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军棋2
    胤礽本就坐在窗前看折子,一句不差的听完了石子晴的话,暗道这位也是个有脾气的,初来乍到也不怕折损了自己的面子,敢想敢干,这以后谁想要做这种事情就要有必定能爬起来的把握,敢往前走一步,后路就堵死了。

    “进来吧,小九,给你二嫂倒茶,咱们来看看这个怎么玩?”胤礽收起基本被当作道具的折子,起身和几个弟弟一起围到茶案前面。

    几个小阿哥打小儿在宫里长大早就成了小人精,就连小十刚才都看明白了,这会几个人忙站起来给二嫂行礼,小九更是忙着端茶倒水的,请石子晴上座。

    石子晴意思意思的行了礼就和大家围坐在一起,茶案早在军棋送过来的时候就被打扫干净了。

    棋盒的面上就画的是棋盘,棋盘倒是没什么可说的,跟象棋爷差不了多少,大家也是见过的,难就难在棋子上了。

    军棋的棋子原本是两方各25枚,军旗、司令和军长各一个;师长、旅长、团长、营长和炸弹各两个;最后连长、排长、工兵和地雷各三个。

    石子晴想了又想,几个丫鬟嬷嬷也说不清楚清朝的武官职位,只能从只言片语和从前看过的电视剧里给他们重新起名,最后想着若是不对就借口自己一个待字闺中的女流之辈不懂也能说得过去,就凑活起了名字。

    清朝版的陆军棋还是两方25枚,军旗、正都统、副都统各一个;协都统、正参领、副参领、协参领和炸弹各两个;正军校、副军校、协军校和地雷各三个。

    石子晴说着棋子的大小和和基本规则,顺手就摆起来了,胤礽坐在对面把自己面前的棋子拿起来也开始摆放,虽说让人看着他是照着石子晴的摆法一个一个放上去,仔细看就会发现胤礽此时此刻格外的积极主动和得心应手。

    几个小阿哥看着这些棋子,一个一个记住规矩就等着石子晴演示给他们看。

    石子晴高中的时候就是学校围棋社的,说是围棋社不过是几个喜欢下棋的同学聚在一起研究棋谱,连带着能找到的各种棋,像是中国象棋、国际象棋、围棋、军棋、跳棋以及网上流行的飞行棋,五花八门的棋都被他们拿来一起讨论顺便借机逃掉每周一次的大扫除或者班会什么的,工作之后时间被满满的工作填满也没有了棋友,这会儿拿着清朝陆军棋还真的无限怀念。

    嘴里说着陆军棋的规则,手上的动作也不慢,摆出了两人对峙的棋盘,仔细打量了对面胤礽摆放的棋子,原本想报昨晚的“一面之仇”,却也只有竖起大拇哥点赞的份儿,智商碾压啊!

    “你们都读过《墨子》吗?谁给咱背一段《墨子·公输》?”摆好棋盘,石子晴看几个小阿哥眉头紧皱的盯着棋子看,想着一直在上书房念书的小阿哥理解不了模拟作战,只能从根源开始讲讲。

    一听到背书,小九小十都蔫儿了,小十四一脸懵逼的看着石子晴,他还没学到《墨子》,看到两个小哥哥都不说话,就想转头向二哥求救。

    “二嫂,弟弟大致读过这一篇,不敢说能完整背出来,背的不对的地方二嫂再来指证。”说完话,小十三就看着二嫂点了点头,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小十三就站起来摇头晃脑的背开了。

    “公输盘为楚造云梯之械,成,将以攻宋。子墨子闻之,起于鲁,行十日十夜,而至于郢,见公输盘。

    …………

    于是见公输盘。子墨子解带为城,以牒为械,公输盘九设攻城之机变,子墨子九距之。公输盘之攻械尽,子墨子之守圉有余。

    公输盘诎,而曰:“吾知所以距子矣,吾不言。”

    子墨子亦曰:“吾知子之所以距我,吾不言。”

    楚王问其故。

    子墨子曰:“公输子之意不过欲杀臣。杀臣,宋莫能守,乃可攻也。然臣之弟子禽滑厘等三百人,已持臣守圉之器,在宋城上而待楚寇矣。虽杀臣,不能绝也。”

    楚王曰:“善哉。吾请无攻宋矣。”

    子墨子归,过宋。天雨,庇其闾中,守闾者不内也。故曰:“治于神者,众人不知其功。争于明者,众人知之。””

    石子晴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位年仅9岁的小阿哥,这篇文章当年上初中的时候自己背了几个礼拜来着?高中开始接触陆军棋才又拿出来仔细读过一阵子,现在早落在二十一世纪没带过来了。

    “这篇提到墨子九拒,就是在不断的模拟战争中的攻守方法,就像是沙盘练兵……”石子晴尽力忽视身边灼热的目光,把这段在围棋社显摆了两年的演讲在大清朝又讲了一遍。

    “军棋里的棋子有大有小,按着武官的官职大吃小,小棋遇大棋被吃,相同棋子相遇,则同归于尽;工兵能排除地雷,其他棋子不能排雷;炸弹与任何棋子相遇时同归于尽,这是棋子的吃子规则。”石子晴说着就捏着自己的副都统吃了对面的正参领。

