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好处
    胤礽也不处理公务了,揣着端砚带着福晋就往毓庆宫走,石子晴一路上几次开口试图看看御赐的端砚,都被他各种打岔,好不容易进了毓庆宫,石子晴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太子爷,那方端砚是皇阿玛赏给臣妾的,是不是该让臣妾自个儿带回去啊?若是爷想要,臣妾细细看过之后再送给爷?”石子晴眼看着胤礽就要往前院儿走了,这会儿再不开口赏赐就要被胤礽正大光明的独吞了。

    “福晋先回去吧,爷晌午去你院儿里用午膳。”胤礽假装没看到石子晴快要喷火的眼神,带着小德子就狼撵一样走了。

    进了自己屋子,石子晴才发觉浑身酸痛,伸伸胳膊踢踢腿,几个丫鬟又是换衣服又是打水的收拾了一顿,被安置在榻上,才觉得缓过气来。一个人去面圣自打出了毓庆宫就开始紧张,直到胤礽进了乾清宫才略微放松了一些,不知怎么的,心里总觉得胤礽会帮着自己。

    “侍书,午膳太子爷过来吃,咱们自己在小厨房做,一个酸菜鱼,一个酱猪蹄,再看着加点什么就行了。”说完话没等到侍书回话,就秒睡了。

    这一觉睡到胤礽从前院儿过来,才被侍琴叫起来,也就没来得及收拾,披散着的头发在侍棋怨念的眼神中,被随手扎了个高马尾,子靡拿了湿帕子来擦了脸,就看着胤礽带着人进来了。

    “给太子爷请安,爷吉祥”胤礽随口应了一声就叫了起。

    “福晋这是小憩了?侍琴,伺候你们福晋收拾妥当再出来。”胤礽看着扎马尾的石子晴一愣,实在是忍不住心里的悸动。可院里这么多人看着,传出去得有人说她没规矩了,只能让侍琴伺候着回去打扮。

    石子晴正准备开口,就被侍琴拽着进了内室,“福晋,衣冠不整见太子爷不合规矩,咱们先收拾了再出去,奴婢动作很快的。”

    侍棋开了柜子拿出一套桃红色的旗装,让石子晴过眼,“有素一点的吗?前儿我看有象牙白的,穿那个吧!”石子晴觉得桃红色实在是不堪入目,活到二十多岁,还真没穿过这么艳丽的衣服,黑白灰是最多的,搭配起来也简单,桃红色怎么看都穿不到自己身上。

    “福晋,这套象牙白的行吗?”侍棋实在是不敢让自家福晋穿那么素,大婚不满一个月,这看着不合规矩啊!只能挑挑拣拣拿出一件绣着并蒂荷花的旗装,是石子晴陪嫁带进来的,乳白色的面料,繁复的绣着并蒂荷花,满满当当的点缀,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是象牙白。

    石子晴看着换汤不换药的衣服只觉得眼睛疼,还想争辩,侍书倒是来救场了,“福晋,午膳备好了,这就上?”为了安抚闹革命的胃,石子晴勉为其难的被装扮整齐出了内室。

    “太子爷,福晋,午膳备的是酸菜鱼,凉拌三丝,宫保鸡丁,大厨房备的窝火熏鸭丝、莲子猪肚、青笋爆炒鸡、水晶丸子,还有个火腿豆腐汤,一碟竹节卷小馒头、一碟豆腐馅的包子,福晋要的酱猪蹄奴婢实在是没找到猪蹄子,赶明儿奴婢让人单独出去采买了做给福晋。”侍书实在是不懂福晋怎么进宫了突然想吃猪蹄子这种东西,不说没多少肉,啃起来也不好看。唉,福晋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

    石子晴看着太子爷坐下来,也连忙跟着坐下,虽说一天天吃了睡睡了吃,可是这担惊受怕的消耗也小不了,这会儿早饿了。

    “福晋伺候爷,你们都下去吧!”胤礽看石子晴口水都要流出来的样子,摆摆手让奴才都出去了,一转头看到石子晴怒目圆瞪的样子,憋不住露出一丝笑来,这可是惹炸了石子晴。

    “太子爷,今儿皇阿玛给臣妾的赏赐还在您那儿呢?您预备什么时候还给臣妾啊?”哼,拿了我的赏赐,还想让我伺候你吃饭,门儿,不,窗户都没有。

    “福晋,今儿皇阿玛给的那块砚你可知道是什么?”胤礽还想再逗逗自家福晋啊。

    “端砚啊,皇阿玛赏赐的时候说了的。”石子晴领赏的时候可是肾上腺激素飙升,注意力非常集中。

    “端砚,知道李德全从哪儿拿的吗?”胤礽夹了一口鱼脸肉,蘸了汤汁放到石子晴碗里,又问。

    “李德全?小李子叫李德全啊?”石子晴没注意碗里多的东西,被李德全三个字吓到了。

    “对,小李子大名儿就叫李德全啊,端砚是他从皇阿玛御案上拿的,知道什么意思吗?”胤礽嘴上说这话,伸长胳膊舀了两碗汤,把一碗放到石子晴手边。

    “御用的?难不成只能供着不能用啊?那也得让我自己供着,时不时显摆显摆也是可以的吧?”石子晴不确定了,如果是皇阿玛正用着的东西,这个赏赐有点重了吧?还不如给点金银珠宝呢!

