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军棋1
    “十四弟来找他二嫂要礼物了,备好了吗?”胤礽努力忽略穿越福晋鼓起腮帮子瞪起眼睛给他熟悉的感觉,直接开口了。

    “准备好了,前儿只答应了十四阿哥一个,不知道还需要给谁,多准备了几套,现在一起拿给爷?”石子晴知道自己一时冲动只答应了十四阿哥一个好像不太好,这两天就跟侍琴她们一起,挑挑拣拣的做了六七套,自己在宫里两眼一抹黑,只能让胤礽把关看看应该再给谁送过去。

    带着胤礽从书房出来,让人把准备好的礼物拿过来请胤礽看看能不能拿的出手。

    侍棋捧着一摞盒子出来,拿了上面的一个拉开抽屉露出里面的东西就退后了,说实话,这两天她们虽说跟着福晋忙忙叨叨的做出来了,可这玩意儿怎么玩还真的没学会,听着就觉得复杂,也不知道福晋是怎么想出来的。

    胤礽一打眼儿就看出来在二十一世纪这东西叫做“军棋”,盒子是简单的松木,侧面各做了一个带扣子的抽屉,刚好可以收纳这50枚棋子,打开抽屉,能看到棋子分别由两种不同颜色的玉石上面刻字组成的。虽说用的不是顶好的玉石,这一套下来比二十一世纪路边十块钱一套的贵了不知道多少倍。

    胤礽大致看过去,觉得还不算是惊世骇俗,就招手让小德子进来全部抱走了。

    石子晴一惊,赶紧伸手拽住了胤礽的袖子,“爷,有一套是给我自己留着的,还有玩法还没写给十四阿哥。”

    全场在石子晴拽住胤礽袖子的时候就静止了,眼神或明或暗都落在她抓住胤礽袖子的那只手上,只有石子晴只顾着着急自己的玩具要被抢走了,对众人的目光一无所觉。

    胤礽看到军棋的时候思绪就飞走了,半响回过神来就感觉到袖口被自家福晋抓在手里摇啊摇,愣了一瞬,轻咳一声抽出袖子就转身带着小德子,小德子抱着几盒军棋,主仆俩匆匆走了。

    石子晴眼看着小德子抱着自己大清朝的第一件娱乐设备匆匆的追着自己主子走了,两行清泪都要自由奔流了。

    侍书偷偷打量了自家福晋一眼,准备用美食安慰福晋。谁让石子晴这两天胃口大开还想出了各种各样的奇怪吃食,暴露了自己的吃货属性。

    胤礽刚进书房,几个弟弟向着小德子就围过去了,半个眼神也没给太子二哥。胤礽乐得清闲,转身坐在大班椅上默默喝茶看折子。

    几个人围着军棋看了又看,七嘴八舌的分析半天也没整明白这个东西是怎么玩儿的。

    小九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转,舔着脸走到胤礽身边,伸手赶走了默默磨墨的小太监,一手磨墨一边用眼角偷偷打量自家二哥。

    胤礽是什么人,不说前后两辈子四十多年的日子是不是白长年纪的,就说跟在康熙皇帝身后的这十几年能是白过的吗?虽说刚刚一时失神拿了东西就走,这会儿也转过念头来了,正找不到借口叫石子晴过来,看着小九低头蹭过来,正中下怀,就等着小九递台阶过来好就坡下驴。

    看着半天只敢打量自己的小九和俩人争的面红耳赤的小十和小十四,胤礽老神在在的坐着,时不时的抿一口茶拿起毛笔写两个字,就是不开口。

    “二哥,二嫂准备的这是个什么玩意儿啊,看着倒像是棋子,二哥您见多识广,怎么玩儿您跟我们几个讲讲呗。”小九看着二哥晾着自己也不开口说话,只好上赶着问一句。

    “这东西原本你二嫂刚做成,还没写玩法的单子,别说你二哥我见多识广,这东西还真没见过。你这紧赶慢赶的非得要,二哥拿了东西就过来了,这会儿再过去问问怎么玩儿?”胤礽眼皮也没抬的专注看折子,这东西明儿早朝就得给皇阿玛过目,耽误不得。

    “嘿嘿,二哥,要不您请二嫂到前院来,给我们兄弟几个讲讲怎么玩儿,正好您也歇歇,看皇阿玛这些年天天看折子,折子不还是看不完?”小九眨着一双泛着水光的桃花眼,讨好的求着胤礽,胤礽一副不得不答应你,为你们爷这回牺牲大了的表情冲着小德子招手。

    “去后院请福晋过来,去吧。”胤礽满脸严肃的看着小德子躬身退出去,就举起折子再不理几个小崽子。

    小九目的达到也不献殷勤了,凑过去四个人继续嘀嘀咕咕也不敢吵着太子二哥,顺便盼着二嫂赶紧的过来。

    后院里石子晴正看着眼前的子由目瞪口呆,谁能告诉自己面前这位十四岁的小丫鬟两颊坨红的拒绝自己做曲奇的要求是怎么回事?

