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教习规矩4
    刚才进来试衣服的时候,胤礽被石子晴关在门外等着,这会儿看侍琴侍棋俩人出来了,等了又等,石子晴也没打里屋出来,忍不住站起来自己偷偷摸摸的往里瞧。转头看着子颜子靡俩人站在门口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样子,胤礽深吸口气悄悄溜了进去。

    石子晴这会儿站在床前念念有词的不知道想什么入了迷,连身后进来个大活人也没反应。

    “福晋这是怎么了?衣服可还合身?”

    “太子爷,”后面石子晴说了什么胤礽就全部都不知道了。

    眼前这个女人跟大婚时的女人是一个人可又不是一个人,当日穿着一身大红色嫁衣的那个福晋他也是细细打量过的,只站着就是一副端庄大气的样子,一举一动都合着规矩礼仪的要求,他当时在想什么?

    对,当时看着穿着大红色嫁衣,顶着大红盖头的女人,心里的酸楚都要把一颗心给泡化了,只觉得这个女人真真儿是符合皇阿玛对于太子妃的要求。看着看着就觉得石子晴的脸透过大红盖头映了出来,看着他笑啊笑的,匆匆揭了盖头,成了礼,日思夜想的那张脸突然就不见了。

    婚宴上,老三老四帮着他拦酒,他倒是自己积极的往肚子里灌酒,最后怎么进的婚房躺在榻上全都不知道。

    “太子爷,你怎么了?”石子晴说了半天,眼前这个男人站在这儿一动不动,眼神涣散,心思都要飘出紫禁城了。

    “嗯,这身儿吉服衬你,脸色好看很多。”胤礽回过神儿,眼前站的这位才是自己的福晋啊,真好。

    一身石青色的旗装,织金缎镶边,衬的石子晴这两日休息不好带着灰暗的脸色看起来更加白皙。身前垂着打的明黄色的绦,绦上缀着大颗的珍珠,倒是贵气逼人的紧。

    “还合身吗?”胤礽上前一步,说着话儿,伸手把人拥进怀里。

    “太子爷,臣妾也看不出来个所以然,您放开臣妾帮臣妾看看?”石子晴推了一下胤礽动也没动,她哪里敢使劲儿推,轻的跟猫抓似的。

    “我看着倒是很好,这腰上还略有些松散,穿着也舒服些。”胤礽抱着石子晴就是不撒手。

    “爷还去前院儿吗?咱们收拾收拾安置了?”

    “嗯,叫人进来收拾。”胤礽恋恋不舍的松开爪子,出去叫人。

    “福晋,奴婢跟德公公问清楚了,没等侍棋哭诉,德公公就问了她在绣房的经过,看样子也是气的不轻。”侍琴帮着石子晴换衣服的时候说。

    “行,咱们明儿就把这件事儿办了,是惠妃吧?”

    “听德公公说管事嬷嬷是打惠妃娘娘宫里出去的,别的还得打听打听。”

    “行了,侍棋今儿遇着这种事情心里不舒服,你回去好好安慰安慰。”石子晴刚才就想着是惠妃的人,这会儿确认了心里就有了谱儿,赶走侍琴积极的爬上床等着听故事。

    胤礽今儿特意让人端了茶放在床边的几子上,收拾完一转头就看到石子晴眼睛亮亮的一副等投喂的表情,绷不住笑了起来。

    今儿倒不是胤礽一个人的专场,石子晴下午把自己画出来的关系图记在心里,这会儿一点点儿提起来,按着赵嬷嬷讲的,比对着胤礽知道的,俩人裹着被子嘀嘀咕咕直到三更天儿熬不住才睡了。

    不说石子晴一晚上把关系图补充完整,就连胤礽也受益匪浅,平日里多跟皇阿玛在前朝待着,皇额娘又走的早,皇阿玛后宫的事情还真是知道的不完全。可前朝后宫总是剪不断的,听石子晴兴致盎然的讲了一夜八卦,倒是好多事情都串起来想明白了。

    第二日石子晴倒是没有带着人去绣房,只把昨儿的嬷嬷请到毓庆宫说是要改衣服。打从用了早膳就请了人来,直到申时末才让侍琴送了人回去,赏赐了料子银子首饰一大箱,看的侍棋目瞪口呆,若不是侍画拽着她,都要去抢了东西回来扔了都不会给她。

    “福晋,你怎么还给她这些”侍棋昨晚被侍琴刚刚安抚好,今儿看着福晋这番做派心里还是有些难受。

    “你们三个进来。”石子晴看侍书跟侍画的样子也知道她们俩心里也不舒服,都是大小儿一起长起来的,这会儿看着侍棋收了委屈还不能收拾恶人,哪里还能忍得下。

    “昨儿侍棋你是跟着侍琴去找的小德子,你跟咱们讲讲小德子说了什么。”石子晴捧着红枣水有一口每一口的喝着。

    “回福晋的话,德公公说这个嬷嬷是惠妃宫里出来的。”

    “然后呢?”

    “德公公说要知道这事儿是谁吩咐的,今儿他还要去查查。”侍棋说到这儿声音就渐渐落下去了。

    “小德子倒是个人精,你们几个觉得这个嬷嬷是谁的人?”石子晴看着三个气呼呼的小丫鬟笑着问。

    “那还用说吗?惠妃娘娘宫里出来的,自然就是惠妃娘娘的人。”侍画倒是比侍棋性子急一些,看石子晴讲的慢吞吞的,不由得有些着急。

    “动动脑子啊,我的小姐们。”石子晴摇摇头放下茶杯,伸手点了点她们几个。

    “这人是打从惠妃娘娘宫里出来的没错,可是惠妃娘娘跟我有什么好争的?谁最不想看到我的册封大典呢?听侍棋说这衣服在绣房放了不是一天了,那除了宁寿宫之外咱们还跟谁结了仇呢?”石子晴可真是拿出教自家表妹的劲头教这几个丫鬟了。

    “奴婢知道了,大阿哥福晋?”侍画亮着眼睛看着石子晴。

    “福晋,奴婢回来了。”石子晴亲自去开了门让侍琴进来。

    “你们问问侍琴,她觉得这事儿是谁干的?”助教回来了,石子晴乐得捧着茶杯看戏。

    “奴婢觉得是大阿哥福晋。”侍琴刚说完,侍画就激动了。

    “姐姐怎么知道是她啊?刚才福晋说了半天我才想到她。”

    “你们呀,自打福晋进了毓庆宫,一共见了大阿哥福晋两面,一面是在毓庆宫,第二面就是在宁寿宫。第一回见面大阿哥福晋为什么要刁难福晋下福晋脸子呢?她从前又没见过福晋,不因为福晋这个人,只能是因为福晋的身份。第二回她又在太后娘娘面前为难福晋,也是这个原因。”侍琴看几个人连连点头,接着又往下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