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吃货2
    胤礽巴不得赶紧回去找福晋,这会儿被赶出去面上带着憋屈,心里却是乐颠颠的,带着的小太监抱着折子,一路急行回了毓庆宫,直奔石子晴的院子去了。

    一进院子,就看着一个角落里冒着浓浓的黑烟,丫鬟太监都一脸兴致勃然的围观,连胤礽走近了都没人看到,更别说给他行礼了。

    “太子爷到~”小德子多精明的人啊,立刻喊了一嗓子。惊得吃瓜群众立时跪下了,这不忙着烤饼干的石子晴就被鹤立鸡群了?

    胤礽黑着脸不说话,等了半晌,石子晴也没回头看他一眼,忍无可忍的胤礽抬脚踹开身前跪着的几个小太监,走过去拽起石子晴的胳膊。

    石子晴一转头就让胤礽转怒为笑了,不说别的,就这一脸的憋屈就已经很是搞笑了,还有不知怎么弄上的黑色烟熏妆,真的活脱脱一个调皮捣蛋的小屁孩儿。

    “这是做什么呢?你们都是怎么伺候的?”侍书偷偷瞄了一眼太子爷的大黑脸,忙告罪。

    胤礽没好气的看着石子晴的花猫脸,没理跪着的侍书,拉着人就要走。

    “太子爷吉祥,臣妾这还没弄好呢?”石子晴这会儿正兴致勃勃的做饼干,哪有心思管胤礽的大黑脸啊!

    “要做什么让底下人做,回去让人给你收拾收拾,待会儿老四要过来用午膳。”胤礽不等石子晴继续说出什么乱七八糟的话,拽着胳膊就把石子晴拎走了。

    “侍书,带着子由再试试,这炉烤出来拿给我尝尝。”石子晴被胤礽拽的一个踉跄,嘴里还不忘叮嘱,侍书简直要给自家福晋跪下了。

    胤礽把人拽进屋里,侍琴早听到院儿里的声音,忙递了帕子来。就见高大威武的太子爷左手捧着福晋的脸,右手捏着帕子一下一下动作温柔的擦着。奈何烟熏妆不给面子,只看胤礽越擦越多,原本只是几道黑烟被晕开,整张脸都看着乌突突的。

    “罢了,你们来伺候你们福晋。”胤礽越擦越脏,只能尴尬的扔了帕子叫丫鬟伺候。

    半晌,石子晴终于被收拾干净换了衣服梳了头从内室出来。

    “今儿四阿哥过来用膳,臣妾吩咐人预备?”石子晴终于恢复冷静,想起刚刚胤礽说的话。

    “不用太复杂,小厨房做几个拿手的就行了。”胤礽看石子晴准备好了就站起来准备走了,又看了看明显没明白自己意思的石子晴,只能屈尊继续说:“你跟爷一起去前院儿,侍琴伺候着。”

    “是。”石子晴一脸纠结的看着胤礽,一早上试吃了六七炉饼干,这会儿真是一点都不饿,陪着用膳能看吃不下这种事情好残忍的。

    胤礽没理石子晴纠结的表情,说完就自己个儿当先往出走了,石子晴跟在后头出了屋子,顿时想要捂脸。

    院子的西南角浓浓的黑烟已经渐渐散去,侍书跟子由一直都是厨房的好手儿,这会儿没了自家福晋的捣乱,简直一切顺利好不好?

    “福晋,咱们这炉已经出来了,跟上一炉差不多,奴婢跟子由再试一炉子,好了就送到前院儿去?”侍书看着太子爷带着福晋往外走,匆匆地走过来。

    “行吧,你让子由看着,午膳准备两个好菜送到前院儿,四阿哥过来用午膳。”石子晴停下来低声给侍书安排午膳,胤礽听到动静也不走了。

    “就准备红烧肉,孜然羊肉和宫保鸡丁三样儿,再做一个清炒蔬菜。若是忙不过来就找几个人帮忙,别着急。”石子晴这会儿脸红的厉害,急急地说完,就跟着前面的胤礽往前走。

    两人一声不吭的进了前院儿,胤礽被伺候着进了内室换衣服,石子晴坐在椅子上发呆,胤礽出来坐下喝上茶了也没看见。半晌,胤礽隐隐约约听见一句“那个烟怎么就没有了呢?”,随即一口茶在嘴里咽也不是吐也不是的呛着了。

    “太子爷,四阿哥来了。”小顺子刚好进来了,胤礽忙站起来往外走,在门口使劲儿的咳啊咳,肚子都要笑炸掉了好吗?

