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教习规矩3
    听了一下午阴谋诡计,别说石子晴被吓得一惊一乍,就连琴棋书画几个大丫鬟也连连惊呼。

    进宫之前家里请的教养嬷嬷按说也是打从宫里出去的,许是出宫时间长了,好些事情说的不清不楚,宫里的阴私她哪能有赵嬷嬷说的清楚。

    “嬷嬷,当时荣妃没跟佟贵妃争辩?”侍棋还要再问,侍琴看着自家福晋衣服快要被吓傻的样子,忙出声打断。

    “福晋,这都到了申时了,您起来活动活动,咱们用晚膳?”

    石子晴歪在榻上听得倒是全神贯注,这简直比宫斗戏什么的还要精彩,一时被打断还有些意犹未尽。

    赵嬷嬷也是人精,这会儿看福晋总算是对宫里的事儿有些了解,不至于出门儿一脸单纯的被人坑了还反应不过来,把人都想的那么简单,目的达成她也接着侍琴的话说要告退。

    “嬷嬷今儿也是辛苦,回去好好歇一晚,让她们去拿了蜂蜜嬷嬷回去泡水喝,明儿早上咱们再继续。”石子晴坐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吩咐侍书去让小太监刘全儿准备晚膳。

    “福晋,小全子做的都是辣菜,晚上用些清淡的吧?”侍书哪敢给福晋上一桌子辣菜,晚上太子爷肯定是要过来用膳的。

    “让小全子做个鱼,你再添个蔬菜,添个汤,就尽够了。”石子晴说完就进了书房,关上门又是一副闲人免进的样子。

    “福晋这两天把自己关在书房做什么呢?也不让咱们进去伺候?”几个丫鬟目送石子晴进了书房,侍棋戳戳身边站着的侍画,嘀嘀咕咕。

    “姐姐,这我也不知道啊,福晋的事情侍琴姐姐比咱们几个看得明白,你去问问?”

    侍琴一个人站在廊下不知道再想什么,侍棋跟侍画你戳我我戳你的谁也不敢上去问侍琴。

    “侍棋,你去绣房看看福晋大典的衣服什么时候能送来,若有不合适的地方咱们也好抓紧修改。”侍棋一听眼睛一亮就急急走了,说话儿的功夫就到正日子了,绣房这些人也不知道做的怎么样了。

    “侍琴姐姐,你说福晋这两日忙什么呢?”看廊下只有她们俩伺候着,侍画忍不住偷偷问。

    “没几日福晋就册封成太子妃了,宫里没有皇后,太子妃就该管理后宫,自然该做到心中有数。你带着子颜去小厨房帮忙,看着点儿小全子,让侍书再加两个福晋爱吃的菜,煮了山楂水备着。”侍琴说完就守在书房门口儿不动了。

    福晋这是开窍儿了啊,这些日子侍琴看着也是着急,一天天的就是看书写字,研究吃食,对毓庆宫的事情都不上心,更别说紫禁城的。

    昨儿福晋被太后娘娘责罚倒也是一件好事儿,家里太太交代她的事情也算是有了成效。

    石子晴在书房倒也没有前些日子的悠闲,按着赵嬷嬷今儿讲的故事,想要一点点儿捋顺可是不容易。仅仅太后,佟贵妃,惠妃,荣妃,德妃,宜妃,她们的儿子甚至她们的外家就写了满满一张纸,然后标记着人物关系,渐渐地,看起杂乱的人物关系图就画完了。

    石子晴对着一着旁人看不出所以的关系图勾勾画画半天,直到侍琴在门外说太子爷来了才放下笔,把桌上的纸拿起来揉了揉,攥在手心儿里出了门儿。

    “福晋,晚膳备好了,奴婢这就让人上。”侍琴上前帮着石子晴拉了拉衣服,福晋也不知道怎么坐的,衣服上都是褶子。

    众人一番行礼,胤礽才拉着石子晴净了手,坐在桌子上用膳。

    “福晋,是不是有什么要说的?”胤礽看到石子晴光明正大的往水盆儿里扔纸团儿楞了一下,陪着等宣纸泡透了才拉人坐下。

    “还以为爷当没看见呢?两步路的功夫就忍不住了?”石子晴敢当着胤礽的面儿把那张纸消尸灭迹就预备着告诉他。

    “先用膳,晚上讲故事啊我的爷。”石子晴看着桌上的水煮鱼口水都要出来了,这会儿可没心思说故事。

    胤礽一脸笑意的点点头,舀了一碗鸡汤放到石子晴面前,看着她喝光了汤,才拿起筷子用膳。

    “福晋,侍棋取了衣服回来。”水煮鱼辣了些,石子晴就着米饭吃的满脸通红,侍琴拿了湿帕子来。

    “用了膳咱们试试。”石子晴吃的头也不抬。

    “这是怎么了?”里屋石子晴换着衣服,看侍琴侍棋俩人脸色怪怪的。

    “没事儿,这衣服看着还真是不一样,福晋你看,这是金线绣的哎~”侍琴低着头,摸了摸衣服上的绣线说。

    “侍棋你说。”石子晴看着俩人还有什么的样子,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

    “福晋,这衣服”侍棋刚想顺着侍琴的话往下接,就被石子晴瞪了一眼住了嘴。

    “绣房给你脸色看了?”

    “福晋,原本五日后就是您的册封大典了,咱们等不着衣服,侍琴姐姐就让奴婢去绣房问问,可是”

    “可是什么?”

    “奴婢去了绣房才问了一句衣服做好了没有,福晋等着试穿,若有什么也能有时间改改,绣房的绣娘就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通,奴婢找了绣房的嬷嬷,她也只去找了衣服出来,依奴婢看也不是今儿才成的,可就是没人给咱们送过来。”侍棋越说越难受,到最后眼睛都有些泛红。

    侍棋一向都是个软性子,看样子这会儿说的也不完全,在绣房还不知道听了多少难听的话。可她一向心思浅,只知道自己受了委屈,可石子晴跟侍琴都不是心思浅的。

    “福晋,这事儿咱们是不是得跟太子爷说啊?”侍琴觉得用着福晋的名头责罚绣房,倒显得福晋小气。

    “你去问问小德子,爷的衣服一向是怎么取的,按着规矩该是怎么样。绣房的管事儿的跟今儿侍棋见的绣娘都是谁的人。”石子晴一向不打没准备的仗。

    “那太子爷那儿?”

    “太子爷想知道总会知道的,你只去找小德子,带着咱们这位小兔子小姐去。”石子晴拉了侍棋的手放在侍琴手里,赶着两人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