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教习规矩2
    石子晴一个四体不勤只有手指勤快些的码农,因为腰肌劳损的缘故高跟鞋这种东西见过没穿过,这会儿穿上十寸高的花盆底儿,侍琴跟侍棋俩人扶着石子晴站起来,刚要松手就被石子晴拽住了。

    “福晋,这”侍琴几个都是当初陪着她被家里的教养嬷嬷调教过的,这会儿看着石子晴穿着花盆底儿站不起来也是懵住了。

    “咳,可能是坐的久了腰上使不上劲儿,先扶着我溜达溜达,一会儿就好了。”石子晴当初就是因为腰上不能使劲儿才穿不了高跟鞋的,(女汉子并不觉得高跟鞋比air-jroden好看)这会儿借口真是脱口而出。

    在屋里一步一步绕了几圈,石子晴就松手让两个丫鬟走开,赵嬷嬷也上前开始进一步的调教。

    从卯时末练到午膳,石子晴已经湿透了两套衣服,只是穿着花盆底儿优雅的走路这一个指标就已经快要把她练废了,也不知道这具身体为什么没有小说里常有的惯性或者肌肉记忆。

    “福晋,前院儿来人问您午膳是过去用还是请太子爷过来用。”刚才侍书看着福晋的样子实在是不忍心,自己个儿跑到门外守着去了。

    “我要吃红烧肉,记得吗?前儿给你说了一遍,先去试着做了,胭脂米,咸肉笋汤,太子爷若是不忙就请来用膳吧,你再看着添几样儿。”石子晴喘着气顶着得有十几斤重的首饰绕圈儿走,几句话说完喘的更厉害了。

    “福晋,先到这里吧,午膳后您歇一觉未时末奴才再来伺候。”赵嬷嬷也不是没有眼力见儿的人,看石子晴已经练得疲惫不堪,一早上原本还说交代一些宫里的琐事,刚试探着说了几句,福晋愣是一句也听不见,光是穿花盆底儿绕圈儿走就已经耗尽她所有精力了。

    “罢了,嬷嬷先去歇着,侍琴送嬷嬷。”石子晴靠着桌子站住不动。

    “福晋,今儿晚些时候秀坊得给您送册封大典的衣服,这大肉您还是等过了这几日再用吧?”赵嬷嬷走之前留了一句话,顿时把石子晴打击的体无完肤。

    这些日子石子晴的确是长了些肉,没办法,身边有侍书这个厨房高手,说出来的都能做出来还都差不离儿,昨儿胤礽又找来川菜大拿,这身肉可不是只有一路飙升的份儿?

    “福晋,这红烧肉?”侍棋看赵嬷嬷走了,就要扶着石子晴坐下。

    “没有红烧肉我下午就不练了,你自己看着办。”石子晴有些气呼呼的,捏捏肚子,也没有什么肉肉啊,妥妥的还是纸片儿腰。

    “福晋,咱们再忍几天就能吃了,若是试了衣服穿不了传出去多难听?”侍棋上前一步接着劝,“您昨儿穿的那件衣服都有些紧了。”

    “我在这儿站到午膳端上来,你就让我吃一口红烧肉吧。”石子晴难得撒娇,侍棋直接被秒杀。

    “福晋今儿这是怎么了?”小德子跟着胤礽往后院儿走,他们今儿一早上都关注着这边儿的动静,奈何侍书侍画俩人在门口严防死守,小顺子跑了两趟,愣是连石子晴的人影儿都没看见一个。

    胤礽一进门儿就看着正对着堂屋门口,一个看起来湿哒哒狼狈不堪的女人靠着八仙桌儿站着,头上金灿灿的头面倒是格外的耀眼。

    “给太子爷请安,太子爷恕罪,这会儿臣妾腿打不了弯。”石子晴意思意思的动了动身子,就权当行礼了。

    “无妨,拧个热帕子来。”胤礽走进石子晴,看着这个香汗淋漓的女人,接了侍棋拿来的帕子,尽心尽力的伺候自家福晋。

    “爷今儿公务不忙?臣妾还想着若是”石子晴不知是运动过量热的,还是被胤礽一双眼睛盯的,脸上觉得越来越热越来越热,快要爆炸了。

    “里面的衣服湿透了吧?去换了衣服回来用膳,免得招了风寒。”胤礽扔了帕子,仍旧站在石子晴面前问。

    “刚换了的,用了膳就去小睡了。”石子晴哪敢说要换衣服,刚才擦脸胤礽都直接上手了,万一换衣服还是胤礽自己上手,那真是尴了个尬。

    一顿饭石子晴吃的是残卷风云,侍琴侍书拉了两次都没拦住自家福晋挥舞筷子的速度,倒是胤礽自觉地递汤递菜的,俨然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吃饱了就睡觉是石子晴一直以来养成的“标准作息”,刚冲了澡换上干净的衣服躺在床上,瞬间就打起了小呼噜。

    “福晋,您稍等会儿再睡啊!”侍琴趁着胤礽处理三急的时候,悄悄戳戳床上的石子晴,一下一下又一下。

    “干什么呢,屋里不用伺候,都出去。”胤礽看着侍琴叫石子晴的样子真是很生气,虽说石子晴这样不合规矩,可那不是自己也没意见吗?

    胤礽从衣柜下面拿出昨儿给石子晴按摩膝盖用的药箱,从里面掏出活血的药膏开始涂抹,一下一下的,石子晴睡得到是真的沉,全身都被借口按摩的胤礽摸遍了也没醒来。

    “去告诉赵嬷嬷,今儿先不练了,这些东西别听福晋的,能应付册封大典就尽够了。”胤礽按着石子晴揉了一通,看石子晴打着小呼噜睡得沉沉的样子简直心疼死了,若不是自己如今地位尴尬,又怎么可能护不住她,给不了她安全感?

    “去拿了热帕子来,给你们福晋在几个关节的地方好好热敷,特别是脖子和腰,一定要热乎乎的多敷一阵子。”胤礽絮絮叨叨的交代了侍琴,才带着人走了。

    侍琴捧了一叠帕子,带着子由子靡两个丫鬟,捧着一盆儿热水,拿着小泥炉子往里走,揭开帐子就闻到一阵淡淡的药香,三人对视一眼都笑了,然后勤勤恳恳的换帕子拧帕子忙活起来。

    “嗯,什么时候了?”石子晴迷迷糊糊的醒来。

    “福晋,太子爷吩咐今儿就先别练了,奴婢几个伺候您热敷完您听赵嬷嬷讲讲故事,奴婢昨儿听着觉得挺有意思的。”子靡轻轻说。

    “讲故事?也行。”石子晴现在可真是从床上离开都困难重重,也不惦记着还能去干点儿别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