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难熬的一夜【求收藏】
    

    漆黑的夜幕之中,刮起一阵寒风,江中小岛上的陈涯,虽然坐在火堆旁,但还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显然是觉得有些冷了。

    紧了紧身上的獒皮衣服,陈涯向火堆靠近了一些,心中却是希望老天爷不要下雨,否则他恐怕连第一天晚上都撑不过去。

    吃完螃蟹后,陈涯喝了一些热水,稍稍驱散了心中的寒意,虽然是孤身一人,但还好身边有一只水獭,以及直播间内的无数游客们。

    此刻,小水獭卷缩着身体,趴在地面上打盹儿,显然吃饱了就想睡觉,而陈涯则让系统控制无人机飞了下来,插上数据线给手机充电。

    这部新买的手机,倒是比之前的要耐用,而现在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直播间内的人气却是下降了,只有二十多万人,相比高峰时间段,几乎减少了三倍多。

    陈涯给手机冲上电后,立即将登岛后换下的湿衣服,全都挂在干柴堆上,让火堆慢慢烘干,同时也把湿漉漉的鞋袜脱掉了。

    光着脚丫,放在火堆旁,陈涯看着自己有些发白的脚部,心中更加坚定要做一个木筏,但暂时还没有合适的材料。

    毕竟这座岛屿太小,只有一些低矮的植被,而且江岸两边都是悬崖绝壁,根本就没有树木,所以制作木筏的计划,只能暂时搁浅。

    而此刻,直播间内的人气虽然下降了不少,但游客们却是十分活跃,见到主播有空,于是纷纷发出了各式各样的问题。

    “刘狼天涯:主播,为什么我在度百地图上,找不到这个小岛?”

    “忘记所有:我从网上看到的图片,发现长江很平静,而且库区蓄水了,水流应该不急,为什么主播游泳的时候有这么多浪?”

    “蓝力19:主播的终点是庆重白帝城,据我在网上查的资料显示,那里是一座孤岛,虽然江岸对面是白帝镇,但没有看到码头啊?”

    “贪吃的豆沙:我记得,主播说过长江三峡有193公里,但这好像是直线距离吧?”

    “tjm01:话说,三峡大坝真的有军事管理区吗?”

    ……

    陈涯瞧见手机中的弹幕,不得不感慨好奇宝宝还真是多,随后便耐着性子,一一解释了起来。

    长江沿岸,包括三峡,零散遍布着许多江中岛屿,其实也称不上岛,应该算作是江中绿洲,因为普遍都不大,有的甚至还不足一个篮球场大小。

    在涨水的时候,其中不少岛屿时常都会消失,被淹没在江水里,等到水位下降,这些绿洲又会再度出现,这也是地图上不显示的原因。

    陈涯的家乡,就有一条长江支流,那个江段上有着很多种这种绿洲,而在三峡内也很常见,随便在网络上搜索‘三峡小岛’基本都能搜索出来。

    尤其是在靠近乡镇的地方,有些较大的江中小岛,已经被人开发了,岛上不仅建有房子,甚至还有农田。

    第一个问题回答完毕后,陈涯继续解释第二个问题,上游大坝的水库的确蓄水了,但别忘了今天刚刚下过雨,大坝必定会开闸防水。

    而且就算没有下雨,这里也是长江,是世界第三长河,仅次于非洲的尼罗河与南美洲的亚马逊河,水量也是世界第三,只有亲自去过的人,才会知道看似平缓的江水,其实流的很快。

    数千米宽的江面,如何全部展现在镜头前?网络上的那些全景图片,都是缩放的,根本无法看清浪花。

    至于第三个问题,陈涯其实已经懒得回答了,但还是只能耐着性子,继续做出解释,谁让他早年来过一次三峡呢?

