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吃货1
    石子晴在这边勤勤恳恳的画图,甚至一时兴致大发还画出了榨汁机的草图,那边看完折子的胤礽揉揉眼睛捏捏脖子准备休息了。

    “小德子,福晋睡了吗?”胤礽总归是惦记着自家福晋的,刚才话儿是那么说的,这会儿想着自己一个人睡还是有点不习惯啊!

    “爷,刚才小顺子去打听了,福晋院里的灯还亮着,看样子福晋还等着爷呢!”小德子早修炼成胤礽肚子里的蛔虫了,哪能不知道太子爷的心思。

    “那走吧,咱们去看看福晋去。”胤礽得了面子,就坡下驴走的不要太快。

    “福晋,夜深了,安置了吧!”这边侍棋在门口待了两个时辰,眼看着到子时了,福晋还在书房没出来,侍琴今儿不值夜,也没个人拿主意,自己等着等着不由得有点着急,别是福晋一个人躲在里面生闷气。

    “进来吧,把这收拾收拾,明儿咱弄点好玩儿的。”石子晴心满意足的拿着自己画的图往出走,刚走到书房门口,看门儿的小太监过来了。

    “福晋,太子爷往这边走了。”小太监不知道内情,看着石子晴点头就躬身回去守门儿了。

    “福晋,奴婢伺候您收拾收拾?”侍棋听到小太监的话,书房门也没进,忙冲石子晴开口。

    “不用了,咱们就在这儿迎迎太子爷吧!”石子晴这会儿心情好,早忘了刚刚憋气的人是谁了。

    胤礽带着人步履匆匆的走进院儿里,一抬头就看着书房门口站着的石子晴。胤礽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就好像阅尽千帆蓦然回首,那个人就站在那里等着你。石子晴背光站着,笑吟吟的行礼请安,身后暖暖的烛光包围着她,胤礽只觉得一颗心暖暖的要融化成水。

    胤礽快走几步,牵起石子晴的手拉着她就往屋里走。

    “怎么在外面等着,夜深了,也不加件衣服。这些奴才是怎么伺候的?”之前牵过的手软软暖暖,如今入手冰凉,胤礽不禁心疼起来。

    “奴婢知错。”侍棋能说什么?老实认错是真的。

    胤礽拉着石子晴的双手握进自己手里揉搓,这才看见石子晴右手捏着的几张纸。

    “这是什么?”胤礽伸手想要抽出来,不料石子晴转手把右手背到身后,瞪着大眼睛看着胤礽就是不说话。

    “怎么了?”胤礽这会儿早忘了之前的小心思,满心满眼都是眼前闹脾气的小女人。

    “爷想知道这是什么?”石子晴眨眨眼,看着胤礽此刻的样子不由得计上心头。

    “大晚上的,别闹了,给爷看看咱们早些安置了。”宫墙外三更的声音远远传来,胤礽不禁有些着急。

    “太子爷,咱们今儿也以物易物吧?”石子晴现在抓住一切机会想要管家权啊管家权。

    “你想要什么?”石子晴越不给看胤礽越好奇,说完看石子晴还不说话,胤礽悟了。“账本?今儿太晚了,明儿让小德子给你送过来。”

    对于胤礽的自觉,石子晴表示很满意。

    “赶明儿臣妾把这东西弄出来,太子爷自然就看见了。”石子晴说完就由着侍棋伺候着进了内室洗漱。

    “福晋,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啊?”侍棋哪见过福晋这么使性子,惹恼了太子爷院儿里的人都得跟着吃瓜落儿。

    “有什么不好的?就兴他耍咱们,咱们不能卖个关子啊?你想想咱们今儿忙忙叨叨一整天,荷包白白送给了他,我的手指还扎了两针呢!你不觉得委屈我觉得委屈。”石子晴说着还就势把手伸出去给侍棋看,针眼过了都大半天了,烛光又暗,侍棋能看见个鬼啊!

    侍棋被自家福晋安慰了,越琢磨越觉得自家福晋说的是对的,伺候着石子晴躺着床上,没等胤礽进来就告退去门外守夜了。

    胤礽担心啊,福晋弄出个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东西出来,可就不像军棋那么好解释了,即便能编出一个合适的出处,谎话说多了经不起有心人查验,简直就是一颗定时炸弹。

    思来想去,不能等到福晋捣鼓出来,得先搞清楚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提前做准备。

    胤礽在外头转来转去的想辙,石子晴在床上已经见周公去了。等胤礽赶走伺候的人,自己个儿举着灯在内室找图纸的时候,石子晴那边已经轻轻打起了小鼾。胤礽亲眼看着石子晴捏着那几张纸进了内室,可是该找的地方都找了,就是没找到半片儿纸。

