,悄悄松了口气。

    “嗯?”

    “你忘了?上回你让人做的东西这回都让老四带走了,还带了几个经验老到的铁匠,去了就把制作工艺教给当地的人。”胤礽赶了丫鬟们出去守着,自己例行给自家福晋舀汤夹菜。

    “没忘,只是那两件东西最后到底有没有用,我还没见过成品呢!”

    “当初做出来的第一个就能用,最后内务府跟工部的工匠改良了好几日,才定下最合适的样子。皇阿玛亲自在乾清宫院儿里插了一夜,蓄水量足够五口之家三日的饮食用水。你可算是立了一大功,今儿好好睡一觉,明儿皇阿玛就该召见你了。”胤礽一脸与有荣焉的样子。

    “蓄水依靠的还是空气中的水份,若是本就干旱的地方可能没有皇阿玛试出来那么多水,还有那个洛阳铲呢?”石子晴担心他们期望值太高,到时候出事儿怪罪胤礽。

    “为什么叫洛阳铲?你起的这个名字皇阿玛倒是问了一句,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你明儿好好跟皇阿玛解释解释去。”胤礽说到这个就有些心塞,这个铲子应该是十九世纪左右的产物,俩人之前都没有注意到名字这个问题,皇阿玛今儿问起来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只好推说不知道。

    “啊?我也是听说”石子晴刚一张嘴就编不下去了。

    胤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脑子里对洛阳铲的印象只有发明自盗墓贼这一条儿,一点儿忙都帮不上石子晴的。

    “吃饱了好好歇上一晚,账本的事儿让小德子带着侍琴去查,你也别操心了。”胤礽拉着吃饱喝足的石子晴在院儿里兜了两圈,就要回去安置。

    “爷若是困了就先睡,臣妾得去书房把账本理清楚,哪能半途而废?”石子晴理账理了大半天了,再有三分之一就能结出总账。

    “夜深了,点灯熬油的对眼睛也不好,若是真想查清楚,明儿白天慢慢理。”胤礽拉着石子晴就是不放手,最后石子晴无奈只能跟着一起回了里屋。

    石子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吵得原本有些困倦的胤礽也精神起来,伸手想要拉拉小手,不知怎么的石子晴今儿躲得厉害。

    “怎么了这是?乖乖睡觉,明儿起来小德子他们就来回话儿了。”胤礽隔着被子拍拍石子晴,按着滚来滚去的人不准她乱动。

    “不行,臣妾睡不着,爷先睡吧,臣妾去书房。”石子晴掀开被子就起床出去了,动作快的胤礽都没反应过来。

    “睡热了出去冷风一激,明儿又得头疼。”胤礽忙爬起来抱着被子就追着石子晴往出走。

    “福晋,这大晚上的怎么就这么出来了?”子靡今儿值夜,看着石子晴穿着里衣就这么出来吓了一跳。

    “我去书房,给我煮一壶茶来。”石子晴急急忙忙就要往外走。

    “去给你们福晋弄一壶热牛乳,快点儿。”胤礽也穿着里衣跟了出来,抖开被子就把石子晴裹成一个蚕宝宝,打横抱起石子晴就往里屋走,

    “啊!爷,太子爷,你放我下来。”石子晴被胤礽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惊呼一声,伸手就要推开胤礽的怀抱。

    “别闹了,再闹掉下去了。”胤礽这会儿真有些生气了,板着脸看着石子晴,直看得石子晴气势渐消,老脸泛红。

    “大晚上的着了风寒有你好受的,怎么说了半天就是不听话儿呢?”胤礽把蚕宝宝放在床上,自己也拽了被子钻进去,俩人这一小会儿都冻的手脚冰凉,石子晴自觉地伸脚蹭着胤礽暖呼呼的腿肚子取暖。

    被灌进去一杯热乎乎的牛乳,石子晴才觉得身上暖起来,递了杯子让胤礽又倒了一杯来,却示意胤礽自己喝了。

    一个人得有多爱另一个人,才能被一杯简简单单的热牛乳哄的身心舒畅?

    胤礽喜滋滋的大口喝完热牛乳,只觉得今儿的平日里觉得膻腥的牛乳今儿格外的香甜了几分。

    赶走屋里伺候的奴才,胤礽隔着被子搂着自家秒睡的福晋,一颗心暖洋洋的,就那么嘴角噙着笑容沉沉睡去。

    胤礽昨儿倒是没说错,一大早儿胤礽还搂着自家福晋睡得香甜,皇上身边的顾公公又来了毓庆宫,因着要面见福晋,就被小德子直接带到了后院儿。这回侍琴倒是没有前些日子的慌乱,招待起顾公公来淡定自若,又恰到好处的带着几分紧张和忐忑。

    “太子爷,福晋,顾公公来了。”侍棋悄悄进了里屋,轻轻叫了一声引颈而眠的两人,顾不得规矩,伸手推了推睡在里面的石子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