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重生2
    侍书搬了一张太师椅来,被石子晴拒绝了。素着一张脸,站在台阶上俯视院子里的丫鬟嬷嬷小太监。小顺子给石子晴介绍,这批人都是内务府送出来的,除了石子晴大婚带进来的琴棋书画四位姑娘,进宫来直接定为一等丫鬟。另有两位婆子,下面带着四位二等丫鬟,八位三等洒扫丫鬟,四位跑腿的小太监。

    “打今儿起,大家都是我院儿里的人了,不管之前各位是在哪里当差的,有没有做过错事,有没有不该有的想法,前尘往事,既往不咎。但是从今儿开始,不该有的想法就不要再有,不该去的地方不要再去,不该说的话不要再说,做好自己的事情,如果有做不到的就请先站出来,我好好的把你送出毓庆宫。若是往后再做出什么事情,大家脸上都不光彩,我也不会轻饶了谁。”石子晴声音不大,但是起承转折,语调淡漠却又字字入人心。下面站着的人之前都知道这位太子妃打小儿那就是当做太子妃教养起来的,现在亲眼目睹,刚刚大婚的女孩站在台阶之上,像是俯瞰众生的天神,让人敬畏又想要屈服。

    曾经在职场沉浮的石子晴心里明白,这个时候不管有没有异心,都不会有人站出来的,但是适时的震慑还是要有的,该立的威先立起来,之后处置起来有理有据,不会让大家觉得难以接受从而异心丛生,有什么叛逆想法就悲催了。

    “大家有什么特长和想要做的事情,不论是什么,都自己介绍一下,从我身边的人开始。”

    “奴婢侍琴,一直管理小姐的衣服首饰……”

    “奴婢……”

    ……

    “侍棋管理我的衣物首饰,侍书管理小厨房,侍画既然跟着学过记账,就管理咱们院子里的人情往来,金银财物。至于侍琴,福晋我看你性子好,从今日起,咱们院里的所有人都归你管。至于内务府派来的两位嬷嬷,院里丫鬟太监的规矩还要请你们多家管教,有其他事情再找你们。”

    “四位二等丫鬟。都叫什么,咱们院里每位一等丫鬟领着一位二等丫鬟,擅长什么想做什么自己站出来说。自己选的活,若是出了什么纰漏,后果都得自己承担。”

    等了约莫有一炷香的时间还没有人出来说话,侍琴上前一步就要开口,前面站着的一位嬷嬷站了出来,低头行礼说:“奴婢斗胆,奴婢高氏,这几个二等丫鬟和三等丫鬟都是内务府送来的,请福晋先赐名。”

    石子晴低头看过去,目光直视高嬷嬷,几秒钟之后移开目光,心里对这位倒是高看了几眼,是个认真严肃的性子,精明干练,看着倒是个好的。高嬷嬷只觉得被福晋目光紧紧盯住的的这一会儿,后背就沁出了冷汗,但本着没有坏心的原因,仍旧稳稳的站着。

    “书画琴棋诗酒花,当年件件不离他。而今七事都更变,柴米油盐酱醋茶。幼时给琴棋书画四位赐名的时候,用的是七雅,如今,就用七俗吧,这柴米油盐酱醋茶听起来不太好,取谐音前面加个子字吧。子钗,子靡,子由,子颜。三等丫鬟就用四季吧,初春,立春,初夏,立夏。以此类推,按着年纪先这么安排。我院儿里的丫鬟,到了年纪都是要放出去婚配的,只要在我跟前伺候时没有不好的,想出宫过自己的日子我不会拦着你们,有空缺的位置,逐层提拔,你们心里有数就好。高嬷嬷带着人先安置下来,都散了吧……”

    “琴棋书画,你们进来。”视线再次细细的看过院里每个人的眼睛,转身带着四位一等丫鬟进了主殿。

    “打从今儿开始,你们四个不能再叫我小姐了,按理来说进宫前应该有人教过你们这些规矩。咱们打小一起长大,自然是别的人比不了的亲近,但一入宫门深似海,还是谨言慎行的好。”侍琴看着坐在太师椅上的小姐,淡然平静,不骄不躁,并不显得高高在上,可又让人敬畏,忙带着其余三人屈膝道:“奴婢明白了,谢福晋教导。”

    石子晴抿了抿唇,又道:“太子爷说九日回门回不去了,你们先去拟定一份回门礼单,待会儿让小顺子给爷送去看看。

    到这会,打发走丫鬟们,石子晴才能独自坐在榻上,捧着红枣茶思考,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干什么?

