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重生1
    石子晴对自己最近过的日子很不满意,每天除了加班就是被各种叔叔阿姨催婚。

    大学毕业顺利进入世界500强成为名副其实的it女,每天最渴望一觉睡到自然醒,现在被闹的连家也不敢回了。走在小区里迎面碰到的叔叔阿姨们已经不关注吃了吗?又加班了?单刀直入的介绍对象,it女的设置里没有恋爱结婚只有单身汪!!!

    今天是项目收尾的日子,就着泡面喝咖啡的石子晴两眼发直的盯着电脑,想起前不久悄无声息猝死的同行,默默安慰自己身残志坚,为革命事业坚持到底,起身看着窗外的瓢泼大雨再泡一杯黑咖啡,决定今晚奋战到天明。

    “这一觉睡的好舒服啊……”石子晴嘴里念叨着,伸个懒腰,腰酸腿疼的。身上盖的是大红色龙凤呈祥的被子,抬头看到红色的百子帐,身边有个睡的死沉的辫子男,难不成项目结束被整蛊了?

    “小姐,该起了,今儿要去跟皇上太后谢恩。”伴着说话声,一双芊芊玉手轻轻打开床帐。

    小姐?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

    修炼成职场女金刚的石子晴默默的服从安排,木偶人一般的更衣洗漱上妆。是的,她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处境,根据理工女的奇葩脑回路,床上用品的颜色和金丝楠木的万孙床,让石子晴明白昨夜是一场土豪的洞房花烛夜,公司整蛊不可能有这种高大上的配置啊,每天敲键盘的手和大小姐养尊处优的芊芊玉手石子晴还是分得清楚的。

    看着铜镜中这个杏眼挺鼻樱桃嘴的女孩,美丽而不艳丽,端庄但不严肃。石子晴明白,自己现在是小说中的魂穿,加个班怎么就魂穿了呢?这一定是一场梦吧,人生果然没有最悲催只有更悲催啊。

    “太子爷,寅时末了,该起身了……”身后尖细的声音惊醒了对镜梳花黄的石子晴,太子爷是什么鬼?辫子朝应该貌似只有一位太子吧,难不成现在是康熙朝啊?这个我熟悉,康熙大帝和偶尔看过的各种清穿小说基本上都是关于康熙朝九龙的,副本都有了,看来这游戏通关很随意啊……

    默默的被洗漱更衣,默默的吃早饭,默默的跟着这位太子爷,默默的没注意一路走着胤礽时不时打量她的目光。看不懂自家福晋的胤礽一肚子疑惑,按说这位太子妃是打小就被皇阿玛看好留给自己,当作未来国母培养的,怎么昨晚新婚今天就是这幅样子?难不成不愿意嫁给自己?

    康熙的后宫里现在如今没有皇后,胤礽带着石子晴一路穿过长长的宫道,在宁寿宫拜见了皇太后博尔济吉特氏,再回到乾清宫拜见了皇上。胤礽又让人去请各位皇子阿哥下午去毓庆宫喝酒庆祝,昨天大婚来的人都在前院喝酒,今天也要让石子晴见见各位叔伯妯娌。

    康熙皇帝果然一如既往的宠爱他的太子儿子,不仅关心了这个后院已经有女人且在大清朝二十多岁才大婚的太子吃了什么喝了什么,还顺便敲打了自己这位初入宫门的福晋。

    ……我是有多大胆子欺负您的心肝宝贝啊?

    石子晴默默吐槽,既然您已经宠爱太子至此,那之后的两废两立是为了什么呢?自己穿过来是应该顺应历史还是可以通过刷副本改变历史,难不成自己穿过来就是为了和胤礽同甘共苦然后一起被圈禁?

    “石氏?”胤礽淡淡的说,默默低头当陪衬的石子晴抬头看了一眼身着淡黄色常服的太子爷,满眼的迷茫。

    胤礽叹了口气,看着这个一脸懵逼的自家福晋,默默腹诽皇阿玛也有看错人的时候,道:“回宫后,准备些伴手礼,写封家书给石大人带回去,皇子福晋大婚理应九日行妇甯礼,福晋娘家路途遥远,送些东西回去也是一份心意。”

    “是,臣妾回去就办,谢谢爷。”石子晴应了,想了想又蹲下行了一礼,礼多人不怪嘛。

    两人相对无言,不知道胤礽在想什么,倒是石子晴满心心事,回去要吩咐跟来的丫鬟收拾东西送回去给阿玛,家信怎么写呢?小说里说要拿到管家权,不知道胤礽会怎么处理这个,按说胤礽已经有孩子了,不知道后院里是个什么情况,下午几位皇阿哥和几个福晋也要来,不知道该怎么接待,哪哪都是事情,有没有人来解决这些个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啊?求外挂……

    进了这个传说中的毓庆宫,早上一脑子浆糊的石子晴第一次打量这个太子的宫殿,好家伙,小说里狭小拥挤的毓庆宫,看起来是个三进的院子,前院是太子自己住的;二进是太子妃住的,石子晴现在的身份是太子福晋,过一个月经过册封仪式才能被称为太子妃,但是怎么说现在也算是毓庆宫的女主人,自然住进二进的殿里;三进才是太子的其他女人住的。至于丫鬟太监什么的都住在院子两侧的抱厦里,虽然很大,但是满满的都是人,不拥挤怎么可能呢?

    “爷,臣妾先回去收拾收拾,按例分的人,也先去见见。等收拾好东西,让人送来前院。”屈膝行礼准备告退。

    胤礽看了一眼这个举止别扭,假装低眉顺眼的女人,淡淡应了一声,“行,让小顺子跟着你去吧。”转身就进了前院不知道哪个房间,石子晴现在自己都还没有想明白自己该怎么办,当然也没有心思再参观传说中的东宫,就跟着前面的小太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小姐回来了,侍书,小厨房炖的燕窝给小姐端上来。侍棋,拿小姐的衣服来……”石子晴看着这位风风火火的姐姐,默默的低头,小女子现在就是一个人形木偶,坚决服从一切安排。

    拆下头上的各种不认识的钗,取下身上头上的坠死人的饰品,拒绝了侍琴重新上妆的要求,“给我打盆水来,卸掉脸上的妆,现下在自己院子里,让我松快松快吧。去把咱院子里的人都叫出来,大家也都互相认识认识,你们叫着门口的小顺子公公,一刻钟把这件事办了。”洗干净脸,找到桌上长得像润肤水的东西,动作麻利的在脸上拍了拍,起身往院子外面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