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容嬷嬷
    话说这边石子晴斜倚在贵妃榻上,慢慢翻看着原主的陪嫁单子,八十六箱陪嫁,光单子就列了厚厚一沓。

    这些陪嫁包括金银首饰若干,十八箱布匹料子,各种摆件,名人字画,店铺庄子田地的地契账本,甚至还有包括琴棋书画四人在内的十六家的卖身契。侍棋跟侍画昨晚连夜照着单子一一对照着整理出来,该摆的摆出来,暂时不用的分类安置好,又分别列了账册方便以后整理。

    听到看门的小太监在门口通报,侍琴忙把石子晴从榻上扶起来,带着人匆匆整理头发衣服,时间紧迫也是来不及上妆,只能让她顶着一张纯素颜去门口候着太子爷。

    石子晴站在门口的大台阶上,远远的看着胤礽从前院走过来,穿过拱门进了她的院子,后面缀了一串小太监另有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女人。

    “给太子爷请安,爷吉祥。”石子晴怔怔的看着身边的丫头们整齐划一的屈膝请安,一眼看过去,侍琴正低着头斜眼给她打眼色,忙随着她们屈膝行了一礼,勉强蒙混过关。

    赵嬷嬷跟在太子爷身后也不敢抬头,可一路走来也在偷偷的打量着自己未来的主子,看到这种情况,恨不得瞪掉自己的眼珠子。幸而刻在骨子里的习惯还没有丢掉,随着大家给福晋请安。

    胤礽摆摆手让大家都起来,大跨步的直接进了厅里。

    石子晴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堪比阅兵式的丫鬟公公们,跟在胤礽身后也进去了。侍琴眼看着指望不上自家福晋,忙安排着侍书上茶上点心,安排小太监们在屋外的偏厦里呆着。

    “福晋,坐!”胤礽觉得这位福晋真的是一言难尽,自打他进了院子,一句话都没有说,垂着眼睛不看他也不知道想什么。

    石子晴看着太子爷带着一串人进了自己的屋子,此刻有些被震住了,这就是大清朝太子爷的威仪吗,也就差一串中南海保镖了?(才不是,小小东宫里哪能展示真正的太子爷威仪啊。)

    胤礽此刻跟侍琴想的一样,也不指望这个女人再说什么,指着赵嬷嬷给石子晴介绍:“这是皇额娘留给孤的嬷嬷,前两年告老回家了,今儿孤请了她回来,留在你院里伺候着。”

    “奴才给福晋请安,给福晋磕头,奴才在宫里当差二十六年,有用的上奴才的您吩咐,奴才一定尽心尽力的伺候。”赵嬷嬷上前一步,跪下给石子晴磕了头,石子晴忙让侍琴上前扶起来。石子晴虽知道这是皇权社会,屈膝行礼还能接受,可动不动磕头的大礼还真是没习惯。

    “打今儿起,赵嬷嬷就在你院里了,有什么不清楚的就找她,既然进了毓庆宫就当早日立起来,做一个合格的当家主母”胤礽罗里吧嗦的敲打了石子晴一番,上的茶喝了一口就准备走了。

    石子晴看到这位赵嬷嬷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容嬷嬷。昨儿见的两个嬷嬷还没有这个感觉,可能这个是胤礽亲自带过来的,地位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所以看到她,石子晴默默的想起了李明启老师,突然觉得前途一片黑暗。

    可是看着胤礽不容置疑的表情,石子晴只能咽下到嘴边想拒绝的话,可是撅嘴皱眉深呼吸的样子不觉让胤礽多看了两眼,这幅熟悉的样子,总觉得在哪儿见过。

    胤礽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石子晴只能让侍琴把赵嬷嬷安置在院里的厢房。

    “福晋,原本安排的两位嬷嬷跟一等丫鬟一人一间,二等丫鬟两人一间,三等丫鬟是四人一间,奴婢觉得我们四个一等的两人一间互相之间也好有个照应,赵嬷嬷就住在我和侍书隔壁,有什么奴婢也好伺候。”侍琴不像石子晴完全没进入状态,看到赵嬷嬷的时候就明白了胤礽的意思,知道必须得要好好伺候这位赵嬷嬷。

    “你看怎么方便怎么办吧,两个人住一起也是互相能有个照应,你们要住一起就找两间大一点的房子,若是不方便一起住我们再腾地方出来住,总不能在这毓庆宫里没有你们住的地方。”

    石子晴再怎么不在状态也是职场摸爬滚打过的人,被迫接受了自己的身份,再接受个容嬷嬷也不是什么难事,现在看赵嬷嬷的眼神已经基本能恢复正常了。

    “我这初来乍到,别说这紫禁城了,就是毓庆宫里今儿都没来得及看看,还望嬷嬷细细讲给我听。今儿嬷嬷也累了,先让侍琴她们伺候着去收拾收拾歇一歇,赵嬷嬷改日陪我转转?”石子晴等赵嬷嬷应了就抬手让侍琴带着人走了。

    大清朝只有早膳和晚膳,一大早六七点一顿,中午十二点到两点之间吃一顿就再没有了,之后再饿了的话只能吃饽饽点心的,若是像她这样自己有小厨房的还能自己做一点,若是位分低的就早早准备睡吧,睡着了就不饿了。

    石子晴大中午吃了半只炸鸡,晚膳没吃,现在都到五六点了,肚子里的馋虫已经争先恐后的出来放风了。

    “厨房有吃的吗?”抱着红枣水不间断的小口喝着,石子晴嘴巴抽出空来问侍书。

    “上午炖了鸽子汤,您没用晚膳奴婢就给您留着了,您要小厨房做小吃,奴婢就把您今儿份例里的东西领回来了。您想吃点什么?”侍书盘算着小厨房的东西,想着做点好消化的给福晋吃,吃的硬了晚上不好睡。

