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太后刁难3
    石子晴看侍琴要过来陪跪,忙冲着她摇了摇头,偷偷伸手比了比二,又指了指天,也学着十四阿哥的样子低头不说话了。

    侍琴跟侍棋进了宁寿宫就被拦在门外了,可是里面说话的声音渐渐大起来,她们也能听到几分,侍琴心里也一直惴惴不安的,这会儿看着自家福晋被压着跪在宁寿宫门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忙让侍棋在这儿盯着,自家从旁边绕出去找太子爷。

    胤礽今儿被皇上拉着跟几位户部大臣讨论赈灾事宜,毓庆宫那边儿说是东西制出来了也没时间回去看,刚说要叫四阿哥胤禛过来一起讨论,就看小德子在门外挤眉弄眼的往里探。

    “皇阿玛,儿臣让人去找老四。”胤礽赔笑站起来一副人有三急的样子急急忙忙往外走,就看到小德子身后站着的侍琴。

    “这是怎么了?福晋见过铁匠造出来的东西了?跟她说爷这会儿还忙着”侍琴这会儿没时间感叹太子爷也有絮絮叨叨的时候,没等胤礽交代完就不顾规矩开口打断他,然后三言两语的把自己听到的和猜想的都说了。

    “罚跪?”胤礽觉得自己脑子发蒙是不是听错了。

    “太子爷,这会儿福晋跟十四阿哥都已经跪在宁寿宫门口了。”侍琴刚说完,身后又跑来十三阿哥,十三阿哥不像侍琴是个不起眼儿的丫鬟,他得跟太后和几位母妃告退行礼才能走,但是他当时就在里面,自然讲的更加清楚。

    胤礽听完他们俩的话,真是不知道该生谁的气,石子晴这是在太后跟前儿被人上了眼药,十四这也是为了石子晴才被罚,不叫起就不能起这是什么话儿?大阿哥福晋还在宁寿宫里,火上浇油上几分石子晴今儿得跪断腿。

    “十三在这儿等着,侍琴你先回宁寿宫伺候着。”胤礽说完就转身进去了。

    “皇阿玛,十三弟来了。”胤礽进门儿就一脸愁苦的样子。

    “叫进来,你这苦着一张脸怎么了?”康熙说了半晌的话,这会儿端着茶盏正喝茶。

    “十三弟说瓜尔佳氏跟十四弟在宁寿宫罚跪呢,说是瓜尔佳氏说了什么话惹了太后生气,这不是唉”胤礽一脸的失望。

    “小十三这是搬救兵来了还是告状来了?”康熙冲着进门儿的十三阿哥问。

    “皇阿玛吉祥,儿臣知道十四弟说错话了,不敢来搬救兵,只是今儿谙达要考校骑射,十四弟若是输给儿子又得说儿子赢的不光彩。”十三阿哥一脸郁闷。

    “太后责罚必然是有缘由的,你们也不必给他们求情,咱们且去看看他们说错了什么话。”康熙安抚了两个儿子,又转头吩咐身边的几个大臣:“按着刚才太子说的,你们先回去列个单子出来,预留出以后的应急粮食,若是不够可以从内务府调取部分粮食。”

    众人刚刚听了太子的意思还在惊讶,这会儿听了皇上的金口玉言更加感叹皇家仁慈,忙领了旨意告退了。

    胤礽胤祥两兄弟陪着皇上一路走到宁寿宫门口儿,一打眼儿远远就看见一身儿大红色旗装的女子跟十四阿哥就在门口的青石板地上跪着。走近看石子晴已经跪的摇摇欲坠,两鬓已经汗湿了,十四阿哥虽说也冒了汗可跪得倒是端正,一看就是打小儿练成的童子功。

    “给皇阿玛请安,给太子爷请安。”两人原本就是跪着的,倒是方便了请安。

    “嗯,太后罚你们自然有她的道理,跪着吧!”皇上看了两人一眼,说完话就带着人转身进去。

    石子晴逮着机会忙指着十四阿哥冲胤礽讨好的笑。

    胤礽没敢说话,冲石子晴点了点头,又没好气的伸手点了点他俩,转身跟着也走了。

    “二嫂,你要是受不住了就装晕,想来太后总不能强压你跪在这儿。”十四说的法子石子晴大学军训的时候就用过,的确很好用,可是这会儿实在是不想在太后和大阿哥福晋面前示弱,也对胤礽充满信心,摇了摇头没说话,捏着袖子擦擦汗深吸口气接着跪好。

    皇上进去没多久,就看两个人带着小太监往宁寿宫来,看小太监背着的药箱想来应该是太医院的太医。

    “二嫂,这回完了,太后请了太医来。”十四阿哥原本还抱有一线希望,看着这俩太医简直要绝望了,气病了太后那可是不孝。

    “今儿连累了你,赶明儿我做好吃的给你赔罪。”石子晴觉得非常对不起十四阿哥,刚才被太后气的口不择言,倒是把十四阿哥也带到沟里去了。

    “没事儿,我也不是第一次被罚跪了,早都习惯了。”十四阿哥倒是仗义的性子,觉得自己刚才打抱不平这件事儿做的特别够意思。

    石子晴看他的样子实在是忍不住想起了家里的弟弟,以前有一阵儿自己因为考试的事情总是憋着气,有时候迁怒弟弟,妈妈骂她,弟弟总是跟妈妈说你别骂姐姐,我哪错了我改。想着想着就开始想家,一想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眼泪不由自主的就往下流。

    宁寿宫里皇上进门儿又是一番请安见礼,皇上对着太后倒是没提外面跪着的俩人,关心了太后的病情是否好转,又问了饮食胃口。可太后刚才听大阿哥福晋的话叫了太医来,担心漏了破绽,如今只能含含糊糊的说了几句,就听小太监说太医来了。

    太医早就在宫里历练成人精了,看宁寿宫门口的样子就知道太后是什么意思,当着皇上的面儿只说原本病情大好,这会儿有些气血上涌,喝两天汤药就好了。

    皇上点点头就让太医去偏殿开药,抬头看了一眼打他进门儿就装鹌鹑的大阿哥福晋,“这些日子太后病重,大阿哥福晋侍疾有功,如今太后大好,你也回去歇歇。李德全,赏大阿哥福晋翡翠头面一套。”

    “谢皇阿玛,臣妾就先告退了。”大阿哥福晋做这些原本就是被一口气撑着,看皇上来还是胆怯了,这会儿忙准备告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