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夜宿
    侍棋带着子靡帮睡死过去的石子晴脱掉外面的衣服,又打水来擦洗掉脸上的妆容,简单收拾完就悄悄的退下了。

    从内室出来就看到带着小德子的胤礽,背着手站在门口,小德子在身后挤眉弄眼的让她俩噤声。两人默默低头行礼就拿着东西被赶出去了。胤礽原本想着就在前院睡了,可是今儿才是大婚第二天,不管喜不喜欢这位福晋,都不能不给她脸面,即使不能给她宠爱,也要给这个女人起码的尊重,这么想着也就过来了。

    小德子伺候太子爷收拾好躺下就退出去了。

    胤礽躺在万孙床上,看着身边的这个女人。

    早上起来还懵懵懂懂,只知道跟着自己呆呆的往前走,让行礼行礼,让说话说话,也不怕自己把她卖了。中午让她安排菜单礼单也正是想要考验考验,以皇阿玛的眼光到底选中的是个什么人,她却把事情安排给几个丫鬟,条理分明的让人挑不出错来。晚膳时大阿哥夫妇俩本就是有一肚子不满,明显大嫂就是单纯来泄愤的,她却口齿伶俐没失了自己的身份,扮猪吃老虎的样子让人顿时不敢轻视,这些矛盾的状态让人捉摸不透,但是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却不能不说她处理的很好。

    在这个紫禁城里,她才是自己唯一荣辱与共的战友,再看看吧。胤礽心里打着算盘,慢慢的就睡着了。

    后殿的李侧福晋看到前院一个个房间的灯火都熄灭了,让丫鬟服侍自己睡下,却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太子大婚之前,后院里就是两个格格和自己,这些年来每逢选秀,皇上总要给太子爷挑一两个,都被太子用各种理由推掉了,甚至为了打消皇上赐下太子侧妃的念头,太子上奏把自己抬成侧福晋,从此在东宫里,自己一家独大,甚至外人都以为自己是个极其受宠的,可这其中隐秘又有谁知道呢?

    太子福晋入主东宫,下个月又要册封太子妃,这可是在皇上没有皇后时,紫禁城第一掌权的女人,到时候,自己手里这点管家权也弦易主了吧。

    太子爷大婚之后,福晋的地位跟她们这些人原就有天然的距离,太子爷又连宿两晚,这份荣宠是后院从未有过的,这东宫想来也不会太平静了。

    住在李侧福晋两侧东西厢房的李格格和刘格格可没有这么多烦恼,这些年来,太子爷仅有的几次来自己这,都有公公提前告知,从未有夜深了突然过来的情况,慢慢的就养成了习惯。昨儿太子爷刚刚大婚,更不可能突然过来了,要真有什么事情都是去李侧福晋那里啊,月月李侧福晋都侍寝一两次,受宠程度可不是咱们这个一年见两次,御花园里见到都不一定能被认出来的格格能比的。操的什么闲心,早早洗洗睡了明儿还得早起去请安。

    一夜好眠,石子晴起来的时候,身边的胤礽已经不知所踪,只有床上睡过的印子显示了它曾经被男主人宠幸过。侍棋和子靡都以为两位主子在一张床上睡了一夜,自家主子该是知情的,却不想这位睡着了雷打不醒的主子早起习惯性懵逼,呆呆的任由众人梳洗打扮。

    “福晋,后院的李侧福晋带着两位格格来请安了,奴婢让人候着,您用了膳再让她们进来?”侍琴进来说。

    “好。”现在别人说什么都只会应一声好的石子晴,慢慢反应过来这些人是来做什么的。

    “请进来吧,看着准备些打赏的东西,不必下她们脸子,我这儿收拾好了就出去,把人打发走再吃早膳吧。”摆手让侍琴先去安排。

    “侍棋,不用太过繁杂,带几个干净利落的,给我找身常服,颜色素一点,略收拾一下就行了,一个院儿里住着,谁不知道谁啊。”像昨天那一身装扮,好几斤重,走出去就压死了,要不是果断卸妆撤首饰,今儿肯定就起不来了。

    石子晴被收拾好,领着侍棋和子靡出来,就看到三个美女正在默默喝茶,相对无语,场面尴尬极了。

    “给福晋请安,福晋安好。”李侧福晋余光看到石子晴从后面出来就站起来了,看着人走到主位,忙带着两位格格行礼。

    “起吧,都坐。”石子晴打量着三位美女,随口应了一声。

    “今儿是大家第一次见面,也相互认识认识。我虽初入宫门,但是规矩还是知道一些的。打从今儿起,每逢初一十五,你们来坐坐,其他时间就该做什么做什么。只是,要知道自己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在咱们宫里,惹出一些小麻烦,我还可以抬手轻轻饶过你们,出了这道宫门,再惹出什么不好的,那就按照宫规处置,大家心里都要有数才好。”

