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早膳
    打发走后院的三只情敌,侍书已经带着子由开始上早膳了。毓庆宫的厨房负责院里女眷的日常膳食,石子晴因着这个福晋的位份,院里可以另辟一个小厨房,侍书一般会做一点简单的膳食,熬汤煮茶。

    待看到桌上的东西,石子晴傻眼了。昨儿一大早被带出去紫禁城一日游,下午又设宴请客,一天忙忙叨叨的也没有吃什么正经的东西。今儿第一次看到大清朝的早膳,真是伟大的游牧民族啊。大碗蒸的肉、大碗熬白菜、小碗溜鸡丝、小碗溜丸子、一碟酥火烧、一碟酱肉、豇豆粥一罐。一溜儿的肉菜,五月里不应该有个小炒青菜什么的吗?

    石子晴苦大仇深的让身后布菜的子由每样都夹来尝了一点,大清朝的皇帝也是不容易啊。早膳的几道菜里,除了蒸肉就是用动物油熬的青菜,大早上不能吃的清淡一点吗?实在不行水煮也可以的啊!

    “侍书,小厨房里有饽饽吗?给我端几个,再拿一壶红茶。”放下筷子干掉一碗粥,肚子还是空荡荡。

    “有的,奴婢这就给您上,福晋稍等。”侍书说着就要快步往厨房走。

    “撤下去吧,你们几个在外间分了。”石子晴知道这会儿丫鬟们都没吃呢,她们平常也是忙里偷闲互相换着吃一点就算了,今儿这些自己吃不惯,原著民该是吃惯了的吧。

    “谢福晋。”就看几个丫鬟行礼谢恩了,分成两拨替换着出去吃了。

    被两个羊奶饽饽和一壶红枣茶灌的肚圆儿的石子晴,躺在床上又睡过去了,实在是累啊,勾心斗角也就算了,吃都吃不好,不得不说石子晴怨念了。

    “火锅、烤串儿、烤鱿鱼、臭豆腐……我去,还有胡辣汤和贾三灌汤包……”

    “福晋,太子爷请您去前院书房,奴婢伺候您起身吧。”侍棋拿帕子给石子晴擦了擦流出的口水,趴在石子晴耳边轻声说。

    “爷找我什么事儿?”迷迷糊糊梦到正在吃火锅的石子晴被扶起来。

    “德公公没说,只请您过去。”太子爷的事情,她们哪敢多问啊。

    简单梳洗了一下,也没有上妆,石子晴就被小德子带到了前院书房。小说里都说这种书房不会让后院女人进去的,石子晴站在书房门口心想,难道自己沾了这身份的光?

    “给太子爷请安,爷吉祥!”石子晴进门自觉请安。

    胤礽坐在书桌前头也没抬,“九日回门的礼单小顺子给爷了,从爷的私库里另加玉如意两柄,百年人参一盒,珍珠一盒……”

    “谢太子爷。”听着胤礽添的礼,石子晴只能感叹一句财大气粗。

    “不用谢爷,娶了石大人家的女儿,这是爷应该做的。”胤礽瞥了一眼石子晴,又说“礼单拟定好了,家信呢?你是忘了还是信不过爷?”

    纳尼?家信这件事情石子晴原本是想着蒙混过去的,离家这才几天写的什么家信,而且自己水平有限,写信肯定会瞬间露馅的啊?

    “起吧,你回去写了,让人送过来,刚大婚,你的人就回娘家不太好。”胤礽刚刚就是想着石子晴送了礼单到前头,等了半天也没送家信来,莫不是担心爷看了她的家信?不由得生气石子晴的小心眼,换谁也想不到太子福晋换了芯子写不来家信吧。

    “臣妾知道了,臣妾告退。”没办法石子晴只能闷头应了,在胤礽面前拖字诀一点用处都没有。

    “侍画,笔墨伺候。”站在书房里,石子晴翻着原主带进宫的东西,有幸在书架里找到了一封原主的闺中密友写给原主的信和几张练字的帖子。

    “跪禀

    慈父母二大人膝下

    ……

    三日回门,路途遥远,女不得回来,父母不用惦记,太子爷赐回门礼,携家信送回。望父母皆安。

    并候

    五月十日

    女石氏清晨敬敕”(根据网上找到的一封清朝家书,仿写的,凑活看吧。)

    绞尽脑汁,依葫芦画瓢的写完了惨不忍睹的家信,也不敢再仔细看一遍,抓紧塞进信封就让侍画送去前院交差。

    没办法,大学毕业之后就再没怎么写过字的石子晴,简笔字都丢三落四提笔忘字的,被逼无奈照着字帖瞎比划,不知道能不能蒙混过关。

    “有什么吃的,给我上点。”站起来伸个懒腰,肚子已经空了。

    “有绿豆糕,蜜糕奶卷,您想吃什么,奴婢让侍书去做?”侍琴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去吩咐。

    “咱们去小厨房看看吧,看看侍书在做什么?”穿过来之后一顿合口味的东西都没吃上,整顿的饭不好吃,零食就是各种饽饽糕点,长得倒是很精致,奈何吃起来没有什么味道,被现代层出不穷的零食快餐养的重口味的石子晴一时间还真是习惯不了。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看到子由熬了鸽子汤,旁边放着洗好弄干净的鸡、鱼和一堆不知道什么肉。

    石子晴撸胳膊挽袖子的准备大显身手。刚上前准备拿刀切肉,就被侍书眼疾手快的拦住了。

    “福晋,您想吃什么,奴婢给您做,这厨房里的活哪是您该干的啊,伤着您可怎么办?”

