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以物易物1
    太子爷自打大婚就一直都宿在福晋院儿里,后院儿里俩格格顶多就是觉得好奇,可有人坐不住了啊!李侧福晋一大早就派人送了亲手绣的荷包过来刷存在。往常胤礽都让小德子收起来顺便赏点料子首饰就算完了,可这会儿不知怎么想的顺手就让人系在腰上了。

    今儿太子爷不上朝,石子晴被侍琴带人从暖烘烘的被子挖出来,洗漱打扮推出去陪太子爷用早膳。一打眼儿就看见胤礽腰间挂着的荷包,薄荷色的鸡心荷包挂在藏青色的长褂外面格外的显眼,石子晴不禁多看了几眼。

    “福晋,太子爷腰里挂的荷包是李侧福晋今儿早刚刚送来的。”侍棋伺候石子晴穿戴完,陪着石子晴出来,就看着福晋的眼睛落在了荷包上。

    “太子爷,咱这就用早膳?”石子晴没搭理侍棋,谁送的不重要,只是这太子爷的审美可真是与众不同,薄荷绿配藏青色是什么鬼。

    胤礽原本余光看着福晋的眼神落在荷包上不动,还略有些兴奋,这是吃醋了?转头就被吃货给气着了。

    “福晋,今儿天刚亮李氏就给爷送了荷包来,福晋自打进门儿爷就日日陪着你,也没见你送爷个东西。”胤礽一撩袍子大马金刀的坐下,也不看石子晴。

    “爷,臣妾送了您一套军棋啊,还送了您的哥哥弟弟们,那可都是臣妾自个儿带人做的,爷不喜欢?”真是属熊瞎子的,拿了东西转头接着要,脸呢?

    “福晋,军棋跟荷包可不是一回事儿。”胤礽哪里听不出石子晴的意思,可若能有个福晋绣的荷包,这事儿想起来就身心舒畅。

    “臣妾愚笨,这军棋跟荷包有什么不一样的呢?军棋能够长长久久的用,这荷包用个几天就脱线磨坏的,谁做的不一样吗?”逻辑强大的理工女啊,情商低的感天动地。

    “咳,往常毓庆宫后院儿的账册都是李氏在管,前几日爷让她把账本送过来了。”这事儿侍琴已经禀报过了,毕竟当时李侧福晋送账本送的声势浩大,捧着账本钥匙对牌的丫鬟太监跟了一溜儿,别说毓庆宫了,紫禁城里好多人都该知道了。

    “大婚第二日李侧福晋跟臣妾说过账本的事儿,臣妾想着才刚刚进宫,臣妾对宫里的事情也是两眼一抹黑,一时间管了账本也处理不好,就麻烦李侧福晋继续辛苦些日子,爷这是?”石子晴明白进了毓庆宫,管家权拿到手里才能巩固地位,过得舒服。可她也是要面子的,亲手收了李侧福晋的管家权,吃相简直太难看。原想着等到册封大典之后宫里的事情也刚好弄明白了,请胤礽出面要了管家权来,没成想胤礽比自己还积极。

    “爷想着毓庆宫迎进了女主人,这些事情原本该是你打理的。不过听你这意思也对,那爷暂且留着,想要了再来跟爷要。”胤礽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看的石子晴心里直打鼓,管家权肯定是要的,过了这个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个店。

    “爷,既然李侧福晋已经拿出来了,要不臣妾就接了吧,省的爷日理万机的还要操心毓庆宫的小事儿。”石子晴上前一步对着胤礽挤出讨好的微笑。

    “这几日账本都在小顺子那儿,爷不费什么力,福晋不必勉强。”胤礽坐得气定神闲。

    “不勉强,不勉强,臣妾嫁进毓庆宫,打理宫务原就是臣妾的本分,哪能劳烦爷费心。”石子晴忍着脾气赔笑脸,可看胤礽完全没反应,只能陪坐在下首用早膳。

    一顿饭吃的无声无息,石子晴只觉得自己这顿饭吃的必定得要消化不良,终于看着胤礽放下碗,拿了小太监捧着的帕子擦了嘴站起来,石子晴忙跟着站起来,预备送太子爷出门儿。

    “福晋可得好好想想拿个什么东西来跟爷换账本,爷等着你。”说完话,胤礽带着小德子就大步走了,留下身后眉头紧皱的石子晴。

    “福晋,您再用点?”侍书看着自家福晋今儿用的不香,自打进了毓庆宫,福晋食量增加了不少,可今儿还没前几日一半儿多。

    “撤了吧,你们也都用些早膳再来伺候,早膳用不好可是最伤身体的。”石子晴没心思吃饭,刚那口米粥还在嗓子眼儿没下去呢。

    “福晋,管家权咱得要啊,奴婢看着太子爷就是想您绣个荷包给他,这是好事儿。”侍琴心思多,担心福晋一生气管家权的事儿就由着太子爷去了,可是有哪家是太监管家的,说出去福晋的脸可是别想要了。