    “侍琴,把给几位主子准备的见面礼拿出来。”看着两位虚心听训的格格,石子晴转身吩咐。

    不是没看到李侧福晋一脸恭敬已经遮掩不住眼角眉梢的不忿,只能感谢原主的身份,即便你满脸不忿,该听也得听,有本事主动出击啊。

    给几位的都是一套金镶玉的头面,按照规矩,李侧福晋六件,其他两位格格只能带四件。

    “谢福晋。”几个人都上前屈膝行礼,两位格格上前接了首饰盒,李侧福晋却转身示意让身后的丫鬟上去接了。

    “福晋今儿带着的这套头面可真好看啊,钗上的木兰花跟真的似的,带上这个,院里的蝴蝶蜜蜂都要飞过来了呢。”李侧福晋借着上前谢恩的机会,打量着眼前这个女人,满心的不忿一时没忍住脱口而出。

    以前看的宫斗戏里,每句话都拐着弯儿的表达别的意思,现如今亲耳听到一个两个的这样说话,还真的是累呢。什么木兰花、蝴蝶、蜜蜂的,这不就是在说本福晋招蜂引蝶吗?

    “竟不知李侧福晋如此观察入微,这支钗是头上最不起眼的了,没想到还能得侧福晋青眼。”抬手轻轻拿下雕着木兰花的钗,在手里细细把玩。

    说是不起眼也不合适,这支钗是素银打的,顶上一朵含苞待放的木兰花,花是白玉雕的,花心里镶嵌着一颗温润的小珍珠,整朵花就跟大拇指指肚一般大,可是雕工细致,打眼一看就是精品。

    侍琴看着福晋拿着钗细细欣赏,再不打发走屋里的人,福晋不用早膳可是要胃疼的。轻咳一声说:“福晋,茶凉了,奴婢给您换杯茶?”

    “谁来说说这支钗的由来?”石子晴没听到侍琴的话,只捏着钗漫不经心的问。

    “福晋,这支钗是您的陪嫁。老爷夫人给您的时候说了,这是当年皇上定下您和太子爷的婚事,老爷夫人进宫谢恩,皇上赐给您的。说是当孝仁皇后生前最喜欢的首饰,孝仁皇后总说内造的首饰略显笨重,自己画了样子让人做的木兰钗,平日里大都带着,后来留给太子爷了。”侍琴说完就拿着茶杯退下了。

    侍琴也是个会说话的,石子晴非常的满意。不仅帮包括她在内的四个人答疑解惑,还怼回去了。战斗力不错啊。

    “今儿就到这儿吧,都回去吧。”石子端起茶抿了一口就放下了。一直喝咖啡饮料的,猛的一喝茶,还真是不习惯呢。

    “按着规矩,妾身该伺候福晋梳洗的,今儿来的晚了,不知道福晋用过早膳没有,妾身伺候您?”李侧福晋微笑的屈膝,一脸谦恭的低头。

    石子晴原本就知道,一个院儿里住着,时间长了什么事情都瞒不住,可没想到今儿第一次见面,这位侧福晋就做足功课来的啊!

    “原本该按着规矩的,可今儿太子爷已经去前院书房了,我自己简单用一点就可以了,几位妹妹早上起的怕是早了点,都早些回去歇歇吧。”看着你们吃饭,我怕自己被噎死,想见太子爷,自己去前院吧,不拦着你。

    “福晋,这祖宗立的规矩,妾身……嗨!以前福晋没嫁进来,爷把东宫的管家权给了妾身,既然福晋您现在嫁进来了,那……”李侧福晋面带微笑,可惜历练不够,道行还是太浅,高高挑起的眉毛简直霸气侧漏啊。

    “既然爷给了你,你就暂且先收着吧,我这初来乍到的一时还弄不明白,省的耽误事儿。回去吧,早上起晚了,我也去用膳了。”抬头打量着这位身着秋香色旗装的美人,石子晴决定直接赶人,昨晚只喝了一碗鸽子汤,现在真的好饿,忍不了了。

    管家权是怎么回事?

    看着子钗送走几位美女,石子晴抬头看着侍琴。“咱们初来乍到,毓庆宫里的事情暂且都保持原状。但是你们打今儿起,把院里所有的情况都要摸透了,进宫前就知道的也要再打听清楚确认一遍。限时五天,让侍书去摆膳吧。”

    “奴婢领命。”侍琴带着子钗出去了。

    石子晴想着,原主进宫是当太子妃的,家里必然准备了些可用的人。既然自己这个魂穿的不知道,那身边这个看起来最得力的侍琴,必然是知道一些的。既然有人办事,自己何必纠结其中过程。

    只是这位太子爷的后院没有孩子只有仨瓜两枣的女人,看起来干净的有点太过分了啊。要知道听侍琴她们几个说原主的哥哥大婚之后院里都有三个姨娘两个通房。管家权这种东西,没有地位和太子爷的宠爱来撑腰,即便有再大的权利,使不出来也都是假的。

    上辈子没结婚,就谈过两场得过且过的恋爱,一方面是工作繁忙,每天打个电话,最多周末吃顿晚饭,忙的时候就什么都顾不得了。另一方面,石子晴一直觉得结婚嫁人给不了自己最大的安全感,经济独立,精神独立才是最重要的。而这些,让石子晴在往职场女金刚的路上狂奔且一去不返。

    这辈子一觉醒来就是已婚女子,在这个女人只有生孩子管家的世界里,即便不想要依附男人生存,也该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现如今先来看看这位太子爷的心在哪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