    “皇阿玛赏给你自然就是让你用的,何来供起来的意思。不过,这是爷舍了脸皮给你讨的赏赐,怎么好白白的就给了你?”胤礽眼看着石子晴端着碗把鱼脸肉扒拉到嘴里,食不知味若有所思的样子就想笑,鱼脸肉是她最爱吃的东西,以前每次出去吃饭鱼头都是给她留的。

    “皇阿玛原本就是要给我赏赐的,只不过是你先开口了,怎么就能这么揽了功劳?照你的说法皇阿玛就小气吧啦,准备白白占了我的便宜?”石子晴咽下嘴里的东西,不服气的嘟嘴反驳。

    “胡说八道!占便宜这种话是能随便说的,传出去成什么样子?”胤礽被石子晴语出惊人吓了一跳。

    石子晴回想自己说的话,半天才反应过来,“你这个人思想龌龊,占便宜怎么就能想到不好的地方去?原本东西给了皇阿玛,若是没有赏赐,我就全当尽孝了,可皇阿玛也不是小气的人,赏赐肯定是有的,你非得给自己脸上贴金,还私吞了我的赏赐。”

    石子晴劈头盖脸一顿怼,胤礽直接熄火了。

    “说不过你,你不是说宫保鸡丁要配米饭,让她们给你上个胭脂米?”胤礽说又说不过,只能转移话题。

    “不用了,火腿豆腐汤很好喝,吃不下别的了。”石子晴喝完一碗火腿豆腐汤,夹了莲子猪肚吃,头也不抬一下,胤礽只能好脾气的接了喝干净的碗过来,接着舀汤,这要是被院里的奴才看见才是大大的不合规矩,哪有太子爷伺候福晋用膳的,太子爷还伺候的心甘情愿自得其乐。

    用了午膳,两人捧着茶坐着消食,胤礽想找个话题聊聊,又担心福晋多说多错漏了破绽,石子晴完全是没有开口聊天的意思,端砚都不给我看看,气都气饱了,现在并不待见胤礽,吃饱了就去前院儿干活儿去,当太子这么清闲呢!

    两人相顾无言,石子晴转了转眼珠,招手让侍棋去书房找了《孙子兵法》来看,今儿在皇阿玛那儿秀了喜爱看兵书的技能,抓紧找补吧!

    侍书捧着《孙子兵法》站在门口是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太子爷和福晋在一起坐着,拿了书进去按着福晋的路子,可不就撇下太子爷自己个儿看书去了吗?没见着太子爷看过来的眼神吗?

    “福晋,跟爷进来。”胤礽眼看着再坐着干瞪眼福晋就要开口赶人了,拽着石子晴的手腕儿就进了内室,也没叫奴才伺候,自己个儿除了外衣就躺下了,石子晴只能忍着满肚子的怨念例行陪睡。

    胤礽今儿倒是入睡的慢,听着耳边渐渐平稳的呼吸声,闻着淡淡的玫瑰香,手里还握着身边女人的手腕儿,嘴角噙着笑,跟着也会周公去了。

    石子晴一觉醒来已经是申时末了,没来得及感叹自己睡神附体,就被枕边的紫檀木盒子吸引了。

    深吸一口气打开盒子,就见一方椭圆形的砚台放在中间,石子晴哪懂什么是端砚到底是什么,从前只听说价格昂贵,乍一看到只觉得被惊艳了。

    椭圆形的砚台是青紫色的,仔细看过去不见一丝瑕疵,纯净无暇,有触手细腻温润,看着只有二指厚,拿起来手感厚重,甚至觉得压手。

    砚面上部及砚边雕作波涛汹涌的海水,正中一龙四旋盘绕,翻腾踊跃。右侧一游龙突现藏尾露头,昂首仰望,二龙之间,嵌金珠一颗,形成二龙戏珠图。砚下方为砚堂,金珠煌煌生辉,周围间以飞云、骇浪,有云海相接之意。在龙身之下,激流低凹处作暗通的墨池三。云水四合于砚背,激浪和疾风形成两个急卷的漩涡,前后浑然一体,气势酣畅。

    转头看过去,砚左侧隶书铭“康熙十八年五月恭制小臣刘源”,并篆书“源”字方印款。

    细细打量了一会儿,石子晴才扬声叫侍琴跟侍画进来,二人看着跪在床上捧着烟台的福晋都愣住了,这又是唱哪出啊?

    “太子爷走的时候说什么了没有?”石子晴不敢相信胤礽把这个宝贝就这么给她了,看两人一脸茫然的看着砚台,无语了。感情这么高大上的端砚,胤礽一句话没交代放下东西就走了?

    “侍画,这方端砚是皇阿玛今儿赏的,登记造册小心收起来,别磕着碰着。”石子晴小心翼翼的把砚台放回盒子里,示意侍画拿走。

    “奴婢把盒子也仔细包一包,就摆在库房的柜子里。”石子晴只觉得盒子该是檀木的,侍画打眼看过去就知道是紫檀,这在宫里也是难得的好东西,找了细软的料子包裹着盒子才放进柜子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