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责任与担当【求收藏】
    海南镇,在某个村子的居民家里,陈涯放下装满水果的塑料袋后,立即从蛇皮口袋中,取出十沓红红的软妹币,每一叠都有一万块钱。

    “罗叔,这是我爸当年欠你的五万块钱,现在连本带利,一起还给你十万。”

    对面的中年男人,见到十万块钱,先是愣了愣神,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摇头说道:

    “小涯,罗叔知道这些年来,你不容易,你爸欠的钱,本身就不应该让你来还,我也没打算再要了,你把钱拿回去吧。”

    此刻,正在不远处泡茶的妇女,听到自家男人的话,顿时急了,这个死鬼!当初让你不要借钱,偏偏不听,现在人家来还钱了,你还不要?是不是疯了?

    情急之下,妇女都忍不住想要开口讨要,但罗有旺却是抢先瞪眼道:

    “男人谈事情,女人少插嘴!”

    “你……哼!”

    妇女气得咬牙,将茶杯摔在地上,转身去了别的房间,而陈涯见此,不由正色道:

    “罗叔,虽然在法律上没有父债子偿这一项,但在道德层面上,既然我父亲借了钱,现在又没有能力偿还,但作为他的儿子,理应由我来还。”

    罗有旺反复推辞,但陈涯却是倔的很,而前者之所以不想收钱,只是因为陈涯的父亲,早年是做漆匠出身,罗有旺曾经是他老爸的徒弟。

    所以有这层关系在,罗有旺实在不好意思收钱,虽然人都是自私的,但在农村还是有许多本分的人,尤其几乎是看着陈涯长大的罗有旺。

    “罗叔,你放心吧,我现在有钱了,就是专程来还账的。”

    陈涯说着掂量了一下手中的蛇皮口袋,罗有旺见此,面色却是严肃了起来,立即询问这些钱是哪里来的。

    这让陈涯有些哭笑不得,但毕竟是长辈,只能说是做网络直播赚的钱,罗有旺有些听不懂,但看情况,并不是违法所得,最后也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紧接着,罗有旺回到后屋,翻箱倒柜,这才将当初的欠条找了出来。

    “小涯,你给罗叔五万块钱就行了,当年你爸来借钱,我们就没有谈过利息的事情。”

    罗有旺说着,将手中的欠条递了上去,但陈涯接过欠条后,立即摇头道:

    “这可不行,罗叔给我爸借钱是情分,现在我来还钱,情分也应该算上。”

    此刻,陈涯拿到了欠条,立即闪人,完全不给罗有旺挽留的机会,甚至连喝茶、吃饭的都功夫都省了。

    而在陈涯离开后,罗有旺的媳妇走出房间,瞧见桌上的十万块钱后,立即和颜悦色了起来,但随后也埋怨道:

    “这么好的机会,你怎么不多要一点?”

    罗有旺听到媳妇的话,立即怒道:

    “我看着陈涯长大,好意思向晚辈要钱吗?你要是敢在外面多嘴,小心老子抽你!”

    ……

    陈涯重新回到的士车上,心中的压力减轻了一分,就如之前所说的一样,钱好还,物好还,在这个世界上最难还的是人情。

    罗有旺是看着他长大的,甚至早年还在陈涯的家中住过一段时间,并且和小时候的他睡在一张床上,几乎算得上半个亲人,这也是前者不愿意收钱的原因。

    此刻,他已经包下了这辆的士,让司机前往海南镇上的水果行,再次购买了一大堆新鲜水果,随后全都装入的士车的后备箱。

    紧接着迅速赶往下一个地点。

    八宝镇

    “牟大爹,这是我家当年借的两万块钱,现在连本带利,一起还给你四万。”

    老城镇

    “四姨妈,这是我家以前借的三万块钱,现在连本带利,一起还你六万。”

    王家桥镇

    “胡伯伯,这是我爸当年借的十万块钱,现在连本带利,一起还你二十万。”

    ……

    整个下午的时间,陈涯不断在滋松市周边的几个乡镇,数次往返,每去一个地方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都会偿还一两笔债务,同时每一笔债务的还清,也让他心中的压力减轻了一分。

