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问话
    日子就在石子晴吃吃喝喝中过去了,胤礽还没来得及把账本交给福晋,内务府送来的太子福晋册封礼的朝服还刚刚试穿,没来得及拿去细细修改,毓庆宫就迎来了康熙皇帝身边的太监总管顾公公。

    顾公公的大名几乎所有了解康熙朝历史的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简直就是康熙皇帝的代言人,这会儿亲自跑到毓庆宫,而且直接要面见太子福晋,一向稳重的侍琴都被吓了一跳。

    石子晴早起看了会儿书,在书房正挥毫泼墨,乍一听到这个消息顿时惊出一身冷汗,不怪她胆小,实在是因为心虚啊,穿越这个大秘密简直就是一座活火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爆发了。

    没敢让顾公公久等,匆匆换了衣服,上了个淡妆,石子晴就带着侍琴往前院儿走。

    “给福晋请安,福晋吉祥。”没等顾公公行礼,侍琴就急急上前两步扶了一把,石子晴也开口请顾公公起来了。

    “顾公公不必多礼,公公请坐,这是?”

    “福晋,奴才奉皇上之命,前来请福晋面圣。”顾公公稍稍弯了弯腰,也没顺势坐下。

    “皇阿玛召见,那咱们这就走吧。”石子晴看着顾公公这番做派,知道这是就要走的意思,上下检查了自己的衣着,确定没什么问题,就应了。

    一路被领着出了毓庆宫,顾公公不说话,石子晴只能简单的问问皇阿玛的身体如何,又担心犯了皇上的禁忌,也不敢多打听,一行几人默默的往乾清宫走。一路走到乾清宫门口,顾公公进去回禀了,才有小太监在门口轻轻眨了眨眼,石子晴看到小太监打的手势,才把一颗心放到了肚子里。

    “福晋,皇上请您进去。”等了十分钟,才有小太监出来通报,石子晴按住自己狂跳的小心脏迈过乾清宫高高的门槛,一步一步稳稳走进去。

    从未进过乾清宫正殿,这会儿也不敢抬头,只是盯着自己脚下的地,想着宫斗剧里人的状态,一步一步往前走,走了十步左右站住不动,然后跪下行了大礼。

    跪了有一刻钟,上面也没有人开口说话,石子晴不由得偷偷抬眼望过去,就被一双眼睛镇住了。一米多高的书案后面坐着的男人,身穿玄色便装,目似利剑的盯着她,石子晴这一瞬间真的明白了什么叫帝王之气,只觉得这双仿佛能够洞察一切的眼睛让她无所遁形,仿佛被施了定身术一般动弹不得。

    石子晴强压这胸口要喷薄而出的震撼,朗声请:“儿臣给皇阿玛请安,皇阿玛吉祥。”这次康熙皇帝终于开了尊口,轻轻吐出一个“起”,又招手让人给赐了座。

    “谢皇阿玛。”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好推辞的,石子晴勉强镇定的谢恩,坐了。

    “瓜尔佳氏,入宫这些日子过的可好?你皇额娘走的早,若有什么不好的,大可来乾清宫找朕。”皇上让小太监收拾了桌上的折子,重新上了茶。

    “回皇阿玛的话,臣妾在毓庆宫一切都好。”石子晴忙站起来回话。

    “小李子,把前些天内务府做的东西拿出来,朕也请太子福晋指点指点。”皇上这番话弄得石子晴一头雾水,知道看到小李子摆出来的军棋才恍然大悟。

    除了穿越大秘密,这些都是小事情,怎么都能给圆过去啊。

    “皇阿玛,这是?”石子晴随着小太监的指引,走到小几旁轻轻坐下,看着小几上的军棋提问了。

    “朕前几日听说这个东西是毓庆宫出来的,找人仿作了出来,今日也叫你来看看。”皇上轻描淡写的说完,石子晴也没听出来是个什么意思,一脸懵的抬头看了看对面坐着的皇上。

    “皇上,太子爷过来了。”

    “去,让他滚回去办差,”康熙头也没抬,把玩着手里的棋子就要把胤礽赶回去。

    “儿臣给皇阿玛请安,皇阿玛吉祥。”胤礽不等他把话说完,就快步进来跪下行礼。

    “朕安,朕很安。你这是来看媳妇儿了?”康熙扔了手里的棋子,吹眉瞪眼的看着胤礽就怼过去了。

    “给太子爷请安,爷吉祥。”节奏太快没来得及行礼的石子晴忙开口打破剑拔弩张的气氛,康熙王霸之气被戳了个洞,戏也唱不下去了,没好气的瞪了胤礽一眼,“给你们太子爷上茶,急急忙忙跑过来,汗珠子都掉到朕的乾清宫了。”

