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争宠
    紫禁城里没有秘密,更别说小小的毓庆宫,太子爷连着三日都宿在了福晋院儿里,这让原本平静的后院蠢蠢欲动。

    大婚前的几年里太子爷一直坚持着一个月进四回后院,侧福晋两晚,两个格格每人一晚的规矩,从不增减。

    福晋进门按着规矩是该连宿三晚,但是前儿请回来的赵嬷嬷进了福晋的院里就没再出来,这会儿都辰时末了福晋还没起床,也不知道太子爷会怎么想。

    作为福晋进门前一家独大的李侧福晋蠢蠢欲动了。其实这也不能怪李侧福晋沉不住气,刚进毓庆宫还记着家里阿妈额娘教养嬷嬷的叮嘱,各种宫斗技巧铭记于心。可是这几年在毓庆宫里只有两个不跟自己争宠的格格,毓庆宫后院的账本也在自己手里,日子过的简直不能再舒服了,早忘了那些战术技巧,这会儿想去争个宠上个眼药,一时还真想不到好办法。

    李侧福晋在屋子里转来转去,身边的几个丫鬟都是自打进宫就来伺候的,几年时间也都是信得过的。玉珍就想着这会儿侧福晋正是用人之际,借机入了侧福晋的眼怎么也能升成一等丫鬟,一个月多挣钱几两银子,出去比不得福晋跟前儿的琴棋书画几位一等丫鬟,怎么也能得几分脸面不是?

    “侧福晋,福晋前儿给太子爷送了点心,说是昨儿几个小阿哥来爷还让小厨房上了。今儿说不得福晋来不及做点心,咱们给爷送一些去?”玉珍进宫几年了,时长被派去膳房提饭,这会儿想着侧福晋若是同意了,这事儿院里只有自己去做最方便,不是就能得了功劳?

    李氏一时半刻也想不到什么别的点子,就让玉珍去了。

    胤礽恍恍惚惚的上了朝,手里的折子递上去就站在前头低着个头不说话了,老三开始还敢给使个眼色提醒提醒,后来惹得忍无可忍的皇阿玛狠狠的瞪了一眼,就跟着低头装鹌鹑了。

    下朝被皇阿玛跟前儿的梁九功带到后头迎面就有一叠折子扔过来,胤礽手忙脚乱的躲开一抬头就看到集合的众兄弟,以及众星捧月着的皇阿玛。

    “给皇阿玛请安,……”胤礽和几个阿哥相互一阵忙乱的互相行礼。

    “老二,今儿怎么魂不守舍的,你福晋不喜欢你?”皇上满脸戏虐的打趣了一句,看着亲儿子脸上又有了发热的迹象,转了话题问起了军棋的事情。

    原是康熙想着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恍惚间就已经大婚娶福晋了,一时失落跑到阿哥所看几个小儿子求安慰,刚好碰到抱着军棋兴高采烈回来的小四只,凑热闹的一起研究了东拼西凑的说明书,简直比象棋还要好玩多变。康熙即便是千古一帝也不能从儿子手里抢东西啊,更何况还是儿媳妇给几个弟弟的见面礼,今儿就开口直接问胤礽要了。

    今天的太阳不是昨天的太阳,今天的胤礽也不是昨天的胤礽。若是昨儿皇阿玛开口要,胤礽就直接点头应了,回去吩咐一声石氏怎么也不敢不做了送来,可是今儿胤礽可舍不得麻烦自己的福晋,张口就护着了。

    “送给几个弟弟的用的都是不起眼的东西,给您用石头做不好看,用好东西石氏的陪嫁掏空了也凑不出一套来。皇阿玛您自己让人比着做一套就得了,何必跟儿臣福晋要,皇阿玛不嫌丢人啊。”胤礽毫不犹豫张口就拒了,看的几个人目瞪口呆。

    往常胤礽也不是个小气的,得了好东西若是几个弟弟开口了,能给就直接给了,给不了让人照着做了也能给送去,从不会说直接小气的拒绝,更何况这次开口的还是皇阿玛。

    康熙被胤礽一句话噎的闭了嘴,顺手拿起折子又要扔过去,准头都瞄好了,却被胤礽眼疾手快的接住了。

    “皇阿玛没什么事,儿臣先告退了。”胤礽双手把折子放回去,就躬身行了礼,其他几个请了安就没事儿的阿哥也跟着告退出来了。

    “二哥,二哥,弟弟跟你回去呗,下棋的事情还有很多要请教二嫂。”小十三是真的喜欢军棋这个东西,昨儿回去研究到很晚才被奶嬷嬷按在床上睡了,可军棋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学会的,有几个地方怎么研究都搞不明白,就想要再当面请教。

    “我也去,……”

    “二哥,……”

    “……”

    几位大一点的阿哥还没来得及看看那叫做军棋的东西,看着皇阿玛一脸兴趣盎然的样子,不禁好奇了,特别是最爱舞文弄墨的文艺青年老三,恨不得跟着皇阿玛开口给自己也要一套,可是皇阿玛都被怼了,自己也就没敢张嘴,这会儿还真的想跟着去看看。