    “福晋,太子爷让做些昨儿做的炸鸡,奴婢这还没准备好。”子由说完这句话草草行了礼就转身进厨房把石子晴和侍书都关在门外了。众人不禁目瞪口呆,这姑娘前两天都好好的,今儿这是什么东西上身了不成?

    石子晴也是火气大了,不说在这大清朝自己还有个高高在上的身份,就是在二十一世纪职场里的谁敢这样给碰软钉子摆脸色关门外的,不说弄死也得怼的她没了活下去的勇气。

    深呼吸,安慰自己初来乍到不要自毁形象,转身指了两个力气大的嬷嬷,“你俩,待会儿里头那个出来,带着她做的东西和行李,送到前院给太子爷,既然有心伺候太子爷,咱们不能拦着人家尽心不是?”说完话石子晴转身又回了自己的书房,挑了一本游记看起来,刚刚练的字都被胤礽拿走了,也别想着伪装了,得过且过吧。

    石子晴把自己关进书房不理会后院里众人此刻的相法,丫鬟婆子们凑在一起讨论的热火朝天,有人觉得福晋这是要帮着子由进了前院替自己盯着主子爷,子由飞上枝头最差也能进前院在太子爷眼前伺候,有脑子一点的就明白这回子由是落不着什么好的,太子爷不是什么女人都要,更不是你仰慕我我就会收了你的人,否则这紫禁城的宫女全都奔着太子爷使劲儿就成了,这高枝攀的没有一点难度啊!

    小德子在宫里都活成半个人精了,进了后院两句话就打听全乎了,没敢开口说什么,只叫侍琴请福晋去前院教几位小阿哥。

    看着侍琴带着侍画子颜去请福晋,应该还要再梳妆打扮,就留下自己刚收的小徒弟小邓子等着,自己匆匆回去找太子爷了。

    石子晴看会书一再被打断,火气已经冲到胸口,再来一次就准备喷火了,听到侍琴的回话,石子晴突然就笑了,得意啊!

    “侍琴,你去小厨房门口给子由露个话,侍书,来给你家福晋好好打扮打扮。”石子晴就是一口气出不去憋得慌,被人当面打了脸不打回去实在不是自己的做派。

    这两天带着几个丫鬟挑玉石,画样子,玩法也是教过几遍的,子由这会儿不上赶着去刷脸也就不是她了,要给人家留够时间啊。

    小德子躬身站在胤礽身后一五一十的把打听到的说完,没等反应过来,就听到门口守门小太监禀报。

    “太子爷,福晋院里的丫头送点心来了。”小太监听着里面嗯的一声就掀开门帘放子由进去了。

    “奴婢珠怜见过太子爷,太子爷吉祥。这是奴婢亲手做的炸鸡,还请爷品尝。”子由小步走到胤礽的大书案前屈膝行礼,微微抬眼展示自以为美丽勾魂的微笑。

    小德子眼看着子由托着食盒走进来,眼里只有太子爷,门口茶案坐着的几位爷也都视而不见,不自觉地扳起毓庆宫大总管的气势上前就要开口,就听太子爷淡淡的问:“后院福晋赐名珠怜惜?”

    “回太子爷,奴婢原本就叫珠怜,前儿福晋赐名子由。”子由半天没听到太子爷叫起,不由得有些体力不支的摇摇晃晃,更是一脸求您怜惜的表情看着礽。“爷,这棋叫做军棋,两人或者四人一起下的,还分为明棋和暗棋,奴婢可以演示给爷看看。”

    “小德子,去问问福晋怎么还没过来?”胤礽眼睛盯着折子,半分眼神没分给子由,仿佛眼前根本没有这么一个人。

    小德子看着子由张嘴还想说什么,忙叫了两个小太监拉着子由出去了。

    也是巧了,石子晴想着胤礽必定是看不上这么个东西的,换了衣服简单的梳了个头,即便不想上妆还是得考虑**oss的面子,淡淡的上了眉眼擦了口红就带着人来了。

    没想到太子爷做事情还真是速战速决,这几分钟就把人打发了,没戏可看的石子晴无聊的转转眼珠往书房门口走,就听到小德子带着众人行完礼也不歇口气,上前张口就是:“福晋,这个丫鬟是您院里的吧,您看怎么处置?”

    石子晴眼角扫过简直不知轻重到没脑子的地步的子由,转了转眼珠,“这位小姐是扑奔着太子爷来的,我院里是养不住的,公公安排在前院收了吧,待会儿我让人把她的私物送过来。”想起什么似的,转身对着侍琴说:“跟咱们院里看门的嬷嬷太监们说一声,这位以后都不准进咱们院了。”

    一口气说完这些也不等两个人回话,就当先在书房门口求见太子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