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以物易物2
    人多力量大,石子晴原本推三阻四做不了的荷包,在几个人的努力下一个多时辰就结束了,虽然现在还是七零八落的样子,可是在石子晴没见过世面的眼里,每一部分都是精美的艺术品。

    “福晋,奴婢跟侍画按着您说的,只要最后把料子对折,按着镶边的缝隙缝好,就是一个完整的荷包了。”侍棋捧着她跟侍画两人的劳动成果指着镶边的针线给石子晴看。

    “要叫我看,你们几个都是手巧的,往后照着这个办法做东西,比一个人更快,而且互相取长补短做出来的更加精美。”石子晴看着摆在案上的半成品,喜笑颜开还不忘给自己找补找补。

    “罢了,剩下的我自己缝,你们也忙了半晌,都去歇一歇。”石子晴拿着半成品准备亲自上手了。

    “福晋,奴婢给您打下手吧!”侍书手艺跟几个人比不了,也没帮上什么忙,半天竟端茶送水的看热闹了。

    “不用,去给她们几个拿些点心茶水的,忙活半天了,你们也去松快松快,本福晋现在要好好绣荷包了,不用你们伺候。”石子晴费劲口舌终于把人都赶出去。

    别说,看着她们一个个飞针走线的容易,真要上手可是不简单,更何况石子晴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可不得弄个手忙脚乱的,得亏没留人伺候,要不就能多一个灾难片的目击证人。

    石子晴又是抿又是搓的,终于把一根玄色的线穿了进去,按着侍棋指给她看的缝隙一针一针缝,就这么着拆一半缝一半的勉强把荷包片儿缝成了荷包,石子晴捏着袖子抹了一把汗,针脚挺密实的,不装小珠子就漏不下来东西,勉强凑活用吧。

    剩下的重头戏就是龙了,石子晴按着原本设想的比比划划的把位置定好,看着簸箕里的丝线头疼。八分之一的丝线可真是比头发丝儿还要细不少,银色的线不仔细看都未必能看着。幸亏子靡劈好的线还有几根没用完,这要让石子晴自己劈还不得等到猴年马月啊!

    石子晴颤巍巍的一手捧着荷包一手捏着针,深呼吸口气沉下心慢慢缝。话说熟能生巧,绕着龙身体的走向,一针一针缝过去,直到两条龙分别在两边固定好,石子晴才大出一口气。大头儿做完,剩下的络子和抽绳就极其简单了,终于手忙脚乱的做完这些,石子晴站起身来活动活动,拿着手里的荷包简直要发自肺腑的崇拜自己。

    幸亏还勉强有些自知之明,没好意思拿出去显摆,悄悄藏好荷包,等着太子爷回来直接一手交货一手交权。这一等就等到天擦擦黑,石子晴吃饱喝足歪在榻上补习《孙子兵法》,就听见门外传来请安的声音,忙起身整整衣服预备行礼。

    “罢了,让人拿点吃的来。”没等石子晴蹲下,就被胤礽伸手扶住了。

    “爷用点什么?鸡丝面好不好?”意思意思的行了礼,石子晴就开口问了。一想到吃的,石子晴这会儿也觉着饿了,看着胤礽点头应了,忙兴冲冲的吩咐。

    “侍书去吧,汤多面少,细细切了小白菜用醋和一点儿糖拌了一起端上来,我也陪着爷用一些。”最后一句话石子晴是冲着胤礽说的,傲娇又贪吃的模样看的胤礽忍不住想笑。

    “福晋今儿过得还好?”胤礽拽着石子晴进了内室,也没让人伺候,自己动手换了常服,又拉着石子晴出来坐着喝茶聊天。

    “今儿过得可不好,忙忙碌碌一整天,才给爷做了只荷包出来,用了膳拿给爷看?”石子晴今儿可算是低眉顺眼的伺候太子爷,温顺劲儿可是胤礽上辈子从未见过的。这份儿心思放在上辈子胤礽也许看不出来,可在宫里生活了二十多年,胤礽的心思眼力哪里是一般人能比的?

    “呦,给爷做荷包了?让小德子收着吧,用了膳爷还得去书房看折子。”胤礽就是想看石子晴忿忿不平吃醋的样子,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就转头拿着石子晴扔在榻上的书低头翻看起来。

    石子晴瞪着一双丹凤眼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口气憋在胸口横冲直撞出不来简直快要厥过去了。

    一碗鸡丝面石子晴吃的是心不在焉,是个人都能看出她的小心思,胤礽夹了一口小白菜送到石子晴嘴边,石子晴即便是灵魂出窍也不忘张嘴把小白菜吃进去。

    “福晋怎么了?”侍琴跟侍棋两人被太子爷赶出去,站在门边咬耳朵,

    “不知道啊,福晋这是又闹脾气了?”侍棋看着太子爷伺候福晋用膳已经惊呆了好吗?

