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你是谁?
    吃饱喝足被送上万孙床,石子晴拿了本游记倚着枕头就着烛光慢慢吞吞的看起来,二更时子靡进来劝了一回,被石子晴指着剪了烛芯,无情的赶出去了。直到听到打三更的声音顺着宫墙远远的传进来,石子晴才滑进被子里睡过去了。

    胤礽半宿没睡,拿着石子晴写的家书和练字的几张纸看着看着就忘了时间,用毛笔和钢笔写的字虽说会有一些变形,但是细节的习惯必然还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的。

    可问题是高中毕业到邮轮出事穿过来,已经有近三十年没有仔细看过她写的东西了,她的字在记忆中早已经模糊不清,印象最深的是穿过来之前她快递寄过来的生日礼物,那几年自己一个人在外地上学,生日也只能跟几个朋友一起吃顿饭,每年生日能收到她寄过来的生日礼物就格外的心满意足。

    她最后寄过来的生日礼物是什么来着?对了,是一个diy的大杯子和一大盒茶包,茶包是春末夏初的时候她和妈妈一起亲手做的,当时做成之后她还在朋友圈里炫耀了好一阵,另外有一张卡片。

    卡片上一贯写字潦草的她一笔一画郑重的写着:

    “没有以身作则,不敢劝你早睡早起,只盼熬夜通宵时记得泡一大杯花茶,明目养肝聊胜于无。

    等你回来陪我吃遍小吃街。

    另祝福如东海老王八,寿比南山大石头。

    ————你女神”

    这张卡片和之前几年的几张生日卡片一起被他夹在了《四**棋-风行手册》里,当时就想着毕业回去无论如何也得鼓起勇气去告个白试试,万一见鬼了呢?可还没等回去,就在系里组织的三天两夜毕业旅行中悲壮了。

    也不知道等着他回去吃掉一条小吃街的她,多久才知道这个消息,是不是会伤心,不过最好晚一点知道,不要打扰她毕业的好心情,听说她校园招聘签到了一个很有名的大公司,还没来得及当面祝贺她。

    高中毕业的时候他们关系好的几个人一起吃遍了一条长长的小吃街,然后在街口的药店分享了一盒健胃消食片和一大包山楂丸,约定好大学毕业再去吃一次,而自己只能失约了。

    昨晚喝汤喝的眯起双眼一脸享受的福晋,今儿拽着自己袖子摇啊摇的福晋,下军棋时忽悠的四个弟弟一脸崇拜的福晋,单方面虐杀自己时眉开眼笑得意洋洋的福晋,甚至前儿晚上怼大嫂时一脸真诚的笑……

    胤礽细细回忆着记忆中同桌的样子,一点一点的和这两天的福晋重合起来,抬手按着疯狂跳动的小心脏,不敢相信自己的结论。胤礽拿起手边的毛笔,凭着记忆细细勾勒出一个女孩的样貌,白衬衫牛仔裤,高马尾,一双有点英气的凤眼,嘴角勾起狡黠的微笑……这是最后一次在机场送他的样子,也是两人最后一次见面,开学的时候为了让喜欢的女生能到机场送个行,主动被动的答应了一系列不平等的条约,傻姑娘才一脸不情愿的来送了行,没想到那就是最后一次见面。

    “爷,子时三刻了,奴才服侍您歇了吧!”小德子这一天也是熬的不行,早起晚睡,往常这会儿爷早都上床睡觉了,毕竟寅时二刻就得起了,再不睡一天都得没精神。

    胤礽把桌上的几张纸收起来,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看着小德子要招呼人进来服侍他洗漱,摆了摆手,往外走。

    “今儿去福晋院里吧,明儿早点叫爷起来上朝去。”胤礽这回一点不勉强的走的飞快,再不是按规矩必须得去福晋院儿里的勉强,她若真的是福晋,这辈子简直再无所求了。

    按着宫里的规矩,前院儿熄灯之后,后院儿的女人才可以关门落锁洗洗睡,可是胤礽今儿太晚了,匆匆进了院门不等守夜的子靡行礼,就挥开众人,自己掀开门帘进了内室。

    一进内室就看着昏暗的烛光透过大红色的灯罩装满屋子,暖暖的烛光只让人觉得心暖的要化成一滩水,流向四肢百骸。

    床幔遮住了里面酣睡的女人,胤礽却站在门口不敢上前,突然害怕看到里面的人,她真的是自己想的那个人吗?若是不曾怀疑,也就无所谓了,有了期待,那么一切就变得不一样了。

    她若是她,那么她是出了什么事情穿过来的呢?

    她若不是,那么以后自己又该如何面对她?