    白帝城的确是一座孤岛,而且就在瞿塘峡景区内,虽然临近白帝镇,但作为三峡江段的起点,那座岛上的确有一个码头,全称为:

    “庆重奉节白帝城·瞿塘峡景区-游船码头”

    游轮从昌宜国旅码头出发,终点就是在白帝城的游船码头,旅程穿越了整个三峡江段,陈涯当年也是到过那个地方,因此可以肯定的给出答案。

    至于第四个问题,陈涯心中比谁都清楚。

    长江流域从西到东,直线距离约3219公里,由北至南966公里余,流经青藏高原、川四、藏西、南云、庆重、北湖、南湖、西江、徽安、苏江、海上、最后流入东海,不算支流,河道总长6397公里。

    直线距离与总长是不同的,长江三峡193公里,的确是直线距离,如果是总长度绝对超过四百公里,毕竟河道不是笔直的。

    而陈涯心中也早有了计划,却是把主线任务,分成了四段,因为三峡江段横跨两省,途经四个县,十数个乡镇,所以这四段,也正好是那四个县,分别是秭[zi]归县、巴东县、巫山县、以及终点奉节县。

    陈涯初步计划,打算用十天的时间,来完成逆流三峡的任务,每三天赶到一个县,第九天的时候,就差不多到终点了。

    当然,现在最大的困难,还是阻挡他前进的三峡大坝,这道槛,如果跨不过去,那四段小任务,就别想完成。

    虽然三峡大坝的存在,让上游的江水平缓了许多,对陈涯以后来说是有利的,但现在还是先想办法渡过难关。

    陈涯拿起手机,准备再给小叶子打个电话,咨询一下,他可不想自己到三峡大坝后,直接被当成间谍抓起来,那可就冤枉了。

    至于第五个关于三峡大坝军事管理区的问题,陈涯选择不回答,因为这是在浪费时间,实际上这些问题,他都可以选择不回答。

    但还是满足了一下游客们的好奇心,同时纠正了一些认知性的错误,毕竟这个世界真的很大,只有多走走,多看看,你才会涨见识。

    个人认知浅薄,就会认定事情的对与错,陈涯在做网络写手的时候,就明白了这个道理,更何况他本身就有着丰富的阅历呢?

    见到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多,陈涯不由开口说道:

    “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了,大家早点休息,我们明天再见。”

    向游客们告别后,陈涯下了直播,随后便给小叶子打了个电话。

    ……

    十多分钟后,陈涯挂断电话,却是忍不住吐槽道:

    “麻痹的,还要审查老子!”

    咨询清楚了,想要通过三峡大坝,陈涯必须要受到严格的审查,为期24小时,这纯粹是在浪费时间,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陈涯十分郁闷,但却没有想到审查的事情,到了后面,根本就不值一提!

    呼呼!~~

    江边的寒风吹上小岛,虽然陈涯用石头堆了一圈,可以稍稍遮风一下,但火堆还是被吹得忽明忽暗,而小水獭却是呼呼大睡,甚至还翻了个身子,到底是野生动物,就算在这种环境下,也不觉得寒冷。

    但陈涯,却是感觉自己冻成狗了!

    于是立即在地面上铺了一层干草,随后将烘干的衣服盖了上去,隔绝了地面后,陈涯这才感觉好了一些,但还是很冷。

    哪怕火堆就在身前,陈涯心中依旧出现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意,而这股寒意,显然是来自于长江。

    明亮的火焰,虽然能够给人类带来温暖,但在夜晚的时候,长江却是不断散发着刺骨的寒意,这让陈涯哭笑不得。

    他总算明白了,为什么这些年来,网络上那些做荒野主播的人,为什么总是会坚持不下来,一方面是现代生活十分安逸,在荒野中受罪?脑抽么?

    其次是人一旦有钱了,就更加不会荒野求生,顶多就是去体验生活,但那样还是荒野求生么?

    这些思想和陈涯没有关系,因为他需要偿还父亲的债务,所以就像个傻子一样,在野外吃苦受罪,而且只能向前,无法后退。

    其实说一句很打击的话,那位贝爷也只是在做一档荒野节目。

    少年,你真当贝爷会在荒野中睡一个晚上?知道许多情节都是导演安排的么?知道背后有一个拍摄团队么?

    在镜头之外,贝爷在某处寒冷的地方,晚上录完节目后,其实换上了羽绒服,随后喝着咖啡、威士忌和同事聊天打屁,晚上睡觉也是在帐篷、或是房车里,甚至专程跑到城市内的酒店下榻。

    这就是现实,一切都是为了金钱和名利。

    呼呼!~~

    陈涯看着火堆中的亮光,倾听着寒风呼啸,以及长江的水流声,只感到彻骨的寒冷,心中知道,今晚将是最难熬的一夜。

    ……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