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火锅1
    第二十七章火锅1

    胤礽一路跟着轿子往毓庆宫走,到了院儿门口轿子停下,胤礽上前一个公主抱抱起石子晴就往大步屋里走。留在毓庆宫的侍书侍画两人看着这样子被吓得不轻,大早上好好地出去请安怎么就被抱着送回来了?

    侍琴抢先一步进去,冲着几个丫鬟就是一叠声的吩咐找药膏。福晋在家里从未被罚跪过,对几个丫鬟也是顶顶好的,几个人第一次遇到这种阵仗一时间都乱作一团。

    胤礽把石子晴轻轻安置在榻上,小德子已经让人打了热水来,顾不得烫手拧了帕子递给胤礽,就看胤礽轻轻拉起石子晴的裤脚,在膝盖上敷上滚烫的帕子。

    “爷,奴才去前院儿拿止疼化瘀的药膏来?请太医吗?”小德子看胤礽的脸色又加了一句。

    “把衣柜里的檀木小箱子拿来。”胤礽头也不抬的帮石子晴揉腿。

    胤礽就着热帕子按压膝盖上的穴位,疼的石子晴哎呦哎呦直叫唤,挥手要拒绝,侍琴顾不得规矩忙伸手按住。

    “福晋,奴婢伺候您洗把脸。”侍棋上前把石子晴头上的首饰拆下来,又另外打了水给她擦脸。

    “去煮了姜汤来,伺候你们福晋更衣。”半晌,听到石子晴舒了口气,胤礽才停下按压的双手,又抱起石子晴往内室走。

    石子晴换了衣服又喝了姜汤,披散着头发躺在床上喘气,就看胤礽拿了小箱子过来,伸手就要掀开被子。

    “不疼了不疼了,别揉了。”石子晴忙伸手就要压住被子。

    “淤血得揉开了才好的快,你今儿跪的时间长会有寒气入侵,擦了药防着雨雪天气膝盖疼。”胤礽柔声哄着,看石子晴还一脸倔强的死死压着被子,只能转头吩咐侍琴,“按着你们福晋的胳膊,按住了。”说完打开药箱拽开被子就开始擦药。

    “福晋,这会儿马上用午膳了,您想用点儿什么?早膳用的少,让侍棋给您上些点心?”侍琴这些日子可算是摸透了自家福晋好吃的性子,这会儿找着话儿转移她的注意力。

    还别说,石子晴当真吩咐了几句,许是胤礽揉的力道太舒服,又刚喝了姜汤浑身暖呼呼的,没说两句就睡过去了。胤礽一直揉到觉得手底下的筋骨都松散了才罢手,赶着众人都出去,自己洗了手爬上床搂着石子晴也睡了。

    不知不觉两人睡过了午膳,胤礽才被石子晴的哭声惊醒,就看怀里的女人睡梦里眼泪鼻涕肆无忌惮的流啊流,嘴里还念叨着回家、妈妈之类的字眼,哪有半点儿昨天的神采奕奕。胤礽转身找了帕子轻轻的擦了鼻涕眼泪,又把人往怀里拢了拢,抱紧了,接着叹口气,这是受了委屈,想家了。

    “太子爷,前院儿铁匠说东西造出来了,奴才让他们先回去?”小德子轻轻进来,也没敢抬头,在床边轻声问。

    “先让人回去,赏。”小德子领了吩咐出去了,胤礽低头看看怀里的女人,轻轻晃了晃,看着有些要醒的意思,轻声又说了铁匠的事儿,就看她眼皮子动了一下,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句什么,听了半晌也没听清楚。

    “福晋,侍棋炖了羊肉汤,起来用一些?”胤礽又摇了摇怀里的女人,就看她听到羊肉汤才睁开了眼睛,刚睡醒的眼睛不像平日里那么有神儿,她生气的时候瞪起眼睛带着凌厉,这会儿抬手揉眼睛的动作怎么看怎么带着些小女孩儿的娇憨。

    “进来伺候。”胤礽看石子晴真的醒了,扬声叫人。

    两人收拾妥当坐在厅里等着侍棋上羊肉汤,石子晴才知道waterseer做出来了,顾不得吃饭就要出去看。

    “你先喝点汤,我让人下了些白菜粉丝进去,用完了我带你去看。”胤礽无奈的伸手拉回石子晴,亲手舀了汤放在她面前,看石子晴端起碗就要仰脖子灌下去,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只好吩咐小德子带人拿了东西来。

    “有羊油辣子吗?这汤喝着味道有些淡了。”石子晴安心喝汤越喝越觉得缺点儿滋味,又问侍棋。

    “今儿只领了羊肋排炖汤,若是福晋喜欢,明儿早上奴才去领羊油回来做。”侍棋之前从不知道福晋喜欢羊油,而且油大了还嫌腻得慌。不过她们几个对福晋改了口味这件事儿已经习惯,也没多问。

    “晚上不用做别的,还用这个汤稍微味道重一些,咱们烫些菜吃。”石子晴喝了羊汤还想吃火锅,真是被馋虫控制的人生啊!

    胤礽抬头看了一眼石子晴,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福晋,德公公把东西送到院儿里了,您刚用了热汤,稍微缓缓再出去?”侍琴看两人用完膳,就让人收了碗筷。

    “福晋,你做的这东西有名字吗?”胤礽还真是不知道这玩意儿叫什么。

    “现在还没有,等证明它真的有作用再起名字吧!”石子晴只知道它的英文名字,说话出来就得出大事儿。

    “爷,你凉下来了吗?咱们走吧!”石子晴耐着性子忍着好奇陪着胤礽坐了一刻钟,探头往外看了半晌什么也没看见。

    胤礽站起身整整衣服,拉了石子晴的手往外走,走了两步石子晴看到侍琴侍书两人挤眉弄眼偷笑的样子才反应过来,拽了拽手,没拽出来反而被握的更紧了,不由得也红了脸。

    两人站在院子里亲眼看到东西,石子晴才对大清朝的工匠表示由衷的佩服,照着那么一张图一天时间就做出几乎一模一样的东西出来,效率相当感人了。

    整个东西有一人高,底下是石子晴画出的半球形,所以还做了个木架子才能立起来。石子晴上手摸了摸,纯铁做出来的,上下两部分扇面儿薄如蝉翼,想来是担心重了风力带不起来转不动,按着图纸管子中间应该还有一根儿细小的管子,只是被外壁包着,石子晴一时间也看不出来。

    胤礽出来只是粗粗扫了一眼,注意力就被身边惊叹连连的女人吸引了,看着她脸上惊讶惊喜最后有些得意的表情,心里忍不住也为有她得意,看吧,这就是我媳妇儿,我媳妇儿就是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