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火锅3
    “福晋,奴婢扶您回去躺着。”侍琴着胤礽出了门儿,上前扶着石子晴问。

    “昨儿找来的铁匠呢?”石子晴手里还有洛阳铲没做。

    “听小德子说是让人先回去,不知道这会儿走了没有,奴婢去前院儿问问?”侍琴扶着石子晴往屋里走。

    “去书房桌上有张图纸,让他按着大小做一个出来。”石子晴说完就躺在床上拉起被子要睡觉。

    “福晋,您这会儿说多了夜里就该睡不着了,让侍棋她们几个进来陪您说会儿话?”这会儿都半下午的侍琴哪敢让她接着睡。

    “嗯,找赵嬷嬷来,你去忙吧。”石子晴今儿被太后罚跪,跪在那儿半天也是想明白了,虽说妥妥被大阿哥福晋阴了一会,但是自己的规矩还真的是硬伤,得抓紧学起来。

    赵嬷嬷早在胤礽跟石子晴回来的时候就知道这件事儿了,早早收拾好了等着伺候,可没想到他俩一觉睡了一个多时辰,这会儿侍琴过去请她站起来就跟着来了。

    “给福晋请安。”赵嬷嬷恭恭敬敬的行礼,看石子晴让人拿了凳子来,又谢了座儿,坐在床边等着石子晴问话。

    “嬷嬷入宫这些日子几个丫鬟伺候的还好?有什么需要的就跟她们几个说,就当自己家一样。”石子晴自打赵嬷嬷进宫就没见过她,倒不是别的什么,一个是忙着满足肚子里的馋虫,另一个就是对嬷嬷这种生物打心底里的恐惧。小时候看赵嬷嬷扎紫薇那简直就是一部恐怖片儿啊!

    “侍琴出去了,她跟屋里这三个都是我打家里带来的,若是有什么做的不合规矩的,还请嬷嬷多多提点。”这位赵嬷嬷地位不一般,石子晴又是有求于人,态度很是诚恳。

    “太子爷把老奴叫回来就是帮衬福晋的,老奴一定尽到本分。”赵嬷嬷倒是不卑不亢。

    “今儿我在宁寿宫里的事情想必赵嬷嬷也多少知道一些,还请赵嬷嬷提点。”石子晴又粗粗把今儿在场几个人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讲了一遍,她今儿只知道被大阿哥福晋坑了,其他的还真是没想到。

    “老奴听说了一些,照福晋这么说,惠妃跟大阿哥福晋是一个意思,只是看着不像是提前串通的,大阿哥福晋这份儿本事可比惠妃当年弱了太多。”赵嬷嬷说完,石子晴点了点头,这个她还是能想得到的,她俩一个是大阿哥的母妃,一个是大阿哥的媳妇儿,天然就站在一起了。

    “至于宜妃,今儿提起皇上召见福晋您的事儿倒像是故意的。”赵嬷嬷由于了一下还是说了。

    “拉仇恨?”石子晴眼睛都瞪大了,她还真没想到这儿。

    “宜妃的五阿哥养在太后身边,她在太后面前还是说的上几句话的,今儿太后要罚您的时候,她可是一句话都没说。”赵嬷嬷接了侍棋到的茶端在手里。

    “可是九阿哥这些日子没少跑毓庆宫啊,怎么就?”石子晴说不下去了。

    “十四阿哥今儿还在宁寿宫挨了罚,德妃娘娘也没说话啊,福晋觉得这是为什么?”赵嬷嬷不得反问。

    “奴婢知道,十四阿哥今儿说了那句话,德妃娘娘再帮着求情,太后娘娘会更加生气甚至迁怒于她。”侍琴今儿趁着石子晴午睡,给他们三个也详细讲了这件事儿,就是让她们做事更加规矩一些,平日里也略微提醒着石子晴,侍画听赵嬷嬷这么说自己也好像更加明白了。

    “这是其一,其二是十四阿哥这些年几乎月月都会被罚,被皇上罚,被德妃自己罚,甚至太子爷和四阿哥责罚他也是常有的事儿,被太后娘娘罚跪算不得什么大事儿。可是福晋您不一样,您跟太子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罚您跟罚太子爷是一样的。”赵嬷嬷说道最后都有点儿恨铁不成钢了。

    “所以她们都是为了自己的儿子?罚了我太子爷脸面有损,她们这次是站在一条线上的。”石子晴简直快要哭出来了,宫斗是个什么鬼,办公室斗法跟这个真不是一个层次,上大学老师也没教过可怎么办?若不是赵嬷嬷说这半天,她还想跟宜妃组成吃货联盟呢。

    “宫里有站在太子爷这边的吗?”石子晴想了一圈儿没想出来,看赵嬷嬷摇头立刻陷入了深深的绝望。

    “福晋,打明儿起您就得学规矩了,没几天就到您的册封大典里了。”赵嬷嬷轻轻给陷入绝望的石子晴加上一根稻草,彻底压塌了石子晴。

    “你们都出去吧,我要好好想想。”石子晴拉起被子就要睡觉,恨不能一觉睡醒就回到熬夜写代码的日子,在这儿倒是不用熬夜加班,可脑细胞死的更快了。

    “福晋,九阿哥、十阿哥、十三阿哥、十四阿哥来了,太子爷不在,您得去招呼着。”侍琴从外头回来碰上了几个阿哥,急急忙忙叫石子晴起床。

    前几日十阿哥跑来要吃红烧肉,胤礽去了乾清宫,没人拦得住他,一直到进了后院儿石子晴才揉着眼睛招待了他,气的胤礽回来就把十阿哥收拾了一顿,罚抄了十遍《礼记》才算完。

    “怎么都来了?今儿没心思琢磨吃食,问问前院儿,若是太子爷回来的早就让他们稍等等,本福晋要睡觉。”石子晴拉着被子不放,隔着被子声音也瓮声瓮气的。

    “福晋,奴婢送些点心过去,顺道问问几位阿哥,您先歇着。”侍书今儿听了赵嬷嬷的讲学,自己这会儿也是懵的,多少懂点儿石子晴的心思。

    “去吧去吧,侍琴好好送赵嬷嬷出去。”石子晴这会儿真是不知道怎么见这几个阿哥,这些日子处的倒是挺好的,今儿十三阿哥、十四阿哥做的事情石子晴也很感动,可是

    石子晴在被子里瞪着一双大眼睛纠结着,被子被轻轻掀开,就听着一声“嚇!”。转转眼珠,床边坐着一个身穿乳白色长袍的男子,若是没有大光头和长辫子就更好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