    想了许久,最后也只能无奈的接受命运的安排,不管在哪里都得活出自己的样子,开心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没准儿哪天就回去了,最好能赶着爸妈带弟弟从澳洲旅游回来自己也能回去。

    据说当年选秀康熙和太子都只是打听过原主的言行举止,可哪怕真的见过一两面,几年过去自己有些变化应该也是可以理解的。至于原主的家人,这一入宫门,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一面,眼下最要紧的是带进宫的四个贴身丫鬟,在大清朝,带进宫的家生子,该是可以放心信任,荣辱与共吧?且先看着吧,只能盼着车到山前会有路。

    “福晋,太子爷跟前的德公公来了。”子钗屈膝行礼轻声说。

    “请进来,是爷有什么吩咐吧!”石子晴回神愣了愣才应了一声。

    “给福晋请安,太子爷吩咐您准备准备,请了各位皇子阿哥和福晋申时来毓庆宫。菜色安排和给大家的见面礼还得劳烦您亲自准备。”小德子笑咪咪的请安,也不知道这位主子会有什么造化,后院的李侧福晋和这位谁能技高一筹,就只是客气有礼的说完就准备告退。

    石子晴知道刚刚大婚,不管是毓庆宫里的还是毓庆宫外的,甚至是宫外的人,对自己的地位都持观望态度,想要他们心服口服还得慢慢筹划,不背地里使坏就已经很好了。石子晴对小德子的表现并没有不满,日久见人心,来日方长嘛!

    “侍琴送送公公。”石子晴努力保持微笑,可是快要被这个可恶的太子爷气的一佛升天了,还考验我,都嫁进来了还加试,还能和离是咋的?输人不输阵,面带微笑的看着侍琴塞给小德子一个宝蓝色的荷包,面带微笑的叫琴棋书画进来伺候,面带微笑的咬牙,人在屋檐下,我忍……

    “侍琴和侍书,你们俩拟定今晚的菜单,去跟小顺子打听打听诸位阿哥福晋有没有忌口的,有没有特别喜欢的玩意儿。”

    “侍画,开库房,咱们过去看看。”说着起身带着侍画往外走。

    “小……福晋,昨儿太过忙乱,库房还没有规整,想找什么奴婢去吧。”

    “不用,咱俩先去看看都有什么,阿玛额娘给我陪嫁的什么我也记不大清楚,去库房慢慢挑吧,不着急。”

    石子晴心里盘算着,书上说大阿哥是位带军打仗的将军,三阿哥是位书呆子,大名鼎鼎的雍正皇帝现在应该就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已经信佛了,五阿哥后面的应该都是些小阿哥,随便什么好玩儿的东西就能打发吧。几位妯娌现在关系还不亲近,送些拿得出手上档次的首饰应该就可以了,以后了解多了再说。

    按着这样的想法,石子晴带着侍画在库房中挑挑拣拣,把选定的东西拿了个大概,等侍琴侍书去打听清楚了,再进行修改。讨人厌的太子爷,竟敢怀疑我,还想考验我,小心跌破自己的大眼镜,哼!

    按着打听来的信息,主仆五人对着菜单删删减减,又应景的从库房里拿出陪嫁的女儿红,将单子一式三份,给太子爷送去一份,厨房送去一份,石子晴自己留了一份以防万一。安排侍书在小厨房煮点红枣蜂蜜茶,冰镇酸梅汤,晚宴里既然请了女客就不能单单上酒了,准备充分以防万一总是没错的。

    话说书房里看到自己福晋送来的菜单和礼单,太子爷放心了,这位沉默木纳的福晋,做事情还是很有谱的嘛。各方面都照顾的很到位,还知道用小顺子这个外援,这样就很好了。

    申时初,三阿哥四阿哥就带着福晋一块来了,石子晴被打扮妥当跟在胤礽身后出来迎接。

    “臣弟,臣妾给二哥请安,给二嫂请安。”两位阿哥拱手行礼,两位福晋屈膝行礼,石子晴忙过去虚扶了两位阿哥福晋一把,把几位请进厅里。石子晴微笑着一边和两位福晋寒暄,一边竖起耳朵听哥仨儿聊天,从几个人的表情和对话来看,关系没有想象中那么僵啊,难道是因为还没有到九龙夺嫡的时候?

    陆陆续续来了一波又一波的小阿哥,康熙当之无愧是大清朝皇帝中孩子最多的,高中历史课上老师说过,历史上康熙皇帝有记载的儿子有二十四个,女儿十九个,另有养女不计。

    如此看来这九龙之争也是有原因的,民间兄弟两个也要争家产,何况如今争的是诺大的大清,这二十四位阿哥里不管是因为什么,只有九位在争皇位,算下来概率也不是很大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