    小几只的目的就不单纯了,原本给皇阿玛请安之后就得回无逸斋上课了,要是能跟着太子二哥去毓庆宫找二嫂,二嫂再好心留个饭,这一天就基本磨蹭过去了,除了不能出宫,简直就是放假一天啊放假一天。

    胤礽打量了一圈自家兄弟,实在不能当作没看到,也不去处理公务了,派人去无逸斋替不省心的弟弟们告了假,就带着一串兄弟回了毓庆宫。

    玉珍按着李侧福晋的吩咐,用一个小荷包得了小太监的消息,卡着太子爷进门的时间,做了精致的小点心装在食盒里送去了。

    胤礽这边带着人进了前院儿就让人去后头请福晋了,小顺子茶还没送上来就听院子外头传来玉珍求见的通报,想着去御膳房取点心还要一会儿,就让人先拿进来了,等着人送了食盒进来就匆忙给几位阿哥端上去,早膳太子爷也没来得及用,这会儿该是早饿了。

    小德子还没到宫门口就被派去请福晋了,赶着时间过去才知道福晋还没起,想着太子爷早上对福晋的态度,就带着要替自家主子告罪的侍琴回了前院儿。

    侍琴几个今儿早上过的心惊胆颤,甚至借此抓住一个跟外面嚼主子舌根子的婆婆和一个向外传递消息的小丫鬟,还没合计好如何处置人,这边太子爷又要请福晋去前院儿了,眼见着已经瞒不住了,侍琴匆匆跟着小德子去前院儿告罪,最重要的是给侍书几个争取时间把主子从被窝里挖出来送到前院儿。

    一路忐忑的侍琴被被带着往前院儿走,路上迎面碰到玉珍,互相见礼,再没多说就急急走了,也没留意玉珍打量的眼神。

    小德子也没比侍琴好多少,人没请过来,担心太子爷怪罪,心里就不由得觉得这福晋真是个恃宠而骄的,太子爷这才宿了三日,还没生出儿子傍身就不按着规矩走了,请个太医装个样子也好有个解释。

    俩人就这么一路忐忑的进了院子,小德子轻轻走到胤礽身后,俯身在胤礽耳边说了就后退一步等着处置,没想到胤礽轻咳了一声,只让侍琴回去好好伺候着,叫人拿了军棋出来摆好,也不提叫福晋起来的话,更没有怪罪他们。

    小德子一脸懵逼的送走同样一脸懵的侍琴,回去端茶送水的伺候几位阿哥爷。

    话说石子晴这边可是热闹了,从被窝里被挖出来,几个人围着急行军一样的给石子晴收拾打扮。

    “有吃的吗?”趁着还没上妆,石子晴急急忙忙问。

    “福晋,没时间了,奴婢给您上个红枣茶吧!”侍书直接没让自家福晋选择就自己做主了。

    石子晴除了“……”还是“……”。

    被灌了个水饱打包送走的石子晴已经无力吐槽了。

    几位大一些的阿哥围观了军棋本棋,又研究了一圈胤礽自留的说明书,终于等来了姗姗来迟的石子晴,等着石子晴先给胤礽请安之后,几个人又是一阵请安。

    石子晴真是饿的眼冒绿光,刚坐下就伸手拿了一块点心塞到嘴里,是的,就是玉珍刚刚送来的那盘点心。点心还有刚出锅的余温,吃到嘴里细细绵绵,入口即化,再抿一口普洱,那感觉简直了。

    “二嫂饿了吗?昨儿上的酥肉吃着挺好吃的,二哥让人上一份吧。”小十看着自家二嫂一块一块的消灭点心,咽了咽口水突然觉得自己也饿了。

    胤礽自打石子晴进门就看不见别人了,一双眼睛只盯着自家福晋看,怎么看都看不够。老三看着太子二哥那拔不出的眼珠子,表示自己受到了一万点惊吓。

    听到小十说的炸鸡,胤礽招手让小德子去安排,却被自家福晋拒绝了。

    “大清早吃炸鸡太油腻了,有牛奶吗?晌午二嫂给你们做点好吃的啊?”石子晴其实已经垫的差不多了,想着喝点牛奶,午膳多弄些好吃的请大家留个饭。

    小德子看着胤礽点了头,忙出去准备了。

    石子晴抱着杯子和小几只一起围观太子爷和老三下军棋,还真别说,第一局还赢得磕磕绊绊的胤礽第二局就已经开始虐老三了,可怜老三生平第一次见到这个东西,迷迷糊糊被虐的惨不忍睹,最后还是石子晴出手指导,虽然还是输给胤礽但也能尽量保留点颜面,即便这样石子晴还是非常非常非常佩服康熙生的儿子们,尤其是胤礽。

    其实多下几局就会明白军棋的规则,胤礽赢了两局就退出来让几个弟弟轮流“厮杀”,石子晴在一边指导规则和一些布局。

    >>>>>>>> bc208f99260d10078dae57389a363c6d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