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午膳
    胤礽看他们玩的挺好,福晋的加入好像不知不觉中打破了身份规矩的限制,下棋的围观的吵作一团,热热闹闹的欢实的很。可这看着看着又觉出不舒服了,走过去把福晋从人堆里拽出来。

    “哎呀,拉我干嘛?老三你先用这个去挖雷啊,要不一会儿又要被炸了。”石子晴看的正热闹,就感觉一只手拽得自己双脚都要离地了。

    胤礽拽着自己吱哇乱叫的福晋走到一边,“巳时末了,去安置午膳,用了膳再接着下。”一大早就没吃什么东西,玩儿起来就不知道饿了,也真的是……

    石子晴抬头看着太子爷才回过神来,忙整整衣服,“臣妾去小厨房准备午膳,爷和几位阿哥稍等。”按着规矩行了礼退出去了。

    石子晴一路带着人走回去一路想着中午吃什么,其实脑子里闪过一串儿好吃的,可是因为条件和身份的限制只能选一些不是很出格的吃食出来。

    小十说了炸鸡,这个可以做老北京鸡肉卷;宫保鸡丁,这个菜是甜辣口基本上没有人不喜欢;不能嚣张的吃羊肉串,可是牙签孜然羊肉还是可以的;满族人喜欢吃肉,来个红烧肉烧蛋,加上松鼠鱼给小阿哥们吃。另外加上手撕包菜,醋溜白菜,清炒小白菜,几个素菜,再从御膳房要一道奶白的鱼汤就齐活儿了。

    一路想着,石子晴就带着侍书进了小厨房开始口头指导。侍书带着子由按着福晋的指导捣鼓,是的,这位跟着侍书的三等丫鬟还是叫做子由,只不过看着更加老实谨慎。第一次做,基本每道菜第一遍都被石子晴毙掉了,第二遍增减调味料和火候,再出来就很像那么回事儿了。

    几道菜都做完,石子晴转身就要带着人端去前院儿又被侍棋拉回屋里。

    “你们快点,里面就不用换了,我离锅那么远,沾不到油烟。”石子晴急着去吃饭,无奈被拉着硬是从里到外从头到脚的换了一身。

    “刚出锅的最好吃了,……”石子晴带着一串儿端盘子的丫鬟太监的,一脸哀怨的嘀嘀咕咕,听的身旁跟着的侍琴一脸懵啊一脸懵。

    “德公公,劳您通报……”

    “福晋,爷吩咐您来了就直接进去。”小德子不等侍琴说完就跑过来打了个千儿,按着太子爷的吩咐说了。

    石子晴收起哀怨的表情点头微笑,然后迈开步子带着一串儿人走进去了。

    “二嫂,这个煎饼里还有酥肉啊,比昨儿吃的那个还好吃。”老北京鸡肉卷被石子晴改成直径五厘米大小的薄饼子,卷着炸鸡和脆脆的卷心菜,甜面酱调味之后刷在里面,两口一个。

    “好吃吧?先吃卷饼,凉了就不好吃了,这道宫保鸡丁要配着米饭吃,让他们少装些饭上来。”石子晴自己也吃的满口香,喝了一口鱼汤咽下嘴里的东西才开口招呼他们。

    “二嫂,这是羊肉串儿吧?”老三捏着牙签肉吃了问,他年纪大一些,跟着皇阿玛去过木兰围场,羊肉串儿什么的还是见过吃过的。

    “这个是缩小版的羊肉串儿,不过不是烤的,是在油里炸的。”石子晴以前最喜欢跟几个好朋友喝着啤酒撸串儿,吹吹牛皮聊聊天,轻松减压,看着一盘子牙签肉突然想起好朋友们,情绪突然就低落了。

    “小德子,去库里找找上次皇阿玛赏的樱桃酒。”胤礽看着福晋的样子就知道她可能在想什么,哎……

    “二哥,午膳不饮酒。”老四存在感最低,但是最重规矩,忙劝了一句,被胤礽伸手拍回去了。

    石子晴听到樱桃酒眼睛已经睁大了,这会儿听到老四说规矩又犹豫了。

    她的情绪变化被一直注意着的胤礽看在眼里:“不妨事,樱桃酒不醉人,少喝一点开胃。”

    石子晴喝了一小杯樱桃酒情绪就好了很多,她是喝一点很容易就嗨了,但是酒量很好,以前一起喝酒都没喝醉过。

    吃饱喝足几个人捧着热茶坐着消食,小几只还在讨论中午吃的没见过的菜色。其实菜的味道并没有添加现代的味精鸡精什么乱七八糟的,但是御膳房分给毓庆宫小厨房的食材都很新鲜,味道更是没话说。再就是平日里吃的膳食是大厨房做好放在大锅里温着,送到嘴里的时候就变得温温吞吞,当然比不得现出锅的好吃。

    “喜欢吃就好,想吃了就来毓庆宫二嫂给你们做好吃的,保证都是你们没吃过的。”石子晴中午吃的饱饱的,这会儿还有点兴奋,看到大家喜欢吃更是积极起来,恨不得多拉点同盟每天捣鼓吃食。