    “咱们得劝劝福晋啊,早上才刚刚惹恼了爷,现在又耍性子,福晋拿不到账本,咱们院儿里哪有好日子过?”侍琴看着福晋简直都要愁死了,原本温顺贤良的好小姐进了这毓庆宫怎么变成这样了,哪里有半点儿当家主母的样子?

    吃饱喝足胤礽捧着茶消食,石子晴憋着不想开口说话,急的侍琴在后面使劲儿戳她。

    “侍琴,有话就说,我这背上怕都要被你戳青了。”石子晴知道侍琴的意思,可这不是没机会开口吗?

    侍琴简直要给石子晴跪下了,“福晋,晌午您交代奴婢务必提醒您,别忘了把荷包送给太子爷。”要不是不知道石子晴把荷包藏哪儿了,侍琴这会儿恨不得自己个儿跑去取了来。

    “爷,臣妾拿给您看看?”石子晴硬着头皮伸手拉了拉胤礽的袖子,给侍琴使眼色让她带着丫鬟们都出去。这荷包可一定得亲手送到胤礽手里,她的手艺还是不要大庭广众之下让人膜拜了,少一个人看见少丢一份儿脸,大家闺秀的人设还是得保住。

    “咳,一起去吧!”胤礽板着脸一本正经,可被拽住袖子的那只胳膊手腕儿翻转握住石子晴的手,拉着人一块儿进了内室,动作比石子晴还积极主动。

    看着手里的荷包,胤礽大大的松一口气,粗粗看还是能戴的出去的,今儿一天都担心石子晴给绣出一个奇形怪状惨不忍睹的荷包送给他,戴是不戴也是个难题。不戴吧,你威逼利诱的要了来,戴吧,出去丢自己人不说,也不好跟人解释福晋的手艺啊!这会儿看到这个形状正常,还有点小创意的荷包,略过边缝儿上歪七扭八的线头儿,还是很拿得出手的嘛!

    石子晴看着胤礽颇有些满意的神色,伸手拽下来胤礽腰间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上的宝蓝色荷包,一不做二不休的把自己的荷包挂了上去,左右打量了一番,觉得甚是满意,抬头碰到胤礽柔情似水的目光,不禁晃了神。

    “福晋今儿早些歇着,不必等爷了。”胤礽伸手摸了摸荷包,转身出门带着人就走了。

    “骗子,大骗子!”石子晴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胤礽竟然拿了荷包拍拍屁股走人了,说好的账本呢?

    “福晋,奴婢伺候您歇着吧?”侍棋看着太子爷腰间挂着今儿刚做好的荷包出了门,忙进来伺候,看着石子晴的脸色也不敢多问。

    “这才什么时辰啊,还没觉着困,我去书房待会儿,你们都下去吧!”石子晴这会儿哪有心思睡觉啊,账本一天没到手里,这气就得憋一天,这不是耍人玩儿嘛?

    话说这毓庆宫里什么都好,说起来吃穿用度那都是常人比不了的,最大的缺点就是没有零食啊没有零食。石子晴坐在书房抄书练字,吃了两块儿点心就觉得肚子满了,可是这嘴馋啊!要知道吃货常常喊饿未必是肚子饿,一般情况下都是心理饿,得找点东西淡淡嘴。

    手边这盘梅花糕就是侍书今儿刚做的,用的是去年收好的第一茬梅花,做的细致精巧,入口绵密还带着淡淡的梅花清香,可就是没吃两口肚子就饱了,完全不能实现零食的功能。

    想着鸡爪鸭脖鸭架子,辣藕莲菜海带丝,最好还有猪肉脯牛肉干,石子晴只觉得口舌生津,咽唾沫的频率直线上升。

    想到吃的东西,石子晴字也练不下去了,抽了一张纸出来写下最想吃的东西,然后一样一样的划掉,有的是如今的身份吃不得的,有的是现如今工艺达不到的,最后只留下了几样自己能捣鼓出来的。

    猪肉脯现在其实是有的,只不过都是靠着自然晾晒风干的,自然不能短时间内吃到,石子晴左思右想,最后决定做个简易烤箱出来。作为一个理工科吃货,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依葫芦画瓢怎么也能给它弄出来,有了烤箱可以做猪肉干,做牛肉干,做小鱼干,做饼干,做蛋糕,做面包。。。。。。简直无所不能啊!

    石子晴说做就做,撸胳膊挽袖子的提笔画了一个烤箱出来,细细想着烤箱的功能和视频上看过的简易烤箱的样子,在一个时辰之后,终于画出了现在条件能做出来的烤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