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神器2
    “福晋,您不能这么跑,被人看到要说您没规矩的。”侍琴被自家福晋拉着跑出前院儿,忙停住脚给自家福晋整衣服。

    “很着急啊,你今儿怎么非得让我在前院儿睡午觉,传出去李侧福晋可就有的闹了。”石子晴睡前没明白,想着侍琴总不会害自己,这会儿可有机会问了。

    “福晋,昨儿夜里太子爷说的账本,小顺子没送过来呢!”侍琴愁眉苦脸的看着石子晴。

    “许是忙忘了吧,晚些时候我问问爷。”石子晴没当回事儿,太子爷总不能食言而肥吧?

    “还有,爷今儿回来看到您在炉子跟前做点心,好像生气了。”侍琴跟着自家福晋一天天提心吊胆的,今儿被胤礽的大黑脸吓得不轻。

    “没事儿,后来爷不是好了吗?不要想太多,我去书房待会儿,找人盯着点前院儿那几个铁匠。”两人说这话儿就进了院子,石子晴没让人伺候,自己一个人又进了书房。

    其实石子晴一直是一个典型的摩羯座,“关你屁事儿”、“关我屁事儿”、“滚”三句话基本上就是她的真是写照,从来不会关心跟自己没关系的事情。可是这会儿发现自己从前学过的见过的东西可以帮助很多人,甚至救人性命,忍不住想要尽量做的多的多一些,再多一些。

    书房里,石子晴找出昨儿用的炭笔,喝了一口侍书端进来的牛乳茶,深深吸口气,开始精细的画图。

    先是重新画了中午给胤礽他们哥俩儿看的waterseer,画的更精细,甚至尽量标注出功能以便使用合适的材质,预备待会儿送到前院儿去给胤礽。然后又画下一支洛阳铲,话说这个洛阳铲是个好东西,虽说很多时候都被用来探墓,可是跟探水的功能是差不多的。一铲子下去,带上来的泥土如果是潮湿的,自然就可以打出水来,这么一来,打井就更加方便了。

    石子晴这边忙着画图,那边胤礽让人盯着几个铁匠抓紧干活儿,最好能让老四出宫的时候就带走。

    两人这边忙活的热火朝天,那边胤禛回了阿哥所,就直奔福晋房里去了。

    今儿二哥二嫂给他的冲击太大了些,他见过的夫妻相处,像是皇阿玛跟已逝皇贵妃,像大阿哥跟大嫂,好像都是一本正经的样子,即便互相关心这种事情也是私密的时候做的,他也一直这么要求自己,好像这么做才是对的。

    可二哥今儿给二嫂夹菜端茶都是当着自己跟几个奴才的面儿做的,一点儿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二嫂也没有表现出受宠若惊或者不好意思,两个人动作自然,到底哪种夫妻相处才是对的呢?

    “爷,今儿回来的早。”看到胤禛进了房门,四阿哥福晋表示很惊讶,这么早就回阿哥所还不去书房的胤禛可真是少见。

    “嗯,今儿去了毓庆宫。”胤禛说完,四阿哥福晋没明白什么意思,两人静坐了一会儿,胤禛又开口。

    “这几日你也没去毓庆宫看看二嫂,二嫂初入宫门也不认识什么人,有时间多去陪陪二嫂。”说完这些闹得四阿哥福晋一头雾水,胤禛就在众人行礼的声音中起身走了。

    一夜好眠,胤礽悄悄起床带着小德子刚回了前院儿,这边侍琴就把石子晴叫醒了。

    “这么早,天还没亮呢!”石子晴被子钗扶起来,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屋子里只有昏暗的烛光,窗外还是黑乎乎的,这是几点啊?

    “不早了,太子爷都去前院儿了,咱们今儿得去宁寿宫给太后娘娘请安。”侍棋捧着红色的旗装从后面转出来,看着眼前这位撒娇耍赖眼看就要躺回去的福晋无奈了。

    “咱们十五去给太后娘娘请安,不是说太后娘娘病了不见外人吗?今儿去也见不着人,就不去了吧?”石子晴嘴上说着话,手里已经拉了被子要钻回去。

    “福晋,不管太后娘娘见不见您都得去啊,若是今儿太后娘娘已经大好了,您没去,可不就得落人口实?福晋您快着点儿吧,回来您接着睡。”侍琴在外头安排好了洗漱用品,看侍书早膳都备好了,就进来催。

    说了半天话,石子晴不醒也得醒,只能起身被伺候着洗漱更衣,侍棋抓住机会给石子晴插了一整套的珠翠,直坠的石子晴东倒西歪的才算作罢。

    早膳用的是昨儿弄出来的点心,或者叫曲奇更合适一些,配着牛乳和红豆粥,吃的石子晴眉开眼笑。

    “这个点心还有吗?给太后娘娘带一份儿过去,咱们不能空着手吧?”石子晴抬头问一旁的侍棋。

    “有,奴婢这就去装。”侍棋看自家福晋终于有了一点儿觉悟,嘴里应着乐颠颠的往厨房走。

    石子晴带着侍琴跟侍棋走出毓庆宫的时候天还没大亮,几个人只能就着小太监提着的一盏宫灯一步一步往前走。

    “一会儿回来去问问前院儿铁匠做的怎么样了,若是做完了就拿来给我试试。”石子晴刚说完,就听前面小太监说到了。

    “给福晋请安,太后娘娘用早膳呢,您先在偏房稍等?”一个不认识的嬷嬷上前给石子晴请了安,就把她带到偏房,上了茶水就出去了。

    石子晴早上吃得饱喝的足,这会儿看着茶也没动,低头继续发呆。

    过了半个时辰,刚才那个嬷嬷才过来请石子晴,石子晴一副我很听话的样子,跟着嬷嬷就往外走,本来也没有几步路,到正房门口的时候,侍琴快走两步追上来拉了拉她的袖子,待她回头,就看着侍琴拼命地使眼色,石子晴又没有读心术,自然没明白这又是怎么了,只能表示了解的点了点头,就进去了。

    “给太后娘娘请安,太后娘娘吉祥。”石子晴跟着嬷嬷停下,就行了礼,等了半天觉得小腿都点酸疼却还没听到上面叫起的声音,深吸口气,自己站起来了。

    站起来一抬头,才看见这屋里坐着一群女人,刚刚还吃早膳的太后坐在榻上,身边站着一个身穿褐色旗装的嬷嬷,脸上挂着面具一样的假笑,这位嬷嬷石子晴见过,大婚第二天太后的赏赐就是她带着人送去毓庆宫的。另一边站着的也是认识的,而且也是大婚第二天见过的,大阿哥福晋伊尔根觉罗氏,两人对视都露出一个标准的礼节性的微笑。两边围坐着几个打扮精致的女人,看年纪都不小了,应该是康熙的妃子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