    胤礽看着皇阿玛消了气,捧着茶就往皇阿玛身边蹭过去,挤在塌上冲着皇阿玛讨好的笑了笑,便是有再大的气,康熙这会儿也被逗笑了。

    “皇阿玛,您这幅军棋可比儿臣的好多了啊!”胤礽偷偷给石子晴打了个手势让她坐下,一心二用的夸赞面前摆着的这幅棋。

    这幅棋的五十个棋子使用干净的象白玉做的,从纹路看是从一块玉石切割出来的,打磨的细致光滑,泛着莹润的光,入手细腻。

    “皇阿玛,这棋瓜尔佳氏下的最好,您今儿真是找对人了,让她好好给您说说。”胤礽看着这幅棋就心虚,这会儿上赶着讨好自家皇阿玛。

    “朕这幅棋还拿得出手?太子爷赏脸下一盘?”皇上伸手指着小几上的军旗,示意胤礽滚到对面下棋,胤礽哪敢不从,把石子晴安置在中间偏着皇阿玛的地方坐着,自己个儿做到对面的榻上。

    “福晋跟皇阿玛一家,儿臣舍命陪皇阿玛下一盘。”

    石子晴一脸懵逼的看着这爷俩,这真的是千古一帝跟一位太子吗?这不就是自己在家哄爹妈的桥段吗?

    三人一番酣战,石子晴不时给皇阿玛讲讲军旗的规则,第一盘胤礽自然赢了,到了第二盘胤礽不知是放水还是怎么的就给输了,随着越来越熟悉规则,皇上也慢慢有了自己下棋的套路,开局就是一个猛攻,打的胤礽措手不及,随后排兵布阵大开大合的赢了胤礽。

    “瓜尔佳氏,这棋是你自个儿想出来的?”赢了棋,皇上也有了说话的心思,把之前的疑惑就提出来了。

    “回皇阿玛,这棋是儿臣自个儿想出来的。”石子晴这会儿也放松了许多,回话声音也大了。

    “细细讲讲,这个是怎么想出来的?”皇上听到石子晴的答案不由得起了好奇心,一个大小长在闺阁的小丫头怎么就能想出来排兵布阵的军棋?

    “皇阿玛,儿臣以前在家看史书,其中作战打仗的内容总是让人看得热血沸腾,后来细细读了《孙子兵法》和《司马法》,感触很深。儿臣又不能带兵打仗,又想要照着兵书演练看看书中的内容是真是假,就想了沙盘作战的法子,慢慢就变成这个了。前些日子想着给十四弟他们做个玩具送给他们,又不能让他们玩物丧志,就做了这个出来寓教于乐,儿臣看他们很喜欢。”石子晴强忍着腹诽厚着脸皮把光环带到自己个儿头上了。

    “朕看这个东西很好,从这幅棋看来,胤礽,你这个福晋了不得,是个胸有丘壑的。”皇上原本就对军棋很感兴趣,想着不可能是一个后院儿长大的女流之辈能想出来的,可是这会儿石子晴这么一说,就又觉得瓜尔佳氏的这份才情也配得上自己的儿子。

    “皇阿玛,其实这个军棋还有待修改,儿臣长在后院儿,对武将的官职也不是太明白,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要向皇阿玛求教。”石子晴冒名顶替了军棋的发明者,七拼八凑的弄出来军棋,如今看着皇上有推广出去的意思,怕自己弄出笑话,也是表示女子不干政的立场,借机示弱。

    “朕看这些个名称不是什么重要的,算不了错。朕若是让内务府拿着样子做出来,让它广为流传,瓜尔佳氏,你看如何?”康熙皇帝是历史上著名的一代明君,看到军棋的时候就想把它推广出去,现在更清楚明白了军棋的下法,更觉着这是一个好东西。

    “全凭皇阿玛做主,这对儿臣来说不过是一个打发时间的东西,若是对皇阿玛有用,那是最好不过的。”石子晴敢说不吗?况且若真的有用,那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瓜尔佳氏,你这个东西它不能仅仅用来打发时间啊。朕看小十三他们对它很感兴趣,不仅仅可以锻炼他们的全局观念,用来演练兵书上的排兵布阵。武官用它同样可以达到演练兵法的效果。军棋不像沙盘只能演练固定的地形,它更抽象也更能用于多种排兵布阵的演练,真真实现你说的寓教于乐。”皇上的这番话说得情真意切,更让石子晴见识到一国之君的眼界。

    “皇阿玛,瓜尔佳氏把这东西送给您,您是不是也该有点表示啊?”胤礽看着石子晴被皇上的一番话震蒙了,舔着脸出来打圆场。

    “朕有那么小气吗,还要你上赶着帮你媳妇儿讨赏?这才刚娶媳妇儿就把你老子忘了,听说瓜尔佳氏这些日子都在书房练字,小李子,去把书房的端砚拿出来,赏二阿哥福晋。”

    “皇阿玛,儿臣”石子晴真是不好意思拿军棋出来领赏。

    “长者赐,不可辞。再说,拿人的手短,朕可不想被太子追着要债。”皇上挥手示意石子晴不要推辞。

    “儿臣,谢皇阿玛赏。”胤礽这个厚脸皮的抢先伸手接了砚台过去,行礼谢恩,就要带着石子晴告退,皇上这会儿心情好,摆摆手就让他带着媳妇儿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