    石子晴这才从两眼冒光中回过神来,尴尬的站到后面指挥起来。

    “侍书,你把鸡肉处理成手指头粗细的条状,放到蛋清里加盐什么的腌一腌,子由,找几个干了的饽饽搓成粉。”

    是的,吃货两辈子终于被逼无奈第一次进厨房了。

    石子晴上辈子下馆子叫外卖,看美食节目,理论知识很强大,实际操作零经验。

    “肉拿出来放在蛋黄液里滚一滚,再沾上粉,油烧热了吗?油热了就下肉。”撸胳膊挽袖子站在一边指挥……

    “滋啦……”终于闻到金拱门炸鸡的味道了,深深的吸一口气,简直太幸福了。

    “福晋,您慢点吃,奴婢让子由接着给您做,还想吃什么?”侍书亦步亦趋的跟着抱着盘子边走边吃的石子晴满脸的担心。

    进宫前教导她们的嬷嬷说,怀孕的时候孕妇口味会有变化,福晋突然这么吃会不会是有喜了啊?

    不知道侍书的腹诽,石子晴从穿过来到现在终于能吃到一口合口味的东西,这两天胃都被饿成了无底洞,要不是侍琴几个不停的拦着劝着,这一顿就能吃掉一只鸡。

    “福晋,单吃这个会不会腻的慌啊?奴婢给您泡个玫瑰茶?”侍琴看着自家主子抱着盘子吃个不停,只觉得自己看着都腻味的慌了。

    “玫瑰茶?有牛奶吗?没有牛奶给我上一杯蜂蜜水就好了。”石子晴真心不理解玫瑰水是怎么个滋味,念高中的时候听说玫瑰水可以美容养颜喝出体香,整个宿舍排除千难万险的坚持喝了一学期,体香没有出现,舌头都要没有味觉了。

    “您的份例里有牛奶,奴婢让子钗现在去大厨房领,先给您上杯蜂蜜水吧。”侍琴看到石子晴点头就出去吩咐了。

    “侍书,用盐和辣椒粉,看看有没有芝麻,小火炒出来,装在一个小碟子里,让人给前院送过去。”石子晴吃饱喝足觉得自己得意思意思的巴结衣食父母,小厨房煎炒烹炸的,瞒不过前院的眼睛,还是主动送过去示个好吧。

    “不早不晚的,一盘子炸鸡送过去,太子爷也不会吃吧。送点别的什么不好吗?”虽然腹诽自家主子奇怪的举动,侍书还是没敢把话说出来。

    “福晋,按您说的炒好了,您试试看行不行?”

    石子晴忍着浓浓的饱腹感,拿起一根鸡柳沾着尝了一口,满意的点点头。“告诉前院伺侯的,要趁热吃,凉了就别给爷吃了。”

    前院胤礽正看着侍画送来的家信,信送来没有封口,但是信封上的“父亲大人亲启”几个大字简直让人男默女泪。

    且不说两个明显缺笔少划的错别字,总共六个大字,竟然是渐渐变小的渐变体,每个字一笔一画,怎么看这都不像是个学过四书五经的才女能写出来的字。

    看到这个不得不让胤礽皱紧了眉头,忍不住颤抖着双手打开了信,接着就更加郁闷了。

    “小德子,下面调查石氏的书信呢?找出来的看看。”

    石氏,三岁能诵,九岁通读四书,擅山水,擅诗,柳体……

    胤礽当初被赐婚,不必说皇阿玛怎么考察石氏了,就是他自己也派心腹去查了自己未来的福晋,但是这信?是突然这样的还是嫁过来之前就这样了?若是前者,这封信拿回去不得让人耻笑?

    “小德子,伺候笔墨。”算了,不管怎么样,这个屁股得爷给她擦干净,总不能拿出去让人笑话毓庆宫吧?

    太子爷可不是石子晴,一蹴而就写了一封家书,火漆封**给小德子连带回门礼一起让人送到石家。看着小德子拿着家信和礼单出去,胤礽收起了石子晴的山寨家信,靠在大班椅上闭目养神。

    “太子爷亲自给福晋父母写家书,这得是多大的荣宠啊,看来福晋这边还是得巴着一点的,看着样子,福晋宠冠东宫指日可待啊。”小德子日日跟着太子爷,做的最多的就是通过各种细节来掌握太子爷的喜好然后抓紧站队,以巩固自己东宫大总管的位子。

    “太子爷,福晋派人给您送吃食来了。”小顺子在书房门口轻轻报了一句,也不敢大声惊着主子。

    “嗯。”听着里头应了,小顺子忙掀了帘子,偷偷抬抬眼睛,看着太子爷的神色,提了食盒进来。

    食盒打开,就是一股浓浓的炸鸡味儿,胤礽睁了睁眼,看着小顺子端出来的炸鸡柳,蘸料和蜂蜜水,沉默不语。

    “爷,福晋身边的丫鬟来说,这个要趁热吃。”小顺子看到食盒里的吃食,已经呆住了。宫里的人送吃食无非是一些点心,汤汤水水的,这油炸小酥肉能当点心吃吗?福晋的口味也是奇怪。

    伺候着太子爷净了手,小顺子准备继续伺候自家身体健全的太子爷用油炸小酥肉,顺便试个毒,就看太子爷挥手让他出去了。

    只看太子爷自己拿起蘸料倒在鸡柳上,一口一口吃起来了。看起来很像,吃起来更像啊,就是没有蒜蓉蘸料,不然应该会更好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