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侍寝
    这会儿胤礽大概也是累了,一言不发的带头走进来,只摆手让大家起来,就大马金刀的坐在了上首。

    石子晴看着侍琴不停的给她使眼色,眼看着眼睛就要抽筋了,只好亲自上前伺候着胤礽洗手,又接过打湿的热帕子递给胤礽,看着他擦脸。

    “爷,您晚膳用的好吗?再用点汤汤水水的?”他们俩相对无言,一屋子人也不敢说话,石子晴只能自己硬着头皮打破沉默。

    “嗯。”听着胤礽眼皮也没抬的应了一声,石子晴就自己出去安排了。

    “福晋,厨房有炖的莲子粥,还有豌豆黄,奶饽饽,给爷端上去?”侍琴跟小德子打听了胤礽的喜好,就想着照着规矩安排。

    石子晴想起早上端来的饽饽就觉得噎得慌,“刚才我吃的面还有吗?上两碗,我陪着太子爷再吃点。”

    侍琴瞪大了眼睛看了看自家吃不饱的福晋,只能郁闷的去小厨房吩咐子由做饭去了。

    胤礽看到端到面前的夜宵,倒不是觉得受宠若惊,只是更加觉得自己这位穿越福晋是个顶大的吃货,中午一盘子炸鸡吃得自己吃晚膳都没有胃口用了,往常吃惯了的膳食看着竟然都没了食欲,可看现在端上来的酸汤面和小菜竟然让自己快要流口水了。

    “爷,用膳吧,这面汤多面少,肚子里有食儿了就能睡好了。”石子晴看着胤礽坐着不动,自己可是忍不住了,就开口催了一句。

    胤礽拿起筷子尝了一口,突然就觉得肚子里空空的,就看他不动声色的加快了速度,原本一小碗就几筷子的面,眨眼就吃完了。抬眼一看石子晴还在细细的喝酸汤面里舀出来的汤,眯起的眼睛一脸享受,也没有发现胤礽盯着她碗里的面眼睛简直都冒出绿光了。

    “福晋今儿看着圆润了许多啊。今儿吃了几顿?”

    “……”你才胖,你全家都胖。

    “爷,让人再上点?碗里的我动过了。”石子晴是真心舍不得啊,有一顿顺口的吃真的十分不容易啊,肚子里的馋虫不伺候好了真的会睡不着啊。

    “爷不嫌弃你。”嘴里说着不嫌弃,就上手端过了石子晴面前的碗。

    看着胤礽吃完了两碗面,扫光了装着小菜的七八个小碟子,石子晴简直要去报警了。规矩呢?一道菜只能吃三口呢?真是没想到这位太子爷还有节俭的美德啊。

    胤礽吃饱喝足就示意小德子带人退出屋子,透过帘子隐约看到小德子亲自站在门口守着。

    “爷,站起来消消食,让她们伺候您更衣洗漱?”石子晴叹了口气,给侍琴打眼色。

    别说石子晴是个穿越的,就是原住民也不会伺候刚刚大婚的夫君啊,这可是难死凭本事单身二十多年的石子晴了。

    就看着胤礽站起来跟着石子晴走到内屋,对着石子晴张开双臂,低头看着自家福晋的反应。

    石子晴瞪大了双眼,木木呆呆的盯着眼前的盘扣,就听到侍琴在内屋门口轻轻的咳了一声,忙抬手去装模作样的解扣子,实在忍不住的抬头白了胤礽一眼,就听到头顶传来沉闷的咳嗽声。

    石子晴加快了手里的动作,满头大汗的解开了一串扣子,刚脱下外袍就眼睁睁看着胤礽转身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这就准备睡觉了。

    石子晴也被侍琴和子钗手脚利索的收拾干净送到床上,拉好床幔,吹熄了蜡烛,俩人就守在内屋外面随时等着里面叫人。

    实话实说,跟胤礽同床共枕石子晴还是有很大心理压力的,当然她并不知道昨晚俩人就睡在一张床上。

    好在按着他俩的身份,拔步床绝对称得上是kingsize,两个人挺直了躺在一张床上,中间还能留出两个人的位置,石子晴是紧张害怕,胤礽是打小教养嬷嬷管教的标准睡姿。

    石子晴刚开始总能听到身边人的呼吸声,数着呼吸声慢慢的就睡着了,也忘了之前担心的侍寝什么的。

    胤礽听到身边传来沉稳的呼吸声,哭笑不得,闭上眼睛也跟着睡过去了。

    早上被叫起来,石子晴就看着身边的丫鬟们喜气洋洋的,石子晴说不上妆也不像前两天那样的苦口婆心的劝来劝去。

    你们今儿这是怎么了?院里谁有喜事啊?”石子晴想着今儿不准备出门也没有人要上门就找了条丝带要扎头发,被侍棋眼疾手快的拿走了,自己下手快速的梳了头,插上几个素银的蝴蝶钗。

