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神器1
    要说这个waterseer可真是个好东西,石子晴不记得以前在哪个杂志上看了一眼,就对这个仅仅依靠风力就可以运行的东西印象深刻。

    拿着包着软布的小炭笔,石子晴利落的下笔,寥寥几笔就画了样子出来,可是胤禛后面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让石子晴应接不暇。

    “二嫂,这是个什么?这个呢?还有这个下面是什么?”不等石子晴细细的勾画中间的细节,胤禛已经指着图上一个接一个的问开了,直问的石子晴一脸懵逼。

    “这是个扇叶啊,可以用来接收空气中的水分,下面这个也是扇面,只不过是另外一种形状,这个下面就是金属做成的,类似于用来装水的罐子,如果仅仅用来灌溉,就不需要它了。”石子晴觉得自己说的很清楚了,只是因为她也没见过实物,而且不像烤箱这种工艺简单的东西,waterseer相对更加精细一些,详细的数据就需要慢慢实验改进才能确定。

    “空气中的水分?”原著民胤禛表示疑惑。

    “空气中的水分就会造成衣物发潮,如果空气中有大量的水分,就会下雨下雪。这个扇叶转动会沾染到空气中的水分,之后通过下面的扇叶转动产生的冷风,就会凝聚成水珠流到下面的管子里。”不知道现在有没有这方面的技术,石子晴不敢说的太准确,只能尽量用通俗的例子解释。

    “这一部分都在地面以下,这根管子是做什么的?”胤禛接着又问。

    “这根管子可以把里面收集的水抽出来啊,若是井水真的那么难得到的话,这个就可以解决人的生活用水了啊!”石子晴揉着肚子回答。

    胤禛拿着图纸细细的看,每一个部分都得问石子晴几句,石子晴哪里知道的那么详细,半天说不清楚,最后不禁有些着急,两人说话的声音也都大起来。

    胤礽不像胤禛没见过什么机械,在二十一世纪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他,看到石子晴画出来的图纸就明白了大概的意思,这会儿看着两人你问我答,虽说语气慢慢的激烈起来,可是又有一种莫名的和谐,好似自己是个外人。

    “小顺子,去找个手艺好的工匠,咱们今儿就在毓庆宫做出来试试看,你们俩也都坐下歇歇。”胤礽伸手拿了图纸,把俩人按在椅子上,小太监又重新上了茶。

    石子晴刚坐下,胤礽一转身的功夫就看见她又站起来了,胤礽刚想说话,就看她揉着肚子在屋子里慢慢走动起来,不禁又好气又好笑,这是饼干吃多了肚子涨得慌。

    等了半个时辰,小顺子才带着几个工匠姗姗来迟,原是小顺子刚才虽说听了一耳朵,但是毕竟没看到图纸,也就不知道该找什么工匠来。先是去了内务府,找了三个精通木工铁艺的工匠,奈何宫里的铁匠一向做的都是平日里用的物什,更甚精通首饰之类的,就又转身跑到工部找了铁匠,工部听说是太子爷找人,又忙派了一位八品的小官跟来。就这样凑了几个人带着家伙事儿进了毓庆宫。

    众人一番行礼,看到太子爷身边站了一个女眷,也不知道是毓庆宫里的那位主子,又都急忙垂下头等太子爷吩咐。

    胤礽让人拿了图纸出来让大家看,又让刚才终于问清楚大概情况的四阿哥给大家粗粗的讲了一遍,直到工部的铁匠说是能做出来,才让小顺子把人安置到毓庆宫的角落开工干活。

    石子晴着急啊,她也没见过实物,看着一群人进了院里就跑出来凑热闹,又被胤礽赶回屋里坐着,这会儿眼看着一群人又浩浩荡荡的走了,心里痒得跟猫爪似的。

    “今儿就到这里,胤禛先回去准备,三五日户部准备好了你们就得出发了。”三个人用了午膳又闹了这半天,再不睡午觉就过了时辰,胤礽立时开口赶人了。

    “二哥,一定记得东西做出来了让人通知我啊!”胤禛如今还没有修炼成沉稳持重的雍正皇帝,此刻满心兴奋,哪里顾得上规矩,说完话粗粗行了礼,不等胤礽抬脚踹他就一路跑走了。

    “侍琴,伺候你们主子午睡。”胤礽当先进了内室,准备午睡。

    “太子爷,臣妾回去”石子晴这会儿兴奋劲儿还没过去,再说了,陪着太子爷在前院儿睡午觉,后院儿的李侧福晋还不得恨得牙痒痒啊!

    可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侍琴拽拽袖子打断了。转头看过去,侍琴正在拼命使眼色,账本今儿早上没送过去,刚才在院里做烤箱又惹得太子爷生气,福晋这会儿再惹恼了太子爷那可真是火上浇油。

    石子晴叹了口气,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被侍琴伺候着拆了头发,脱了外衣,推到床边。石子晴这边正目送侍琴往外走,正想抬腿跟着出去,就被一只手拽住了胳膊。还真别说,康熙的儿子们打小习武,手上还真有劲儿,拽得石子晴不得不往床上爬。顺着力道躺好,甩了甩胳膊,胳膊上的手滑下来握住了她的手,不动了。

    石子晴今儿午觉睡得非常不好,翻来覆去念念有词,胤礽躺在旁边听着耳边嘀嘀咕咕的声音闭目养神。

    “今儿早上又起晚了?”实在忍不住了,胤礽问身边的人。

    “今儿爷刚走我就起来了啊。”石子晴说完继续念念有词。

    “都干什么了?”胤礽对石子晴能起这么早表示惊讶,大婚这些天从来都是睡到巳时初才起来的。

    “今儿做的那个烤箱啊,臣妾院子西南角那个半人高的泥疙瘩,爷您看见了吗?那个得早早做出来,泥土烧干才能做吃的啊!”吃货为了吃懒觉都不睡了。

    石子晴被胤礽一次又一次的打断思路,实在是躺不住了,掀开开被子就要起来,已经未时末了,胤礽这会儿也没拦着她,跟着也起了。

    “太子爷日理万机,臣妾先回去了。”石子晴不等胤礽收拾妥当,自己个儿套上外衣,拉着侍琴就跑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