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太后刁难4
    “大嫂稍等片刻,太后娘娘,十四弟年纪还小,若是做错了事儿您就大人大量原谅了他。”胤礽哪能就这么让大阿哥福晋走了,一路走过来已经有了对策。

    “原就是你福晋错了规矩,哀家想着罚她一罚,省的日后出去失了身份,十四阿哥帮着他二嫂说话,哀家一时气急便也罚了他。罢了,让十四阿哥起来回无逸斋好好念书。”太后到底不是皇上的亲额娘,更不是十四阿哥的亲祖母,当着皇上的面儿教训十四阿哥也是底气不足,见胤礽问起来,只说自己被气着了。

    “十四弟一向是是非分明仗义执言的,若是瓜尔佳氏真的做错了,自然不会帮她说话,不知太后为何要责罚瓜尔佳氏?”皇上自打跟石子晴见了一面,又听几个小阿哥总是提起她的好,颇有几分长嫂如母的样子,自然对这个儿媳妇儿很满意。

    “皇上,这哀家说不出口,大阿哥福晋,你来说。”太后实在是被一句亲婆婆给气着了,可是之前自己做的事情自己知道,细细想来也是不好说出口的。

    大阿哥福晋被推出来也是两难,照实说太后难为石子晴这件事儿听起来倒是没错,可是容不得细想,若是欺瞒皇上那可是大罪,太子胤礽这明显是带着皇阿玛来给他福晋撑腰的,看样子太子比传言中的更看重这个福晋。

    大阿哥福晋上前一步,含含糊糊刚说了两句就被皇上打断了,转头指着十三阿哥说:“你刚才在这儿,你把刚才的事情说清楚。”

    十三阿哥抬头看了看皇上的脸色,又看了看胤礽,还有什么不敢说的,竹筒倒豆子似的就把事情说清楚了,他自幼好学,记性也好,居然能说的一字不差,最后说到十四阿哥的话,自己就跪下了。

    “皇阿玛,十四弟也是一时着急口不择言,二嫂入宫这些日子对我们兄弟都是顶顶好的,昨儿还送了自己做的点心来说是夜里饿了配着牛乳吃。儿臣若不是担心二嫂跪久了受不住也去陪着二嫂跪着了。”最后几句话胤祥说的是情真意切,自打他的母妃去了,德妃虽说十四弟有的都给自己送一份儿,可被人关心的感觉却是二嫂带给他的。

    “皇阿玛,福晋她在家被阿妈额娘娇宠,学规矩也没舍得下重手,所以儿臣前些日子就请了皇额娘身边的赵嬷嬷进宫教导,想来规矩还没学好,连累了十四弟,还请皇阿玛恕罪。”胤礽看边鼓敲的差不多了,忙求情。

    皇上原本就不太赞同太后如此责罚石子晴,毕竟过几日就是太子妃册封大典,如今下她的面子实在是给人难堪,这会儿胤礽又开口求了请,自然得给他面子,至于十四完全是一时情急口不择言,作为祖母因此责罚说出去也好听不了。

    “罢了,太后,朕这就让胤礽带瓜尔佳氏回去教规矩,胤祥还等着十四去无逸斋较量功夫,您先歇着。”皇上自打前些年太后抚养了五阿哥,就不再叫她皇额娘,只叫太后了。

    太后被驳了面子也生气,看他要带人走,就没说话,只是示意大阿哥福晋也走。

    一行人走到宁寿宫门口,侍琴跟侍棋已经把两个人扶起来了。石子晴腿都跪麻了,整个人都靠在侍琴身上由着侍棋给她揉腿,因着今儿要来给太后请安,一大早侍棋就给石子晴上了妆,她又流汗又哭的弄花了妆,看着倒是格外狼狈。

    “胤礽带你媳妇儿回去,该学的规矩得学起来,往后再有这样的事情朕可不帮你们。”皇上没好气的说完石子晴又转头要说十四阿哥。

    “皇阿玛,儿臣错了,儿臣跟二嫂回毓庆宫一起学规矩去,十三你去吗?”十四阿哥倒是忍着麻踢踢腿这会儿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又去找你二嫂讨吃食去?跟朕回乾清宫。”皇上没好气的敲了敲十四阿哥的大光头,带着两个小儿子就走了。

    胤礽刚才出来看到石子晴眼睛下面的两道泪痕就已经心疼的不行,这会儿看她整个人靠在侍琴身上,侍棋蹲着给她揉腿,整个人惨兮兮的还咬牙不出声,真是恨不能抱在怀里安慰她。

    “小德子,去找个轿子来。”看这难受劲儿从这儿走回去石子晴还没疼死自己就已经得要心疼死。

    小德子刚跑走找轿子去,大阿哥福晋就从宁寿宫门口出来了,好死不死的对上了胤礽的目光。原本宫门口就这么大一点儿,大阿哥福晋在里头磨磨唧唧的就是想等人走光了再出来,哪想到外头太子爷两口子比她还磨叽。

    “大阿哥福晋不是在里头侍疾吗?怎么这就出来了?刚刚看着两位太医急急忙忙的进去了,太后娘娘可是又病倒了?作为孙媳妇儿可得按着规矩床前尽孝,容不得半点儿马虎啊!”石子晴看到仇人原地满血复活。

    “太后娘娘只是一时气血攻心,用不着我伺候,只是弟妹这规矩还是得好好学,别丢了太子爷的脸面。”大阿哥福晋今儿可是好好出了口气。

    “像咱们这身份,满宫上下也没几个人当得起咱们行礼不是?早知道要嫁进毓庆宫,在家阿妈额娘教导的自然是怎么管教下人伺候太子爷,行礼这种事儿还真没多教,自然没有大嫂你的规矩好。”大阿哥福晋憋红了脸,奈何胤礽这会儿虎视眈眈的看着她,一双眼睛都快要冒火了,她自然不敢多说,冲着胤礽行了一礼就告退了。

    目送大阿哥福晋拐个弯儿走远了,石子晴才“哎哟”一声弯下腰,刚才光顾着出气都忘了腿疼,这会儿真是站不起来了。

    胤礽一着急,打横抱起石子晴就要走,侍琴忙拦着。“太子爷,这不合规矩,今儿福晋本就因着规矩受罚,您这样传出去,可是把福晋架在火上烤啊!”

    胤礽也就是一时着急,被拦住也没说话,放下石子晴只是顺势揽着她的腰,让她整个人都靠在他身上缓口气儿,等了一刻钟小德子就带着一顶小轿子过来了,一行人忙回了毓庆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