    “有面条吗?弄点肉切成片煎熟,煮个面条,碗里弄了醋和辣椒用滚烫的鸽子汤冲开,把面捞进去,再弄两个爽口小菜吧。”石子晴发现侍书做饭还是很有一手的,说清楚就能做出来,自己也没真正下过厨,还是动动嘴皮子就行了,别再去厨房班门弄斧了。

    “面少一点,汤多一点,给您下点青菜进去,再煎个鸡蛋?”侍书看到石子晴点头就带着子由去厨房了。面还是现擀的好吃,正好子由下午和了面准备给晚上值夜的加餐,已经醒了半天,给福晋先擀一小碗,这个很方便。

    “侍书姐姐,要给太子爷做一碗面吗?”子由擀着面问侍书,眼里闪过一丝羞涩。

    “这会儿爷不会过来,先给福晋做了,爷若是要吃自有福晋吩咐。”侍书忙着按着福晋的吩咐调味,头也没抬的回了一句,自然没看到子由脸上的羞涩。

    酸汤料底加上热腾腾的鸽子汤,味道被激起来,引得侍书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学了这么多年厨艺,这会儿被简单的酸汤面惊艳了。

    府里自打赐婚旨意下来就找人给她们几个准备用做陪嫁的贴身丫鬟做了培训,原本从家生子里选出来八个女孩,之后凭借天赋分别学了福晋大婚之后用得着的管账本、衣服首饰、小厨房和帮福晋管家的大丫头,进宫前挑出她们四个最尽心的当了陪嫁,另四个就留在府里或者是配人嫁出去了。

    侍书学的厨艺自然不是一碗酸汤面的本事,繁复的宫廷菜式和石佳氏祖传的各种菜式,一道道都是石子晴上辈子只能在私家菜馆吃到的,网上瞻仰的,甚至更多的都随着历史的洪流消失了。

    石子晴看着端上来的晚膳,不由得感叹地位真是个好东西啊,往常在家老妈给一大碗面一碟子榨菜就已经是老爸才有的待遇了,可如今这待遇真的是连老爸都没有的啊。

    巴掌大的碗里,红汪汪的油辣子,盖着单面金黄的煎蛋和几片薄薄的肉片,面满打满算也就两筷子,看着真是精致啊;旁边一圈像老北京炸酱面的样子,摆着四五个小菜,一打眼就觉得脆爽,顿时满口生津,肚子里的馋虫被勾的咕咕直叫。

    “福晋,吃了早些歇着,奴婢给您煮了山楂水,吃完再喝点这个就舒服了。”

    “不急,你们饿了就先去吃东西,该收拾的收拾了,我吃完饭去书房待会儿。”石子晴小口的吃了桌上的晚饭,忍住没端起碗来干了这碗汤,用勺子舀着喝完,才觉得舒服了。

    侍琴带人把书房的灯芯挑亮了,笔墨纸砚摆出来,就看石子晴挥手让她们出去了。

    石子晴来书房其实也是逼不得已,穿过来这两天真的是一点儿正事没干,往常加班一两周忙的要死的时候,就想着谁让我过上吃了睡睡了吃的日子我就嫁给谁,可是现如今真的这么过日子才觉得度日如年啊。

    书房里有一个大大的书架,书架和厅里卧室的家具都是娘家给的陪嫁,为了陪嫁不丢人,阿玛额娘把库里存的所有金丝楠木和檀木都找出来打了全套的家具,这个书架用就的是后世卖的死贵的檀木,防潮又防虫。

    石子晴一本一本找过去,触手可及的地方摆的是《女诫》、《内训》、《女论语》和《女范捷录》也就是后人称之为女四书的四本书。

    抬头就是经史子集和各种字帖,甚至还有游记……看来原主是个爱看书的性子,看遍了整个书架也没有一本情情爱爱的小说话本,石子晴就决定拿本《女论语》来练练字。

    穿越女安身立命之本是隐藏自己的穿越事实,像是今天写的那封家书简直就是人生污点,被发现是必然的,一次两次可以圆过去,再多可就不行了,当务之急就是看书写字好好练习,差距再大也得慢慢追,更何况让一个夜猫子六七点去洗洗睡也是实在不现实。

    石子晴一个人窝在书房看书练字不知不觉就到了深夜。

    “福晋,太子爷过来了,您出来迎迎吧。”侍琴轻轻推开了门,唤醒了一笔一画写字的石子晴。

    看到石子晴放下笔伸了个懒腰,侍琴忙伺候着出去洗了手,又换水洗脸准备上妆。

    “妆就不上了,去找小德子问问爷还要吃点什么,给值夜的也弄点热乎的。”石子晴自己伸手抹了点像爽肤水的东西就去门口准备列队了。

    “夜深了,奴婢给你拿个斗篷。”侍棋今儿一整天都带着子靡在库房和针线房之间奔走,不仅要整理出各式布匹衣物还要赶着让针线房接着做新的,新婚福晋这个月每天都得穿新衣服,院里的嬷嬷丫鬟太监也得每个季节的衣服做两套,终于跟侍琴讨论出了章程这才刚回来伺候。

    不由分说的捧出一件天蓝色绣了小朵小朵的白花的斗篷,下摆花绣的很繁密,越往上越少,但是打眼看过去就觉得干净漂亮,素净的颜色衬的石子晴也有那么几分优雅知性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