    “爷,奴才伺候您洗漱?”院儿里出了子由的事情之后,几个丫鬟为了表示自己的忠心都尽量远离胤礽,这会儿子靡只能上前请德公公和带过来的几个小太监伺候太子爷。

    胤礽眼睛盯着床幔,由着几个奴才围着他换衣服洗漱,收拾完了就让他们都关上门出去了。

    犹犹豫豫的掀开床幔,大红色的缎面被子上,乌发如云铺散着,简直比缎面的被子还要更有光泽几分,石子晴睡的两颊泛红,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好吃的,嘴里时不时的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透过刷子似的睫毛好似还能看到白天泛着光的眸子。

    胤礽悄悄爬上床,细细打量着这个睡姿肆意的福晋,记忆里她上课偷偷睡觉的时候偶尔会吧唧嘴,睡醒了就盼着放学回家在路上偷偷吃一个冰淇淋或是一份巷子里的那家臭豆腐。

    看着石子晴的睡颜,胤礽只觉得她原本就应该是这样的,做梦都想着吃东西的贪吃样才配的上她吃货的美誉,也不知道明早起来又会折腾小厨房给她做点什么好吃的,作为一个著名的手残党吃货,点个单来难为厨子的事情做的简直不要太顺手。

    轻手轻脚的拉好被子躺进去,拿起被扔在枕头上的书翻了翻,不由得失笑。

    这本书简直是吃货们的一大收藏,被很多老饕津津乐道,也不知道被她从哪个犄角旮旯翻出来的,这本《清异录》写于北宋时期,三分之一的部分记录的都是美食,睡前看它简直无异于自找罪受。

    放好书,借着昏暗的烛光,胤礽看着石子晴的睡颜慢慢的睡了过去,一夜好眠,只觉得刚刚睡着就听到小德子在门口叫起的声音。

    轻轻爬起来,看着睡的不知今夕是何夕的石子晴,忍不住伸手在她脸上戳了戳,满脸胶原蛋白,滑嫩的手感让人流连忘返,胤礽失神的盯着石子晴的脸,戳了几下尤觉不满,拇指不自觉的放在了石子晴海棠般的红唇上,直到她无意识的伸出舌头舔了舔,惊的胤礽慌忙站起身来。

    “寅时三刻了,太子爷,再不起赶不及上朝了。”小德子在内屋门口看着自家爷一动不动的站着不知道想什么,忙开口催了一句。

    站在床幔外的胤礽眼睛怎么也从石子晴脸上拔不下来,只想看着她,看着她,再看一会儿就行,被小德子惊醒,就想着今儿能不能不去上朝啊,老三大婚都放了半个月的假,自己怎么就只有三天,皇阿玛简直太不公平了啊。

    上前拉好床幔,吩咐子靡让福晋睡个好觉,起了想吃什么让小厨房做了端上来,去大厨房领了牛奶让福晋喝了,然后才一肚子怨念的出了屋子。

    小德子伺候着太子爷洗漱收拾,换上朝服,捧着装满折子的木盒往外走,直到出了毓庆宫看到太子爷耳朵上的红晕还没有褪下去,只能轻声提醒了一句,就看着淡粉色的耳朵突然间爆红起来,太子爷的脸都红了两个色号。

    胤礽一脸蠢样的进了乾清宫后殿,一路上被众人戏虐打量的目光注视着,无论怎么掩饰只要想到毓庆宫里的那个人,就控制不住的涨红了脸。

    “给太子二哥请安。”后殿里老三老四都早早来了,请完安站起来就盯着胤礽的脸看。

    老四是个严肃的性子,即便心里转了几转嘴上也不会说什么。老三就不行了,原本就是个最爱红袖添香的浪漫性子,平日在后院也是个会嘴花花的,看到耳根子爆红的胤礽真是忍不住开口打趣。

    “二哥一大早碰到什么好事了?二哥昨儿在哪歇着的?看这一脸春意的样子,跟二嫂歇的还好?”老三荤素不忌的胡说八道惹得木着一张脸的老四都绷不住的露出笑容了。

    “老二,今儿老三说的对,大早上的你怎么就弄的满脸春意?”被伺候洗漱完,康熙出来就听到自家老三在这打趣老二,开口就帮了腔。

    “儿臣给皇阿玛请安,皇阿玛吉祥。”胤礽也没来及回话就忙带着两个弟弟给康熙请安了。

    “起吧,老二,你跟咱们几个讲讲今儿这脸是怎么弄的?还有耳朵?”康熙一脸兴味的看着胤礽好像必须要问出个子丑寅卯来。

    “时辰到了,咱先去上朝吧,儿臣先告退,皇阿玛您也快着点。”胤礽实在忍受不了他们打趣的目光,找个借口就跑了,早朝前怎么也得把脸弄白了。

    石子晴一直睡到辰时末,侍琴几个估摸着乾清宫快要退朝了,太子爷虽说留了话,可是太子爷都回来了福晋还没起怎么也说不过去。

    迷迷糊糊被叫醒,石子晴拒绝了起床的建议,缩在被子里不出去,侍琴想着福晋昨儿睡的太晚了,就拉好床幔起身出去了,让侍书上了早膳,然后和侍棋在外屋作出福晋起床了的样子给外人看,院里的人还没有查清楚,这么不合规矩的事情被外人知道了不知道会传出什么闲话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