    “你们先去用膳吧,待会儿咱们再说。”石子晴也不是个傻子当然明白胤礽的意思,可是绣花这件事儿真是太难为她了。别说是绣花儿了,就是缝个扣子她都能把自己绕进去,这难度比让张飞绣花儿也不差什么的。

    琴棋书画几个也没敢多耽误,匆匆填饱肚子就进来了,进门一看,石子晴不知道打哪儿找了块料子正比划呢。

    几个丫鬟叽叽喳喳的讨论用什么料子,绣什么图样,石子晴手里拿着料子比比划划就是没出声,没过一会儿丫鬟们互相使着眼色也不说话了。

    “行了,侍棋去找一块儿厚实的料子,要玄色的,再去挑些银线。”石子晴终于放下手里的料子安排起来了。

    “你们几个也都是学过女红的,咱们时间紧任务重,一起做个荷包赶着太子爷回来就送给他去。”石子晴说的是自信满满。

    “几个女红好的丫鬟都叫进来,咱们分工合作。”石子晴对自己的手艺完全不信任,只能集思广益挑几个女红好的出来帮忙。

    “首先咱们把荷包分成几个部分,绣花是肯定来不及了,你们谁打络子打的好?侍棋,拿一件太子爷的常服来。”外行不会动手,说也是说不清楚的,让内行人照葫芦画瓢最是省时省力。

    “咱们比着太子爷常服的这只龙,编织一条小一点的,纯银色。最后用同色的丝线缝制在荷包上,用珠子点缀眼睛,嘴里最好也缀上一颗红色的珠子。”石子晴说完也不敢确定这真的能做出来,轻轻抬头看几个丫鬟的神色。

    “福晋,这个奴婢能做,做出来也就比侍棋姐姐选的这块布能厚一点,稍厚一些看着也形象。”子靡低头想了想就开口说了,看着神色倒是很自信。

    “你说你能做,我必定是信你的。”石子晴看着子由欲言又止的样子,“子由你跟子靡一起,做两条出来。”子由原就是后来提拔上的,虽说没晚几天,可心里总是觉得低人一等,这会儿看福晋看得起她,连忙激动地应了。

    “咱们接着看,裁一块两个葫芦样子连在一起的料子,稍大一些,用同一块料子镶边,合起来之后就是两条边略为分开的样子,是不是会比较形象,说不得还能立起来放着?”石子晴越说越觉得可行,而且想着就不是很难。

    “福晋,奴婢跟侍画做这个吧!”侍棋原本女红就是一把好手,这会儿必须得当仁不让啊!

    “福晋,奴婢几个都做完了,福晋您?”侍琴听着听着觉出不对了,福晋送给太子爷的荷包啊,几个丫鬟分头做完了,万一被太子爷知道,可是要说福晋不尊重太子爷的。

    “哎呀,咱们不是赶时间吗?分头做出来,最后我把荷包合起来缝好,还得缝上编好的龙,把咱们院儿里所有人对太子爷的心意合在一起,不也是表达了对太子爷的尊重吗?”石子晴哪里会听侍琴的,不知道原主在家女红如何,现如今她可是一丁点儿都不会啊!

    “福晋,奴婢几个先做着,有不对的您说咱们再改。”侍棋比侍琴听话多了,这会儿福晋这么吩咐自然有她的道理,主子决定的事情奴婢哪敢多嘴?

    石子晴不得不承认,宫里的丫鬟们个个儿身怀绝技,子由跟子靡竟然能把一根丝线劈成八根,然后手指上下翻飞,从最难的龙头开始一层一层的细细编制,石子晴原本预备最后缝制的眼珠子和嘴里缀的红珠子都被丝线牢牢地固定住,有了这几颗珠子龙像是突然有了精气神一样,看着倒有几分活灵活现的意思。

    榻边侍棋跟侍画两个人比着从前的图样,放大几分剪了料子下来,头对着头细细的镶边,针眼细密的镶过去,凑近了看也看不出问题来。侍琴拗不过自家福晋的意思,说也说不过福晋的胡搅蛮缠,看着兴致勃勃东瞅瞅西看看的福晋,只能低头准备给荷包配个络子,顺手编个抽绳配着。

    “福晋,络子和抽绳配什么颜色的?”侍琴翻看了半天,也不知道福晋想做个什么样子的。

    石子晴早就看出侍琴是个干活老实爱操心的,刚才还生气呢,这会儿又开始积极主动的找活儿干了。

    “络子还是黄的,抽绳就用玄色,缀几个木珠子。”石子晴想着最多用一个月的荷包,像李侧福晋似的缀玉珠子太奢侈了,找几颗木头的凑活凑活也就可以了。可当她看到侍琴抱出来满满一盒木珠子,檀木红木各种木头的珠子被打好孔,按照大小种类分门别类的装在一个格子里,石子晴除了眼红,连感叹皇家奢侈的劲儿都没有了。

    侍琴挑了几个檀木珠子,没注意到自家福晋发红的眼珠子,低头认真的编络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