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疑惑
    太子爷吃着炸鸡哼着歌,”我在人民广场吃着炸鸡,而此时此刻你在哪里……”

    如果石子晴此刻在书房的话,听到这首歌一定会被吓得魂飞魄散,然后飞扑过去抱住粗大腿死都不松手啊。这首歌在2012年的夏天红透中国大江南北,大街小巷都能听到这首歌,随便谁都会哼唱几句,这位大清朝的胤礽难不成也是穿越重生?

    是了,这位同样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太子爷,曾经叫做韩文彦,自打大学毕业旅行时运气爆表碰到邮轮失事,就重生到了三百年前的大清朝,成为了一位打从出生就没有亲生母亲的倒霉蛋太子。

    吃着炸鸡,想着瓜尔佳氏写的七零八落的家信,胤礽悟了,这位太子福晋应该也是打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看来这大清朝的时空真的是被穿成了筛子,就是不知道这位之前是做什么,性情如何。

    现如今,这位不论如何都进了毓庆宫的大门,还马上要升官发财当太子妃了,想来不管怎么样两人的生死存亡早已绑在了一起。

    唉,看着这位现在的表现,差不多也就是大婚前后穿过来的,穿过来早的话说不得早就练练字,学学规矩,甚至早知胤礽的生平,也许会悔婚,逃婚,死遁……只从这位昨天和大阿哥福晋过招来看她也不是个逆来顺受之辈。

    原本想着娶回来一个女人大不了就像是后院的其他三个人一样,给不了爱情,养尊处优的养着,需要的时候就当个摆件,给皇阿玛和宫里的人看看,毕竟拖到20岁才大婚的皇阿哥也是不多见的,外面的人没准得把他当场怪物看。

    现如今娶回来的这位是个不会后宫斗法;不清楚宫规;不清楚自己的人际关系;甚至连她自己阿玛额娘在宫里给她准备的钉子都不知道的……最大的资本就是看过几部宫斗剧?皇太极秘史,康熙王朝,甄嬛传什么的?

    罢了,先盯一段时间吧,看看情况再做安排吧。

    “小德子!”咽下嘴里的炸鸡,胤礽抬头叫了一声。

    “爷,您吩咐。”小德子刚把回门礼送出去,不等站稳当了,就听到胤礽的声音忙弯腰进来了。

    “额娘留下的赵嬷嬷如今在哪?爷记得到是个忠心的。”当年自己刚出生就没了亲妈,即便是个二十多岁的灵魂,奈何在现代没经历过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什么的,同时还是个没有行动能力奶娃娃,全赖赫舍里氏准备的几个忠心的奴才才能有惊无险的活下来。

    “回爷,赵嬷嬷自打先您搬来毓庆宫就被安排在乾清宫调教丫鬟,前年年末告老回家了,家里有两个儿子,现如今已经儿孙满堂了。”小德子作为毓庆宫的大总管,所有人的芝麻小事都得在心里记着。

    “带着爷的牌子,备点好礼,去看看赵嬷嬷,若是愿意,就请回来在福晋院里服侍两年,好些事情也得跟福晋说说。”这就是没有亲妈的无奈啊,调教自家福晋的事情还得找个嬷嬷来做。

    “喳,奴才现在就去,赶在锁宫门之前就能回来。”小德子盘算着要带点什么去,账房能领多少银子,自己怎么也得落点辛苦费。

    “不必强求,若是赵嬷嬷家里脱不开身就算了,另找别人。”韩文彦即使已经到大清朝二十年还是习惯性的尊重每一个人的想法,毕竟在人人平等的社会生活了二十多年,强权压迫这种事情还是做不出来的,哪怕并没有人敢真的拒绝太子爷的要求。

    看着小德子匆匆告退掀开门帘走了,胤礽随手拿了本书看起来,眼珠子盯着书却大半天都没有翻一页。

    刚穿过来的时候,只记得邮轮爆炸的声音和映红蓝天大海的熊熊烈火,邮轮上的好多人都选择跳海逃生了,奈何他是个旱鸭子,站在拥挤不堪的甲板上还在被烧死还是被淹死之间犹豫不决,就被急于跳海逃生的人推进了深不见底的太平洋。

    汹涌而来的窒息感和不断增加的压迫感让自己的意识一点点涣散,然后就被接生的嬷嬷提起脚丫子一巴掌的打在屁股上,原以为都是窒息产生的幻觉,奈何周围人的贺喜声和惊呼声让自己明白,大概可能也许自己这就是所谓的穿越重生了吧。

    出生后没了亲妈,被亲爹带在身边才慢慢的接受现实,幸好婴儿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不用说话更不用与人交往,最多就是对着自己这辈子的皇上亲爹,太后奶奶卖萌撒娇以求自保。

    亲妈留下的奴才们恪尽职守的护着这位赫舍里家族的未来,亲爹也把他养在身边,时时刻刻让人留意着,才没有丧命在后宫前朝层出不穷的阴谋下。

    转眼间现如今已经大婚了,这些年不说完全融入这个世界,但是起码以一个成人的心智打小看宫里的是是非非,对如何在宫里生存不敢说了如指掌也**不离十了。

    这位穿过来的福晋从昨天的说话做事来看,穿过来之前应该也不是未经世故的人,可是不说宫内隐秘的事情,就是对简单的宫规都一无所知,见到自己行的礼也是惨不忍睹,见太后时若不是后面的丫鬟提醒,说不得要同手同脚,即便如此也是别别扭扭的,哪有一点大家闺秀的仪态。