    甚至陈涯感觉心灵都在受到升华,因为每一笔债务的了解,也都代表父母与自己的距离又近了一分。

    而在这个过程中,现在还钱的对象,数额较低的,是当年家里困难,临时借的钱,数额较高,则是陈涯老爸做生意时借的钱。

    当年,他的父亲投资八十多万,代理的一家装饰店铺,专做墙纸、墙布、彩晶膜生意,单单是代理费就花了四十多万。

    刚开始的时候,的确是赚了钱,不仅把借的钱,偿还了一部分,甚至还给陈涯在新口镇上买了一套房子,作为将来结婚用的,可没有想到生产厂家倒闭,供货源头断了,而且那些墙纸、墙布、彩晶膜生意虽然可以做,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出现许多弊端。

    比如墙纸起皮、墙布长毛、彩晶膜全是气泡,所以需要大量的人工成本去维护,而生产工厂的倒闭,也就让那家装饰店铺,还没开上两年的时间,就紧跟着关了门。

    这八十多万,赔得一分都不剩,而后来陈涯的父亲,接一个地下车库的小工程,具体是做天花板,全都盖上钢化玻璃,大概也只有三十多万的利润。

    为了接这个活儿,陈涯的父亲又借了不少钱,本来一切进展的都很顺利,可就在完工的当天,最后两块钢化玻璃在安装的时候,一名四十多岁的农民工,在施工的时候,不小心从脚手架上摔了下去,后脑着地。

    虽然及时送往人民医院,但那位农民工,还是咽了气,因为陈涯的老爸是承包商,不得不赔偿了七十万,其中还不包括医药费、安葬费、两万多块钱。

    也就是说,这个工程,不仅没赚到钱,还全都陪了进去,甚至当初在镇上给陈涯买的房子也抵押给了银行,贷款了三十五万,这才填了这个窟窿。

    当初房子抵押给银行的时候,还是陈涯亲手签的字,那个时候,他心中一点愤怒的情绪都没有,毕竟是父母买的房子,就算房产证上的名字是他,但用来偿还父亲的债务,陈涯眉头都不曾皱一下,更是没有半句怨言。

    但屋漏偏逢连夜雨,父亲遭受一系列的打击后,可谓是心灰意冷,一个月的时间头发全白了,最后被有心人蛊惑,渐渐染上了赌博,原以为可以借此翻身,但没想到这是彻底走进了地狱深渊。

    随后……说不下去了。

    此刻,陈涯坐在的士车上,正在赶回德胜村的途中,现在就剩下同村的舅舅,还有十万块钱的债务,其他的亲朋好友,都已经还清了。

    一百二十多万,现在就剩下四十万块钱。

    因为人情的关系,陈涯都是双倍偿还债务,也就是说,最后还能剩下二十万块钱,但这点钱,想要偿还剩余的巨额债务,远远不够!

    或许,在有的人看来,陈涯这种双倍偿还的行为,完全是多此一举,既然那些债务没有利息的要求,干嘛要平添上一倍呢?

    说到底,还是价值观的不同,陈涯从十八岁开始就完全独立了,这八年以来,他在外面拼命打工赚钱,除了最基本的生活开销以外,所有工资几乎全填进了债务的无底洞。

    他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父母,更是想做一名有责任、有担当的男人,就像当初父亲一样,为了不拖累家人,毅然决然的选择与母亲离婚,随后独自逃去了东南亚。

    陈涯是这样想,也是这样做,因为在责任背后,是自尊和羞耻心,就算去卖血他也要把债务还清。

    当然!卖血还不至于,虽然曾经陈涯也曾考虑过,但卖血真的不赚钱,还不如他当时做销售跑业务,所赚到的业绩提成。

    ……

    【ps:这章老沙是哭着写的,虽然长辈从没有向我要过账,但老沙心理清楚,也明白,所以一旦有能力,就会像主角一样,亲自去偿还父亲的债务,这是男人的责任与担当,也是老沙的自尊。

    而不是,永远只能偿还一些微不足道的利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