    “喝了这杯茶你们几个就回无逸斋去,爷让人给你们请了两个时辰的假,未时初就去读书。老三老四你们几个回去当差去。”胤礽恨不得立时立刻把这几个碍眼的人赶出去,福晋来前院儿一个多时辰,一眼都没搭理自己,就顾着这几个,真是……

    “二嫂,那个军棋能给弟弟一套吗?”老三顶着自家二哥的刀眼忙问了一句。

    “原本做了几套,都在太子爷那儿收着,爷,还有吗?”石子晴也不敢一口就应了,拉了胤礽出来挡箭。

    “不用,弟弟回去照着小九他们几个的样子做一个就得了。”老三想起早上皇阿玛的遭遇更加不敢抬头了,拉着老四就要走。

    “小德子,拿出来给几位爷带走,得了东西就滚吧。”胤礽站起来叫人安排了,就自己个儿先出去了。

    石子晴想着客人没走自己就走了好像不太好,可是前院儿的主子都走了,自己待着也怪怪的,正纠结着呢,就听门外胤礽又开口叫人了。

    “福晋,跟爷走,让他们几个也抓紧滚蛋。”胤礽走出去几步发现人没跟上来,摸摸鼻子往回走,半天没听到里面的动静,只能自己叫了,这真是笨的可以。

    石子晴被几个阿哥打趣着送出门,跟着胤礽亦步亦趋的往前走,进了毓庆宫还没来得及转一转,这会儿被带着走了一会儿就迷路了。抬头疑惑的打量周围的红墙绿瓦,不知道走到了墙根底下,说来也是憋屈,胤礽带着福晋在屁大点的毓庆宫散步,又不想去几个格格的院子门口惹福晋膈应,又得避着下人住的地方,走着走着就到宫墙下面了。

    胤礽原本想找个话题跟福晋表明身份的,可是俩人身份地位都不是一般人,散步后面都各带一串儿跟屁虫,根本做不到掩人耳目,叹口气只能再切放弃再找机会了。

    “回去歇会儿吧,午睡起来爷让人把毓庆宫的账本给你送去。”

    “是,那臣妾告退了。”石子晴想着自己在前院儿待了两个时辰了,后院儿的女人不知道得是个什么反应,真是够招人恨的哈哈哈哈哈哈。

    “爷跟你一起吧啊,今儿也没什么差事,赶明儿忙起来就没时间午睡了。”胤礽暗搓搓的申请同床共枕的机会,石子晴又敢说什么拒绝的话呢,只能憋一口气点头从了还得行礼谢恩。

    后院儿的李侧福晋这会已经快要气死了,玉珍送了点心过去一句话都没带回来也就罢了,这边刚送了点心爷那边就把福晋叫过去了,午膳都是福晋小厨房准备的,两个时辰都没让人回来,看来这福晋还真是入了太子爷的眼了。

    李侧福晋不敢砸东西摔杯子的弄出声儿来,更不敢欺负丫鬟惹出祸事,把人都赶出去,拽起一件襦裙上手就撕了个七零八落。

    “侧福晋,德公公来了。”玉珠远远的看着小德子往这走,赶忙跑回来低声禀报。

    李侧福晋不禁想着爷莫不是送走了几位阿哥才方便找自己?急忙藏好襦裙,叫了人进去换衣服梳妆打扮,紧赶慢赶梳了头补了妆,站在屋门口迎着小德子。

    “给侧福晋请安,侧福晋吉祥。”小德子进了院子快走几步给李侧福晋行礼。

    “玉珠扶德公公起来,德公公这是有事儿?”李侧福晋热情的招呼小德子,玉珠借着扶起来的动作塞给小德子一个红包,小德子装作没感觉到的样子回话:“爷请侧福晋收拾出来毓庆宫后院儿的账本牌子钥匙送到前院儿,赶着未时末爷在书房等着。”说完打了千儿小德子就匆忙告退,却脚下一滑露出来了一个灰蓝色的小荷包,忙弯腰捡起来递给身边的丫头,“这荷包是你们院儿里吧,问问谁丢了还回去吧。”说完小德子这回真的告退了。

    李侧福晋看着小丫头手里的荷包瞪大眼珠子,恨不得把荷包烧个洞出来。玉珠看着侧福晋就这么站在门口也不好好看,忙叫着玉珍劝着把人扶回去。

    “侧福晋,爷这是要把管家权交给福晋啊,那咱们……”玉珠原本是侧福晋院里的二等丫鬟,后来因着稳重踏实被提上来当了一等丫鬟,现在在侧福晋院里还是很的脸的。

    “咱们能怎么办?爷给定了时间,现想办法也来不及了啊!”玉珍站在李侧福晋身后急急忙忙开口了,惹得本来就很生气的李侧福晋火冒三丈。

    “玉珠,去把东西取来,抓紧对对账,一会儿我亲自给爷送过去。”李侧福晋不敢不听太子爷的吩咐,可是又没有办法,只能愤愤不平的去对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