    无奈只能打消了心思爬上床。

    借着昏黄的烛光细细打量了一番身边酣然入睡的女人,伸长胳膊握住石子晴一只手,才翻身熄了灯。

    一夜无梦,胤礽起身的时候石子晴还在呼呼睡着,两颊绯红,许是盖的严实,鼻尖儿缀着汗珠子,胤礽伸手蹭了蹭,习惯性的轻轻托起石子晴快埋进被子里的脑袋,缓缓放在枕头上,就听到细微的沙沙声。循着声音胤礽终于找到了惦记了一晚上的图纸。

    竟然能把东西压在枕头底下,这藏东西的地方也是与众不同。悄悄抽出几张薄薄的纸,缓缓打开,就见纸上认认真真画的图纸,比起前些日子写的家书,这次的字写的倒是有了些样子。按着三维立体的样子详细的画了图,标注了大小用处材质,看着倒是用足了心思的。

    看了半天,胤礽才看明白这是个什么东西,烤箱!不由失笑,真是个吃货,为了这么个东西昨儿画到三更天。真是吃货不可怕,吃货有文化才可怕啊!

    除了这个东西,最后的一张纸上笔迹潦草的画了一个圆柱体的东西,中间却打了一个大大的叉,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

    偷偷摸摸把图纸塞进石子晴枕头下面,胤礽才在小德子三催四请下下了床。

    “太子爷,咱们今儿上朝又晚了,奴才伺候您用些点心就快走吧!”小德子也是服了这位爷了,自打大婚,上朝都是赶着点儿的到,连用早膳的时间都没有。

    胤礽没搭理急得哎呦哎呦直叫唤的小德子,被小太监伺候着洗漱收拾完,带着人匆匆往乾清宫赶。

    “呦,咱们太子爷今儿又来陪朕用膳啊?”康熙已经习惯了上朝前见自家二儿子。

    “给皇阿玛请安,皇阿玛睡得可好?”胤礽进门规规矩矩的行了礼,蹭着边儿就坐在康熙桌子前面了。

    “顾公公,麻烦给我拿副碗筷。”不等康熙开口,胤礽自觉地吩咐起来。

    “不管他,毓庆宫没有你的早膳?”康熙看着胤礽的样子简直要气笑了。

    “皇阿玛,儿臣陪您用早膳不好吗?您一个人吃饭有个什么意思?”胤礽伸手就捏了一个饽饽塞到嘴里,顾公公看着康熙的脸色,舀了一碗粥送过去。

    “朕往日一个人用膳也没见你关心,这是娶了媳妇儿懂事儿了?”康熙实在想不明白怎么大婚之前还能自己吃早膳,娶了福晋有人照顾了胤礽反而没早膳吃了?

    胤礽哪儿敢说福晋自己这会儿还在床上睡觉,对自己照顾不周啊,胤礽的小心思还是很多滴。陪皇阿玛用早膳,然后陪着皇阿玛去上朝,有这个挡箭牌在,不管去的早晚总不会被人说耽误了上朝。

    一大早,钦天监就报上来长宁、马邑等地今年干旱,虽说只是测出有旱情,当地还没有上报,大家还是讨论一番决定派人亲自去看看,若是真的如此没就得安排赈灾。

    朝会上,钦天监上报干旱,康熙三十三年秋天黄冈、黄安、广济等地接连上报旱情,转年如今又是长宁、长宁、马邑旱情,另预测秋季,永宁州、临县会有旱情,钦天监也是硬着头皮不得不上报。

    众人立刻就旱情发生和预防的事情讨论的热火朝天,大阿哥上前一步请命出宫赈灾,可是他习武多年又带兵打过仗,性格急躁,赈灾的事情是怎么也不可能交给他的。于是,刚刚被准许上朝办差的四阿哥被胤礽推上去了。

    “胤禔,跟朕来。”皇上准了胤礽的提议,看着大儿子对胤礽怒目而视,不禁摇了摇头,示意李德全退朝,就起身带着大儿子走了。

    “二哥,这?”胤禛实在是不明白,虽说大婚之后就被皇阿玛拎出来办差了,可是一直也没有什么大事情交给自己,这会儿被胤礽推出去办赈灾的事情一时半会儿还有那么点儿心虚,又有点儿被信任的受宠若惊。

    “大哥性子太急了,碰到急躁的灾民更容易起冲突,你此次办差一定要记住安抚民心,不能激怒矛盾,晌午来毓庆宫用膳。”胤礽匆匆说了几句就被人叫走了。

    清朝上朝的时间比较早,一般下朝了天才大亮,胤礽一上午陪着皇上见了一波又一波的内阁大臣,等到皇上用午膳的时候才被赶了出来。

    “罢了,朕这今儿没有你的午膳,滚回去自个儿用去?”康熙也就这会儿能挪出来一个时辰,自然是得去后宫溜达一圈儿找个地儿解决午膳换换脑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