    “太子爷早上去前院的时候说让您晚点再起,早膳就吃小厨房做的。”子钗叽叽喳喳的把有的没的都说了。

    感情这满院子都喜气洋洋的,就是觉得自己受到了天大的恩宠啊,这万恶的男尊女卑封建社会。

    被伺候的洗漱吃了早膳,石子晴打着哈欠又去书房了,书房的书有好多都没看过,说不得什么时候说起来就得露馅,要去赶赶进度顺便消磨消磨时间。

    侍棋上了一壶红枣桂圆蜂蜜水就被石子晴赶走了,自力更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石子晴真的享受不了全方位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贴身服务。

    前院的胤礽正在接受九、十、十三、十四四位弟弟的友好访问。

    四个人草草行了礼,没等叫起就过去围在胤礽的大书案前面,兴致勃勃的发问了。

    “二嫂前儿答应给我见面礼的,那把匕首不算数,弟弟今儿是来讨礼物。”这是霸王龙十四阿哥,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宫里上上下下都拿他没办法。

    “太子二哥,我们是陪小十四来看看礼物的,二嫂准备的是什么礼物啊?您见过吗?”小九眨着一双桃花眼扮无辜,胤礽用膝盖想都知道是他撺掇小十四来讨礼物的。

    “你二嫂说是现做的物件,两天你就等不及了。”胤礽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小十四。

    “太子二哥,您让人带我们去找二嫂吧,没做好我们也可以陪二嫂说说话啊,二嫂一个人待着多没意思啊。”这是喊着要去毓庆宫后院的老十了,大大咧咧的性子,说起话来也糙的很。

    “……”胤礽这两天也根本没想起来问这件事情,这位福晋准备的礼物还真不敢直接拿出来,万一拿出来个二十一世纪的东西,惊天动地自己罩不住的,那可就玩儿砸了。

    “小顺子,上茶,让后院送些昨儿的吃食。小德子,跟爷去后院。”胤礽站起来甩了甩袖子带着小德子就走了,看都没看坐着的四个弟弟,大早上被吵的头疼,皇阿玛给的折子也没来得及看,胤礽脸色能好才怪了。

    来不及通报,胤礽被弟弟们催的亲自跑到后院去找石子晴,今儿若是不出点血也是打发不走这几个,非得闹的自己在书房不得安宁。

    “你们福晋呢?”侍琴正在安排大家今儿的活计和以后的排班,就听到小德子站在胤礽身后问话,。

    “太子爷吉祥,我们福晋在书房,奴婢请福晋出来?”侍琴忙带着大家行了礼,就眼睁睁看着胤礽转身去了书房,拦都不敢拦一下。

    小德子默默的跟着太子爷,快一步推开了书房的门就弯腰退下了。

    胤礽抬腿走进去,就看到一张比自己的书案小一点的书案后面,一个妆容素净的女人,上身挺得笔直,右手握着毛笔,垂首在写着什么。

    胤礽摆手让小德子他们留在门口,自己轻轻抬脚进去。

    石子晴正一笔一画的抄书练字,就看到大片阴影笼罩在面前,“侍棋,添点水就出去吧,我这不用伺候了。”

    这两天院里的奴才分工渐渐明确,书房一般只有侍棋进来,石子晴以为她又进来第n次声明二十四小时全方位贴身伺候是她们的责任和工作,小姐一定不能剥夺她们的权利和义务。

    胤礽低头撇了眼桌上的字,简直是,心塞。

    “咳咳……”

    典型的男人的声音,后院都是女的,最多算上几个小太监,听到这阳气逼人的声音石子晴抬头瞄了一眼,就赶快站起来行礼了。

    胤礽看着桌上的字,真是叫一个惨不忍睹,估摸着是硬笔用多了,毛笔拿起来容易,要想写的像模像样还是有很大难度的。

    “凡为女子,先学立身,立身之法,惟务清贞。

    清则身洁,贞则身荣。行莫回头,语莫掀唇。

    坐莫动膝,立莫摇裙。喜莫大笑,怒莫高声。

    内外各处,男女异群。莫窥外壁,莫出外庭。

    男非眷属,莫与通名。女非善淑,莫与相亲。

    立身端正,方可为人。”

    这几句是《女论语》里立身篇的,女四书是大家闺秀打小必须学过的。传承儒家思想,用来约束女子在后宅里的行为举止,以善为本。这福晋是个聪明人啊,这个若是背不出来不仅是家教品行问题,更有很大可能引人怀疑,只是这一笔字,一言难尽啊。

    “爷,您有事让小德子来吩咐就行,怎么还亲自过来?”

    石子晴看到太子爷低头看着桌上的字,一句话都不说,顿时紧张起来,嘴上说着话就要顺手把桌上的字收起来。

    “爷,最近不知怎么的,写字动笔一点都不顺手,可能是准备大婚的东西,大半年没练字了,这才想着慢慢练练把丢了的本事捡起来。”石子晴掩耳盗铃的掩饰,看到胤礽瞪起来的眼睛,赶忙给自己找了个借口,至于这个借口胤礽信不信就仁者见仁了。

    胤礽抢先一步抽走了石子晴手里的“罪证”,仔细翻看这一沓字,越看越觉得眼熟。

    虽说钢笔和毛笔写出来的字整体看完全不一样,但是每个人写字的习惯是不会变的,细细看过去,撇捺和竖勾的感觉怎么看怎么眼熟,一时也想不起来是在哪里看到过。

    胤把写满字的纸折起来,顺手装进了袖子里,留着慢慢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