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火锅4
    “这是怎么了?蒙着头瞪着眼睛睡觉?”胤礽进来的时候碰到赵嬷嬷出去,眼睛一转就知道石子晴这是被吓到了。

    “爷,您回来了,侍琴说四位小阿哥来了,臣妾让侍书送了点心去前院儿,爷您自己去招呼他们。”石子晴有些无措的样子。

    “福晋,晌午不是说想吃锅子吗?我让人找了御膳房的厨子来,听小德子说才是个十五六的小太监,咱们去试试他的手艺,若是手艺好就把他调到你的小厨房伺候。”胤礽扶起石子晴,侍棋忙递了衣服过去,就看着文韬武略英俊潇洒的太子爷搂着福晋一点一点儿穿衣服。

    石子晴现在心乱如麻,一丁点儿力气好像都没有,由着胤礽拉着袖子一点儿一点儿往她身上套。

    “福晋,是不是有种心如死灰的感觉?”石子晴觉得这个词简直用的太准确了,刚一点头就听见耳边“噗嗤”一声,胤礽嘴角的笑还没来的及收回去,被石子晴大眼睛一瞪,僵着嘴角笑不下去了。

    胤礽好不容易才拖着石子晴离开床,又亲自伺候着她擦了脸,侍棋简单给梳了个高髻样式的发型,胤礽这才拉着人往前院儿走。

    “太子爷,您自己去陪他们,臣妾在屋里随便用点东西就行了。”走了两步石子晴又后悔了。

    “我找了厨子是伺候你的,他们都是跟着你沾光,你不去他们吃什么?”胤礽拖着人继续走。

    “可是”石子晴这会儿实在是不知道用什么态度跟这几个阿哥一起吃饭,总觉得知人知面不知心的带着阴谋,纠结的整张脸都要皱起来了。

    “你看,今儿虽说你被责罚了,可是小十四陪着你跪了那么久,小十三跑出来给我报信儿,若是他们冷眼旁观更甚至火上浇油,你可就真是有可能得跪断腿,你是不是起码得去谢谢他们俩?”看石子晴若有所思的样子,胤礽继续努力,“赵嬷嬷今儿肯定跟你说了很久乱七八糟的阴谋论,可是皇阿玛后宫的事情跟咱们没关系,若是到最后他们真的要抢太子这个位置,不是还有皇阿玛在吗?”

    “可是枕边风威力很大的啊,皇额娘已经不在了,这一点我们自然是比不了的。”石子晴还是很担心。

    “你得相信皇阿玛是一位明君,而且我相信皇阿玛心里有我这个儿子,若是往后真的要我腾地方,他也会给我留条退路的。”石子晴抬头看着胤礽,忍不住想要告诉他史书上记载的真相,话到嘴边又使劲儿咽回去了。

    进了饭厅,铜制的大火锅已经摆放好了,几个小阿哥正兴致勃勃的围坐着,看到俩人牵着手进来,都起身行礼。

    “行了,咱们这就开始吧!”胤礽闻着味儿也觉出饿来,拉着石子晴入座。

    “咱们今儿让奴才们都下去,吃什么自己下进锅里煮。”胤礽说完就伸手拿了石子晴面前的小碗儿。

    “爷,这个臣妾自己来,芝麻酱,韭黄,腐乳,再来一点儿虾酱。”石子晴吃火锅有自己深刻的心得体会的,这会儿哪能让太子爷给她调料碗儿,万一不合口味是换呢还是换呢?

    “二哥,今儿的锅子又是二嫂新想出来的吧?以往宫里没这么吃过。”十四阿哥刚说完,十阿哥又接了一句。

    “何止宫里,小爷我上次出宫吃锅子也没有这么吃的,自己能调蘸料,还有这些菜式,这个是鱼丸儿吧?二嫂这个是什么?”

    “这个是香菜牛肉丸儿,这个是牛百叶,就是牛胃,这个是牛肚,也是牛的胃,能找齐这两样可是不容易。”石子晴调好自己的碗,看胤礽递了他的过来,接着又调了一碗,这才坐下给十阿哥讲。

    “两个都是牛胃,怎么名字还不一样呢?”十三阿哥刚才照着石子晴的样子给自己也调了料碗,坐下问。

    “你猜?”石子晴这会儿被火锅治愈了,笑吟吟的看着十三阿哥。

    “其实吧,牛有四个胃,它先吃了草料,储藏在这个叫做百叶的胃里,之后再把百叶里的草料拿出来放到牛肚里消化掉,两个都叫做牛胃,只是功能不一样罢了。”石子晴看他们对四个胃有些疑惑,还准备接着讲课,就被胤礽打断了。

    “快些用膳吧,晚了不好消化。”胤礽说完就自己下筷子夹了菜给石子晴,一见到好吃的就兴奋,再说下去是不是还能说出来午餐肉之类的,嘴上一点儿把门儿的都没有。

    那句话说的真对。‘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一顿火锅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顿’,石子晴吃饱喝足送走还准备预定明儿午膳被胤礽踹走的几个阿哥,跟胤礽在毓庆宫里慢慢消食儿,若不是后面跟着丫鬟太监的,石子晴简直想揉揉肚子打个饱嗝。

    “今儿吃饱了?”胤礽这些天真是时刻拉着石子晴的手不放开啊不放开,你俩连体是因为植入了吸铁石吗?

    “这真是我吃的最舒服的一顿饭,谢谢爷。”石子晴真是真心实意的感谢胤礽,若不是他找了厨子,这会儿她只能就着羊肉汤吃白菜。

    “伺候的好,就把他安置在你的小厨房,是个会做川菜的厨子,机灵的很。”胤礽牵着人围着前院儿一圈又一圈的走。

    “那当然最好了,不过臣妾回去就吩咐侍棋先看着点儿他。”自己能有个厨子,这待遇从前可是想都不敢想的。

    胤礽对石子晴的话不置可否,找个管饮食的小太监进来,不说今儿下面的人已经把他查的底儿朝天了,就是从今儿起做饭备菜都有人盯着他。

    “你走去哪?多走两圈儿消消食儿,省的夜里胃难受。”两人终于绕到石子晴院子门口,石子晴拐弯儿就想进去。

    “腿都走软了,吃饱了就犯困,爷若是还想走走,臣妾就先回去睡了。”眼睛都睁不开了好吗?

    “罢了,去给你们福晋煮些山楂水来。走吧,咱们回去洗洗睡。”胤礽能说什么呢?没有媳妇儿陪着自己一个人大夜里溜达,那可真是有病。

    “老话儿说‘堂前教子,枕边教妻’,跟你说说今儿的事儿。”胤礽给石子晴拉拉被子盖严实了,趁机伸手想抱着媳妇儿睡,看石子晴躲了一下就放弃了,只能拉了手握住,石子晴挣了一下就勉强接受了。

    两人就这么手拉手的聊了半宿,石子晴倒是越聊越精神,恨不能拿瓶啤酒叫点儿串儿配着,可讲故事的胤礽终于听到宫墙外打三更的声音了,忙吹了蜡烛哄媳妇儿睡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