    现如今不了解这位穿越同僚的心性,不能直截了当的从头教起,自己更不敢露出一点蛛丝马迹,只能找人从旁提点,盼着这位是个心智成熟稳重靠谱的,不拖后腿也就足够了。

    小德子匆匆拿着牌子出宫,买了些糕点布匹的,直奔赵嬷嬷家,站在门口,就听到院里小孩子的嬉笑声,整了整身上深蓝色的长袍,抬手敲门。

    开门的是赵嬷嬷的二儿媳妇,看到小德子穿的袍子不说有多贵气,但是板正干净,面白无须,便估摸着这位可能是宫里出来的公公。嫁过来几年,过年过节的也时不时有宫里出来的公公丫鬟上门来看望婆婆的。忙开了大门,请人进去,让孩子去后院主屋请婆婆出来。

    “您先喝茶,我婆婆这就来了。”因着男女有别,也不在厅里陪着转身出去厨房准备吃食去了。想来这位不能在这吃饭,但总是要有备无患的。

    “赵嬷嬷,小的给你请安。”小德子看到赵嬷嬷从院里进来,忙放下茶杯起身行礼。这位虽说比不上太子爷的奶嬷嬷,那也是太子爷身边排得上号的。

    赵嬷嬷快步走过去回了一礼,笑着说:“如今老奴只是在这院里教养儿孙养老罢了,当不得公公的礼。”

    小德子拿出刚买的东西双手递给赵嬷嬷,不敢应这声公公,低声把太子爷的交代说了,“福晋刚刚大婚进宫,爷想着说不得是要两眼一抹黑的,若是方便想请您回去陪陪福晋。”

    宫里浸淫半辈子的赵嬷嬷听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告老出宫的奴才能被主子需要再请回去可是天大的荣宠,且不说自己原本就是赫舍里氏的奴才,只说这份信任就能让赵嬷嬷热泪盈眶,当即就点头应下了。

    “公公且稍等,老奴去收拾收拾这就跟你走。”一拍大腿,赵嬷嬷风风火火的站起来就往后院去。

    主子招奴才回去做事,做奴才的只有觉得荣幸的,满心欢喜的谢恩的,毕竟奴才能被主子惦记着得是多大的脸面。赵嬷嬷能答应小德子并不觉得奇怪,稳稳地坐着喝茶等着赵嬷嬷收拾好了一起回宫。

    赵嬷嬷虽说是告老回家的,可她今年不过刚刚四十岁,身体倍儿棒,行事干脆利落条理分明,要不当年小小年纪也不能被赫舍里氏看中留给太子。再加上在宫里当了二十余年差,一路走回毓庆宫就在脑子里把宫里这些年大大小小的事情理顺了,只是没想到这位太子福晋可真的不是一般人……

    “奴才拜年太子爷,爷吉祥。”看到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如今都已娶妻说话儿的功夫就要生子了,赵嬷嬷顿时就红了眼眶。赵嬷嬷从胤礽出生一直照顾到他独自住到毓庆宫,说句大不敬的话,自己亲生的孩子也不过就是刚出生照顾了一个月自己就回宫当差了,若不是有血脉亲情连着,都没有跟太子爷亲近。

    胤礽坐在书案后头,伸手示意小德子扶起赵嬷嬷,笑着道:“胤礽也甚是想念嬷嬷,现如今请嬷嬷回宫也是实在需要嬷嬷,福晋刚刚进宫也没个帮扶的,胤礽不甚放心,请您回来陪福晋两年。”

    “奴才明白,奴才一定尽心尽力的辅助福晋管理毓庆宫,还请爷放心。”赵嬷嬷恭敬的领命行礼。

    “嬷嬷的行事是让人放心的,若是福晋有什么不妥,嬷嬷也可来书房说一声,毓庆宫上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还请嬷嬷一定仔细。”胤礽沉着脸表示了这件事情的重要性,赵嬷嬷只有更加的认真仔细。

    闻弦歌而知雅意,赵嬷嬷一听就明白了,自己就是一个顾问的角色:对福晋的一言一行从旁提点;对福晋处理宫务时不清楚明白的辅以说明;对宫里大大小小的事情详细注解,更对宫里的隐秘要细细道来,做到这些也就尽够了。

    赵嬷嬷不禁感慨,在这紫禁城里,再没有比太子爷更好的男人了。刚刚大婚就处处为福晋着想,连身边伺候的人都亲自安排,细细叮嘱,想来福晋也是得了太子爷青眼的,自己做事也更多加几分忠心。

    小德子站在赵嬷嬷身后一直躬身听着,虽说伺候了太子爷近十年,这也是第一次见到太子爷对女人如此这般仔细考虑周全的。日后还是要更加仔细地服侍福晋,不说在毓庆宫后院里这位地位最高,单说太子爷花费的这份心思,眼下看就没人越的过去啊。

    说完这些,不管他俩心里的小九九,胤礽就站起身带着他们往后院走,虽说让小德子送赵嬷嬷过去也行,可是这件事情事关重大,还是自己亲自过去让石氏重视起来,趁着其他人没有怀疑,早点给她套上大清太子福晋的壳子。

    忙着掩盖太子福晋是个穿越的芯子的胤礽并没想到,自己一片好心却带给石子晴更大的危险,让她更早的引起人们的重视。

    没等人吩咐,有眼色的小太监早就快步跑走去给石子晴通知了。总不能太子爷来了您还躺床上睡觉吧,总得抓紧收拾齐整了列队请安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