    “给太子爷请安。”胤禛一向都是在没人的时候才叫二哥,即使对太子二哥亲自出来迎自己一脑门儿的疑惑,这会儿行礼行的也是一丝不苟。

    “嗯,跟二哥用膳去,今儿你二嫂也在。”胤礽笑着应了一句,就带着老四进了屋子,胤禛自然又是给石子晴行礼,三个人刚说了几句,小顺子就请三人移步用膳了。

    毓庆宫自打石子晴嫁进来没有了食不言的规矩,胤禛就着太子二哥的叮嘱用膳,石子晴就着太子爷的絮絮叨叨喝汤。

    “这个红烧肉做的不错,你尝尝。”胤礽看石子晴一直没有动筷子,嘴里说着话就给她夹了一块儿红烧肉到碗里。石子晴看着碗里的红烧肉一脸痛苦,若是往常肚子里没食儿,一顿饭能吃大半碗红烧肉,可是这会儿肚子里都是烤焦的饼干,看得吃不得。

    “臣妾早膳用多了,喝些汤水就够了,太子爷您跟四阿哥多用些。”石子晴把碗里的红烧肉送回胤礽碗里。

    四阿哥胤禛这会儿已经惊呆了好不好?谁能想得到太子二哥跟二嫂平日里是这么相处的啊?

    胤礽盯着石子晴看了几秒,确认石子晴真的是没胃口,就转头继续跟胤禛絮絮叨叨。半晌,石子晴才听出来说的是个什么事儿,虽说好多地名没听过,但是干旱两个字还是听得懂的。

    “每年都有地方上报旱情,咱们这么赈灾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小灾国库出粮食出银子,大灾即便朝廷使再大的劲儿一时半刻也不能解决旱情,总有百姓饿死。”胤禛听完胤礽的交代,忍不住这么说。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得找到解决干旱时用水的问题。”胤礽也是一脑门子官司,他一个医学院的学生真是不知道从何处下手啊,工部也拿不出个解决方法来。

    “旱情啊,不能打井吗?”石子晴一直在城里长大,顶多春游的时候偶尔去一去郊区,打从生下来就根本没见过能用的井。

    “二嫂,打井费用很高昂,一个村子都不一定有一口井。另外,干旱的时候,井水顶多能满足人的用水,田里的庄稼用水肯定是不够的。”胤禛耐心的给不知民间疾苦的自家二嫂科普。

    “哦~,如果朝廷出资金打井,是不是就能暂时解决生活用水这个问题?”石子晴接着问。

    “打井需要有经验的人,确定打井的位置,深度,有的地方打到很深的地方都打不出水来。”胤禛今儿下了朝刚去查看了资料。

    “就是因为打井的这些条件所以打井会比较困难?”石子晴说完看着胤禛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一顿饭两刻钟就吃完了,两兄弟又转到厅里喝茶消食,石子晴要走没得到准许只好继续坐着当陪衬。

    “福晋,侍书送了点心来。”小顺子在门口说完,转头就让侍书端着东西进去了。

    石子晴正在脑子里翻找以前见过的听过的各种神器,看到饼干也没说话,侍书放下就悄悄退下去了。

    石子晴捏着饼干一个接一个的往嘴里扔,转眼半盘子就要下去了,胤礽和胤禛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刚才用膳的时候谁说吃不下的,这东西真有那么好吃?

    “有了,咳咳咳咳”石子晴终于想到一个办法,一开口就被嘴里的饼干渣子呛住了。

    不等侍琴上前伺候,胤礽就端了手边的茶盏送到石子晴嘴边,大大的灌了一杯茶,石子晴才终于活过来了,胤礽正想问问怎么样了,要不要紧,就被石子晴开口的话给镇住了。

    “咱们用金属就可以制成灌溉的工具,上边用风带动扇叶转动,下面也是一个扇叶,这个扇叶可以给罐子下面降温,最后通过管子直接插入地面之下,直接实现灌溉,不仅仅可以满足庄稼的生长需求,同时还可以节省人力,一举两得。”石子晴说了半天,又端着自己的茶盏喝了一大口,才发现对面两个兄弟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

    “我没说清楚?”石子晴放下茶盏问,就看对面俩兄弟整齐划一的点点头。

    “那怎么办?画图给你们?”小顺子在门口跟着听了半天也觉得福晋说的这个东西很神奇,可就是迷迷糊糊的没听懂,听石子晴说可以画图,积极地去书房拿了文房四宝来。

    石子晴也就五六岁的时候学过国画,之后近十年学的都是素描,看着笔架上的毛笔可真是下不了手。

    “臣妾口述,太子爷您来吧?”弱弱的说完,石子晴一脸请求的看着胤礽。

    “罢了,去给你们福晋拿根儿炭笔。”胤礽哪里不知道石子晴的本事,昨儿的烤箱画的可是详细的很,这会儿若是有个炭笔,哪有自己什么事儿。

    小顺子找炭笔的时候,石子晴又在脑子里把waterseer的样子细细的过了一遍,确认没有忘掉的部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