    “棋盘上行走路线包括公路线和铁路线,显示较细的是公路线,任何棋子在公路线上只能走一步;显示为粗黑的为铁路线,铁路上没有障碍时,工兵可在铁路线上任意行走,其它棋子在铁路线上只能直走,不能转直角弯。棋子落点包括结点、行营、两个大本营。行营是个安全岛,进入以后,敌方棋子不能吃行营中的棋子。军旗和地雷不能移动,这个是棋子的走法。”石子晴指着棋盘的里一条条路线慢慢的讲着。

    “今儿演示的是明棋,就是像象棋一样把棋子面冲上摆着,炸弹与任何棋子相遇时,双方都消失。地雷不能移动,工兵可以吃它,炸弹撞地雷都消失,其余棋子撞地雷自己消失;军旗被对方扛走、无棋可走都会被判负;工兵在铁路上可以走弯道。”石子晴说着也不管太子爷听懂了没有,兴致勃勃的就要拉着胤礽开局。

    “基本听明白就行了,二嫂陪太子爷给你们演示一遍会更容易看明白。”石子晴不等胤礽答应宣布开局了。

    胤礽此刻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福晋简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读高中的同桌当年嘴上说着教下棋,用一段《墨子·公输》大杀四方忽悠了前后左右桌之后,匆匆讲了几句,就拉着自己毫不犹豫的虐啊虐啊虐。

    透过打扮的端庄的福晋,胤礽却好像看到当年那个撸胳膊挽袖子,兴奋的恨不得站到椅子上的同桌,就连眼睛里散发出来的兴致勃勃和恶作剧成功的得意洋洋都一模一样。

    胤礽看着自己的福晋,心不在焉的一步一步被吃光棋子输了这盘棋,就听到毫不掩饰的笑声,只觉得笑得自己的小心脏也跟着一颤一颤的,眼里不由得溢出满满的笑意。

    石子晴旗开得胜,笑得得意忘形了,看到面前五个辫子头才想起自己的身份,笑声嘎然而止,憋的脸都红透了。

    “二嫂,我们大致看懂了,您能把法子写给我们拿回去慢慢研究吗?”或许是男生打小都喜欢这种带兵打仗的游戏,看着石子晴排兵布阵简直是虐杀了太子二哥,四个小阿哥激动的脸都红了,小九急急的开口催起来。

    “你说,爷给你代笔。”胤礽想到这两天看到的字迹,这会儿心情也好,就没难为自家福晋,站起来就往书案边走。

    石子晴听到小九的话正准备想法子忽悠过去,就被胤礽救了,真是好人呐,被解救的石子晴屁颠屁颠的跟上去抢了磨墨太监的工作。

    胤礽原本就是活过一辈子的,这辈子两岁就拿笔开始练字了,近二十年坚持每日练字,抬笔的时候气场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了的,石子晴原本还一字一字慢慢的说,看着胤礽行云流水的写字,不知不觉变成了正常的语速,除了今天演示的明棋,把暗棋和竖棋的法子也都一起说出来了。

    胤礽写完不等拿起来吹一吹就看到五只伸过来的爪子,撇了一眼伸手的石子晴,冲着几个弟弟说:“你们四个自己过来照着抄一份带回去,这份是我自己的。”

    “二哥,你小气!”这是最不爱读书写字的小十。

    “自己抄,抄完带着你们的棋一起滚吧。”胤礽放下笔站起来给四个弟弟让位置。

    四个小脑袋围着这几张纸嘀嘀咕咕的讨论半响,终于决定字数最多的一张分给老实的小十三,剩下的三张三个人每人分一张,带回去刚好能凑出来一份完整的,回去再找小伴读抄写完整。

    然后几个人就趴在大书案的两边开始抄写起来,就连年纪最小的小十四的毛笔字都看的石子晴一脑门子汗。

    “爷,臣妾先回去了。”石子晴虽然觉得下棋好玩,但是真的得抓紧时间练练字了,真的是拿不出手啊。

    “去吧,你院里的那个丫头让小德子找个由头送走罢。”胤礽说完话就摆手让石子晴走了。

    石子晴原本是想做点饼干吃的,耽搁了一个多时辰,过了下午茶时间,直接可以吃晚饭了,可是想起第一天端上来的蒸菜就食欲全无。

    仔细回忆二十一世纪的晚饭,烤串、小龙虾、火锅必须得排前三,但这三样都是人多吃气氛的吃食,一个人的时候最常吃的就是宫保鸡丁盖饭、鱼香肉丝盖饭、烤肉饭等一系列的外卖便当。

    “今儿做两个小炒就行了,上一份米饭一道汤,也别弄太复杂。”石子晴兴奋劲儿过去了就想靠着歇会儿,简单安排了就让侍书去小厨房了。

    “福晋,小德子公公派人来把子由的私物拿走了。”侍琴悄悄打量着福晋的脸色,担心福晋会因为没有约束好院里的人被太子爷责罚。

    “那位叫珠怜的被送走也好,别脏了咱们院里的地方,你让侍书自己去挑一个三等的丫鬟升上来跟着她,还叫子由。”石子晴跟侍琴的脑电波不在一个频率,自顾自的歪倒在贵妃榻上打瞌睡等晚饭去了。

    侍琴虽然觉得自家福晋这回行事太过温柔,不像以前在家里那么严厉,想着她们都是初入宫门,也不敢多问,领了命就匆匆去找侍书传话了。

    屋里的丫鬟们看着主子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一时看不明白福晋的性情,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几个能找到活儿的都借口出去忙了。

    石子晴这一觉就睡到闻到饭香被叫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